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11章神探

第11章神探

“记住,你是咱兄弟,姓李,叫李春,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俺晓得。。。。。。大哥,咱们是来寻亲的。”
  
      “寻的是哪个?”
  
      “俺阿伯。。。。。。叫。。。。。。李承顺。”
  
      “阿伯做的什么营生?”
  
      “阿草在守寨子,是寨子里的伍长。”
  
      “咱们祖籍在哪?”
  
      “关西扶风。。。。。。和门县。”
  
      “记性还不错,之后不管谁来问,都这么说,世上再没庆春这个人了,晓得吗?”
  
      “嗯。”
  
      “还有,进去碰到了人,不要说话,你口音不对。”
  
      “大哥。。。。。。。要不,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
  
      李破自然不会让一个孩子的畏难情绪所左右,大力拍了拍庆春的屁股,让他老实些,随即一步步的走进了城门甬道。
  
      甬道很长,说明城墙很厚,当然,这也是因为登上城墙的梯道一般都在甬道内侧,这自然也加大了甬道的长度。
  
      甬道里很冷,常年不见天日,自然而然便有阴森之气,还有着一股怪味儿,任何关城都不会例外。
  
      李破第一次见识这些东西,颇为好奇,只是呼啸而过的北风驱使他,不断的加快了入城的脚步。
  
      很快,重见天日,不等李破四处打量,面前已经拦了两人。
  
      李破也没意外,就说嘛,这么一座大城,又应该是北方重要的军事要塞,怎么可能任人进出,没有一点防备?
  
      用余光扫扫,城墙内侧,建着几个门房,人应该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才对。
  
      面前的两位,自然不会是什么樵夫了,而是正经的守卫城门的大隋官兵。
  
      略略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两位身形有点臃肿,不是因为胖,而是因为穿的很多。
  
      当面是一个黑大个,抱着肩膀缩着脑袋,满脸的不耐烦,甚至有点愤怒,也好理解,任谁这大冷天的守在这里,还要时不时的冒头出来挨冻,谁都会不乐意。
  
      问话的是旁边这位,留着山羊胡,年岁可也不小了,抱着个本子,被北风吹的哗啦啦作响,人也在风中摇摇欲坠,缩成个鹌鹑样,挨在黑大个旁边,活像一头狗熊拎了只猴子出来。。。。。。
  
      看上去有些滑稽,但这位的问话在李破听来却一点都不滑稽。
  
      “从哪儿来的?入城做什么?有路引文书没有?”
  
      一边问着话,一边上下打量着李破,很快,语调就产生了变化。
  
      李破用屁股想都知道,不会是所有入城之人都要经过这么一番打问。
  
      生面孔,破衣烂衫,他们的身份估计在这人心里,已然有了认定。
  
      李破立马躬着身子,已经被冻的僵硬个脸上,也努力泛起憨厚的笑容。
  
      “小人兄弟两个是来马邑寻亲的,请您老行个方便,放小人到衙门处打问打问。。。。。。。”
  
      还没等他说完,黑大个一把按住了同伴的肩膀,那位山羊胡立即矮了一下,龇牙咧嘴的,还不敢抱怨。
  
      估计心里也在抱怨,跟这个粗坯为伍,真真是倒了大霉。
  
      实际上,他的职责和黑大个完全不同,除了验看行人来历外,还有着收税的职责,属于郡丞府辖下小吏。
  
      而黑大个,身上则带着军职,他才是正经的守城兵卒。
  
      不过这大冷天的守在此处,黑大个明显厮混的也不怎么样,和山羊胡一样,都属落魄之人,都靠着这城门,勉强捞上几个铜钱过活罢了。
  
      这还是在大业年间,若是换做文帝在位时,他们连捞几个铜子儿的胆量都不会有。
  
      黑大个按了按腰刀,皱着眉头就问,“关西人?”
  
      李破暗喜,老李果然没吹牛,只要在外间一露关西口音,就算没人搭理,也不会有人敢于冒犯。
  
      据说,这是东魏宇文泰主政年间传下来的宝贵财富,至于为什么,几个老军都道,关西豪杰辈出,现在天下间的大人物们,当以关西群雄为首。
  
      自然而然的,旁人便要多敬关西人几分。
  
      之前李破没见过多少外人,草原上那些家伙,也不会管你是不是关西人。
  
      如今到了隋地,终于有了验证这些话真实与否的机会了。
  
      而所谓关西,指的是其实差不多就是先秦故地。
  
      八百里秦川,直到如今,依旧是天下威权所在,正经的政治文化中心,如今天下间没有有什么地方,能和那里相提并论。
  
      “小人李破,祖籍关西扶风,阿伯离乡从军,家书断绝了很久,只是说在代州镇守边塞,小人兄弟两个便寻了过来,不知两位能不能。。。。。。。”
  
      本来渐显倨傲的山羊胡立马缩了缩脑袋。
  
      扶风啊,虽然远在万里之外,但扶风正经可是个出豪杰的地方,而且,李氏在关西可是大姓。。。。。。。
  
      比如现如今的郡太爷,就是关西人,也是姓李的。
  
      再加上,天下人都知道,关西诸阀联络有亲,谁知道这两个形如乞丐的小家伙儿,能不能跟太爷攀上亲?
  
      想到这里,这位立马打起了退堂鼓,转着眼珠琢磨,是不是跟这两位套套近乎,即便不行,也能行个方便,留点日后相见的颜面。。。。。。
  
      但黑大个可不管这些,嘿嘿一笑,“北边儿来的吧?”
  
      “莫要骗俺,洗干净了,你这两颊之上,定是红的,拔光了衣物,大腿内里,也定有茧子,你这手上,常年握刀的痕迹,也逃不过某家的眼睛。”
  
      “也杀人见过血吧?杀的什么人?你背上这娃子到是看不出什么,不定就是你路上捡来的。。。。。。”
  
      这黑大个别看人高马大,却生就了一双利眼,几句话就把李破两人的来历猜了个七七八八。
  
      李破万万没想到,初一入城,竟然碰上了个“神探”。。。。。。。
  
      (北雄的qq群已经建了,有意的,请加527423586,再有,因为口音之类的无法考证,所以就不刻意去模仿什么秦腔和晋腔之类了,大家知道就成,呵呵。
  
      最后,阿草求下收藏和推荐,老书友如果可能的话,帮忙宣传一下,阿草感激不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