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10章行人

第10章行人

寒风稍止,蓝天之上,太阳挂的老高,这是冬日里一个不错的天气。
  
      荒废的村落当中,一大一小钻出破屋,稍稍整理一番,便在茫茫白雪中,启程南去了。
  
      走了老远,庆春还不时回头瞧着村落。
  
      紧紧跟着满头前行的李破,好半晌,庆春才讷讷道:“大。。。。。。大哥,咱们什么时候。。。。。能再回来看看?”
  
      所谓故土难离,虽只小小少年,对故乡的眷恋之情却已是溢于言表。
  
      “舍不得了?”
  
      “嗯。。。。。。有点。。。。。”
  
      “这里有你家祖坟?”
  
      “没有,俺家还没埋下什么人。”
  
      “有宗祠在?”
  
      “村里就俺一家姓庆,不成宗。。。。”
  
      “那有什么舍不得的?”
  
      孩子紧紧抱着怀中短刀,努力的跟在哥哥身后,脑子有点懵,有点捋不清祖坟,宗祠跟舍得舍不得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了。
  
      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口里全是疑问句的这位,也只是照本宣科而已,对于祖坟,宗祠之类的东西,心里也没什么准确的概念。
  
      只不过在塞外寨子中呆了几年,耳闻目染之下,积攒下了那么一点符合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罢了。
  
      而前路茫茫,别说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庆春,就算是李破,其实也没多少对未来的规划,打着的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算盘。
  
      村落的影子渐渐隐没,孩子对故土的留恋很快就淹没在艰难的行程以及寒冷的天气当中,再也无法顾及了。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在四野茫茫的大地上,沿着河岸蹒跚行进。
  
      这一走,就是三日,别说村落,便是一个人影,都没碰到过。
  
      直到第四天午时左右,前方才隐约瞧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马邑城,终于到了。
  
      此时,北风肆虐,天气比之前又冷了几分。
  
      李破抹了一把脸上的霜花,因为一直行走的缘故,身上还好些,有点热乎气,但手脚嘛,却早已冻的没了感觉。
  
      这一路走的,让他无比怀念塞外那处残破的营寨,那里的冬天虽然更冷,但总归还有个温暖的小窝。
  
      但自从南下进入大隋疆界,却是成了居无定所的流浪汉了,这样的反差,让他对传说中富强的大隋的期待值,又降低了不少。
  
      伏在他背上的庆春,欢呼了一声。
  
      但声音在寒风吹袭当中,比猫叫的声音大不了多少,自从第三天开始,任凭这孩子再是倔强,也只能呆在李破的背上了。
  
      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可不是嘛,这孩子若是留在山里,之后一定是九死一生,跟着他出了山,又大病了一场,幸运的逃过了病魔。
  
      如今一路行来,若是行程多上哪怕一天半天,这孩子也扛不住,但幸运的是到达了终点。
  
      这不是幸运,什么才是幸运呢?
  
      望着远方的城池,李破觉得,这孩子自从跟了自己,果然是好运连连,沾光不少。
  
      庆春挣扎着要下来,李破哆哆嗦嗦的反手紧了紧胳膊,示意他老实些,这才加快的步伐,向城池方向行去。
  
      渐渐行的近了。
  
      城墙,城门,护城壕沟,垛口,箭楼等等,瞧的越来越是清晰。
  
      很快,李破就有了一个大致的认知,在这样一座战争堡垒中生活,会比在外面村落中求生求存容易的多,也安全的多。
  
      于是,他对自己不顾风寒,执意南下马邑的决定,感觉非常之英明。
  
      他已经开始想象,在这样一座城池当中,弄上一个落脚的屋子,再煲上一锅牛肉。。。。。顿时,口舌生津,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不过,意y虽然美好,却还要他付出很多的努力。
  
      比如说,该如何进城。。。。。。。。。
  
      进城的危险可不小,没有户籍,没有通关文牒,别说煲上一锅牛肉了,被别人把你煲了汤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只要不是想着要落草为寇,能光明正大的活着,进不进城,干系其实就不算太大了。
  
      来到城池近处,李破停下了脚步,被疲倦,寒冷折磨的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的眸子,渐渐变得锐利了起来。
  
      城门不小,四敞大开。
  
      黑洞洞的城门甬道,在北方涌过的时候,发出呜呜的怪响。
  
      从外面,甚至能看到城中的大街。
  
      李破又仰着头看了看,城头飘扬着一杆大旗,上面一个斗大的隋字,标示着这座城池的归属。
  
      但让李破踌躇不前的是,至今也没看到一个鬼影子。
  
      没有想象中守城的兵卒,除了北风呼啸的声音之外,更无一点的人声,一片的死寂,让这座城池怎么瞅都有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他娘的,这是给老子摆的空城计怎的?
  
      和想象中反差有点大,让李破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泛起了警觉。
  
      不过,很快,李破就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并非一座鬼城。
  
      因为几个人结伴,迤逦从城门洞中行了出来。
  
      他们裹着厚厚的羊皮袄,肮脏破烂处,只比李破两个好上少许,头脸都遮盖的严严实实,腰间都挎着刀,挂着弓箭,肩背上,也都套着麻绳,在李破看来,这种装束不民不军的,有点怪异。
  
      丝毫也没有想象中身为中原帝国子民的特征,反而很像草原上那些部民。
  
      几个人默默都不远处走过,有人瞥了李破两人一眼,也没多在意,更无人过来打问。
  
      看着这些人的背影,李破颇为狐疑。
  
      “大哥,他们都是樵夫。。。。。。。”
  
      樵夫?那斧头砍柴为生的樵夫?带着刀挂着弓箭的樵夫?这是一个很破坏世界观的说法好伐?
  
      在庆春断断续续的解释当中,李破很快就明白了,所谓樵夫,可能还有着其他的身份。
  
      比如说府兵军户,比如说猎户,闲暇时,还可能充当一下“刀客”,劫个道什么的,彪悍的民风,不需要太多解释。
  
      这本就是个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