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4章流民
没有坟头,也没有墓碑,更没有哀乐声声以及亲人的痛哭流涕。
  
      只有一个泥猴般的健壮少年添上了最后一把土,又弄了些枯草掩盖于其上。
  
      最后,少年抱了抱拳,“几位叔伯慢行,不定哪天,咱就下来陪你们了,也好结个伴儿,你们说是不是?”
  
      说完,少年仰头看了看天,寻思了半晌,觉得再没什么可说的,也没什么可做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转身大步离去,翻身跳上战马。
  
      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之中,一人一马,向南方奔驰而去。
  
      。。。。。。。。。。。。。。。。。。。
  
      黑漆漆的山林当中,篝火的光亮若隐若现。
  
      李破惬意的坐在篝火旁边,聚精会神的盯着火上烤在滋滋作响的兔肉,不时咽着口水。
  
      偷越过长城之后,他也没离开山林,一路向南行来。
  
      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现在又属于何处地界。
  
      说实话,他在山林之中,过的还算不错。
  
      对于他来说,这里食物充足,又没有整日里想着杀来杀去,称王称霸的人们,属于难得的一块净土。
  
      若非冬天渐渐降临,他手上又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什,不然的话,在这里定居下来,做个不问何年何月的山中野人也是不错。
  
      但事实上,他确实该尽快走出山林了。
  
      不然等到大雪封山,即便是他,在山中也没好果子吃。
  
      晚间的山林中,不时响起夜枭难听的啼叫,狼嚎声也总是伴随左右。
  
      狼群,北方山野间当仁不让的王者,李破很少点起篝火,就是因为不想吸引这些山林中最为难缠的猎手的注意。
  
      今天,也是胃肠实在有些受不住了,他这才引燃了一堆篝火,弄些热食来吃。
  
      不过这顿饭,他今天好像吃不上了。
  
      周围林中的异响,让李破慢慢站起身子,顺便也抽出了腰间的短刃。
  
      悉悉索索的声音当中,一些黑影宛若鬼魅般的浮现出来。
  
      他们慢慢靠近篝火的边缘,逡巡不前。
  
      影子在火光照耀之下,有些扭曲,透着几分恐怖的味道。
  
      但李破却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人,一些拿着棍棒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作为武器的人。
  
      这是北方山林中的特产,流民。。。。。。。。。
  
      李破一路上已经见过不少,隋末战乱的脚步声,在这些流民现身以后,便在李破脑海之中越来越是清晰了。
  
      越过长城不久,其实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些躲藏于山林中的流民的来历,他们大多来自马邑,雁门左近,为了逃避民役而躲入山中的大隋百姓。
  
      说不好他们是胡人还是汉人,从血脉上,几百年的战乱,让如今的北方人已是很难说得清楚,他们的祖先到底属于哪个民族。
  
      这些,从他们的长相以及生活细节上,就能看的出来,已是胡汉交杂,很难分清彼此了。。。。。。。
  
      但千万不要被这些流民可怜的境遇所迷惑,流民一旦入山,躲避劳役,便也就成了罪犯。
  
      他们在山中干的勾当,可是没有半点可怜可言。
  
      他们和草原上那些部族看上去差不多,成年男人往往粗野而又彪悍,为了争夺食物,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吃人这种事情,在流民当中,很是常见。
  
      连人都敢吃,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呢?
  
      所以,对于人少力弱的山林旅人来说,林中猛兽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是遇到这些流民。
  
      因为流民往往缺少在山中活下去的技能,他们大多时候,都处于饥饿状态。
  
      这让他们显得狂乱而又肆无忌惮,最终,也只能沦为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可言的野兽,不论男女老幼,皆是如此。
  
      这是隋末战乱的序曲,而李破,已经清晰的从这些流民身上,闻到了不详的味道。
  
      对这些饿疯了的家伙,李破向来是能避则避,像今天这样,被食物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事先走开的情况,到也没什么好畏惧的。
  
      而他的字典里面,也从来缺少诸如怜悯,同情这样的词汇存在。
  
      “小兄弟,容俺们烤烤火可成?”
  
      一个黑影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声音比起林中夜枭来,也好听不到哪去,而他们紧紧握着的棍棒,以及在黑暗中闪烁着无穷恶意的目光,都预示着,这样的请求只不过说明,他们勉强还留着些理智罢了。
  
      而当他们确定,这里只有李破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会干些什么,那就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周围还有黑影在冒出来,大多是些妇孺,她们衣不蔽体,黑瘦的好像一阵风来了,都能将她们吹走。
  
      但她们饥饿而又贪婪的目光,却令人不寒而栗。
  
      李破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像豹子一样冲了出去。
  
      只一刀,便将方才说话那人斩翻在地,顺手割开了他的喉咙。
  
      两个人发出惊慌的喊叫,却猛的冲上来,棍棒夹着风声击打下来。
  
      李破侧身抢上,一刀插入一人的胸口,闷哼一声,单手将惨叫连连的这人举起,扔了出去,将另外一人撞翻在地。
  
      紧走两步,一脚踏在挣扎欲起的那人胸口上,咯吱一声,骨骼清脆的断裂声,在林中清晰响起。
  
      黑暗中,李破一刀准确的插入对方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痛苦。
  
      瞬间连杀三人,黑暗中,李破提刀在手,闻着隐隐传出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
  
      女人和孩童的哭声,让这里瞬间便嘈杂了起来。
  
      但死亡的震慑作用,却显得强劲无比,其他几个成年男人,却再不敢上前,但被寒冷和饥饿折磨了很长时间的他们,却怎么也不舍得离去。
  
      李破给了他们最后的一击。
  
      他陆续抓起三具尸体,扔到他们的面前,大吼了一声,“滚。”
  
      流民很快散去,重新隐入黑暗的山林当中,他们带走了三具尸体,很可能不会有什么葬礼,新鲜的肉食,会让他们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之后,可能会是孩子,女人,这种情形,会一直持续到他们死去或者逐渐适应山林生活为止。
  
      那就不是李破需要关心的事情了,一路上,他已经见证了不少人间惨事,只要不走出这片山林,还会见到很多。
  
      实际上,他如今也是这弱肉强食的山林中的一员,只不过,他还能勉强把握住自己的命运罢了。
  
      (今天多更几章,明天要去参加起点作者沙龙,要断更大概一个星期,请书友们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