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6章暴动
李破安静的伏在草丛中,窥探着不远处的景象。
  
      这是一处山谷,山谷中一堆堆篝火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也顺便将食物的香味儿,送出老远。
  
      李破分外的肯定,自己已经来到了山林的边缘,离着山外的世界不远了。
  
      自从与那些突厥人遭遇之后,李破就再没吃过一口热食,喝过一口热水。
  
      山林中的天气一日比一日寒冷,天上也渐渐彤云密布,一场大雪眼瞅着就要降下,也逼迫着李破加快走出山林的步伐。
  
      方向很好选择,向西,很可能到达黄河沿岸,向东,则是大隋的北方边塞马邑或者是雁门两郡。
  
      李破选择向东,因为距离上很可能更近一些。
  
      现在,山谷中的一切,都预示着,他也许很快就能走出这片山林之地了。
  
      因为山谷中点起篝火的人们,穿着更加整洁一些,显然他们刚入山不久。
  
      他们的人很多,山林生活还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当然,无疑这也是一群流民。
  
      和进入深山的那些流民没什么不同,从隐隐传来的话语声中,很快便让李破明白,他们同样是在躲避繁重的劳役,而不得不选择躲入山中。
  
      李破默默的学习着他们的腔调,为走出山林做着准备。
  
      本来,他还打算混入其中,详细探问一下外间的情形,这些流民还不算很危险,因为他们进山不久,还留有着道德,伦理上的约束。
  
      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火光摇曳之下,压抑的气氛,让李破敏锐的察觉出了危险的味道。
  
      数十口人,很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无论穿着,还是举止,甚至是吃的东西,都将他们俨然分作了两个大的群体。
  
      一些人在中间,篝火点的更大,好像还有奴仆在奔走,他们的晚餐也更加精细,甚至还有酒香传来。
  
      外面的一些人,则穿着破衣烂衫,默默的啃着干粮,女人和孩子的啼哭声,伴随着男人粗鲁的打骂声,不绝于耳。
  
      咫尺之近,俨然两个世界。
  
      这种极端的不公平,便是危险的来源。
  
      几个北方汉子,聚拢在李破不远处,围着一堆篝火不时嘀咕几句,偶尔他们会扭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些人,眼中闪烁出的全是羡慕以及痛恨的光芒。
  
      李破相信,用不了多久,也许就在下一刻,他就会见证一场暴乱的发生。
  
      这在流民当中,并不少见。
  
      流民也有贫富之差,也有美丑之别,许多惨剧也就此上演。
  
      李破不知道什么天下大势,也无心追究百姓逃入山中的根源所在,他只是简单的由结果逆推过程。
  
      说起来,他入山时间并不长,但在山林中遇到这许多流民,只能意味着三个老军口中强盛的大隋,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
  
      这些流民,最终很可能成为啸聚山林的匪患,所以山外的世界,也并不美好。
  
      不过,他就像任何一个旁观者一样,冷眼见证着这一切,并不打算也没那个能力去改变什么。
  
      深夜,李破蜷缩成一团,对抗着山间的寒冷。
  
      他打算在这里停留上几天,他需要一个向导,他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细心的在这些流民当中,挑选一个幸运儿。。。。。。。。
  
      他的目光,没在外围的那些穷苦之辈身上停留,他盯着的是中间的那一群人。
  
      因为他们生活好像富足一些,见闻也一定会广博的多。
  
      他需要知道,外面对户籍查的严不严,会不会一出去,就被抓住充当民夫,外面乱的是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人们又都聚居在什么地方,等等等等。
  
      不过,显然有人已经等不及了。
  
      李破突然惊醒,山谷中篝火还留有余烬,有人已是鼓噪而起。
  
      离他不远的那几个汉子,都在狂呼乱叫着什么。
  
      从声音中可以听的出来,他们心中都藏着一团火焰,只等着发泄出来,将别人或者是自己烧成灰烬。
  
      李破无奈的支起身子,慢慢活动着手脚,考虑着是不是应该离开这个乱糟糟的地方。
  
      一如他的预料,在艰难的环境中,人们不会想到同心协力,渡过难关,而是先要争夺尽可能多的资源。
  
      这就是人心,人越多的地方,越是如此。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从这些即将暴乱的流民中,很快就诞生出了首领。
  
      一个大汉,敞开着前襟,露出健壮的胸膛,高声疾呼,他的身边,有人不时应和,很快便取得了多数人的拥护。
  
      草莽英雄,应时而生,每逢乱世,皆是如此,不需赘述。
  
      李破不知道,山中其他地方,是不是也在上演着同样的戏码,只是他眼前所见的一切,正是一个匪群诞生的全过程,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农民起义。
  
      不用多少时候,这个过程就进行到了下一个阶段。
  
      杀戮如期而至,暴动的牺牲者,正是另外一群人。
  
      喊杀声彻底让这处幽静的峡谷陷入了混乱,妇孺无助的哭叫躲避,成年的男人们,拿起能拿起来的一切,进行着搏斗。
  
      李破很快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这一切,有人从他身旁跑过,也不再会注意到伏于草丛中的他。
  
      暴乱在天明的时候迎来了尾声,毫无疑问,人数更多的一方取得了胜利。
  
      这样一来,也就到了他们享受战利品的时候了。
  
      这也是李破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对所谓的农民起义非常之厌恶的根源所在。
  
      一群扭曲的人,带着扭曲的表情,做着扭曲的事情。
  
      之前他们是为了生存,或者是为了所遭受的不公,而进行了一场杀戮,这在李破看来,无可厚非。
  
      但之后,他们所做的一切,与这些就全无干系了。
  
      他们变得贪婪而狂暴,因为有了暂时的首领,所以还算收敛,但。。。。。。分配财物,女人这样的项目,却是必不可少。
  
      他们肆意而毫无理性的挥霍着一切,丝毫不管冬天即将到来,他们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来保证自己的生存。
  
      当那个显眼的壮硕汉子抓着两个哭叫的女人,连打带骂的进了林子,他的帮手也心满意足的即将享受战利品的时候。
  
      李破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悄然离去。
  
      **掳掠,一群疯狂的野兽,也许他们最终会冷静下来,但李破却没兴趣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选择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进,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条尾巴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