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14章好汉

第14章好汉

这处流民聚居的营地,设立不久。
  
      因为从大业五年开始,流民渐多,治所在雁门的代州总管府随即下令,对流民善加安置。
  
      从总管府传下的谕令的措辞中可以看的出来,还是很有些人情味的。
  
      为防祸乱,病疫等事,责令马邑郡善加安置流民,可视情形开郡仓放粮,以拯百姓于冻殍云云。
  
      于是,马邑城四城在大业六年这个冬天,就都设置了流民营地,各辖下郡地,也都按此办理。
  
      不过,再有人情味的官面文章也是官面文章,无论古今还是将来,这样的文章做起来,都逃不过敷衍了事的结局。
  
      像如今,端坐于郡丞府高堂之上的李靖李郡君,就不会将代州总管府的谕令当一回事来做。
  
      自汉王杨谅谋逆事之后上任的马邑郡丞大人十分的明白,如今的流民多起于雁门,因为大业四年,雁门流民作乱,匪患渐多。
  
      延及马邑,这才有了这道上令。
  
      为的嘛,可不是流民的微贱之躯,而是要马邑跟着雁门那边一起分摊一下罪责而已。
  
      所谓的代州总管府,现在说的算的可不是什么代州总管大人,而是雁门太守。
  
      就像马邑这里,名义上,应该还有马邑郡太守一职,位在郡丞之上,但因为马邑有他李靖,所以太守一职空悬至今。
  
      如此一来,马邑郡治下的流民营地的状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个冬天,对于马邑百姓来说,和往年的冬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对于流民营地中的人们而言,却觉得这个冬天是那么的难熬。
  
      李破和李春两个就有着这样的感觉。
  
      天气越来越是严寒,第二场冬雪如期而至,让身强体健的李破都有些受不住了,就更别提大病初愈,又走了那么远路程的李春了。
  
      雪后,李春便只能躲在草棚中的角落里发抖,连出去走走都不敢了。
  
      为了自己两人的性命,李破却不能老是躲在茅草棚中。
  
      他先是守在城门旁边,将两个进城贩卖柴禾的樵夫揍的鼻青脸肿,抢了人家一半木柴。
  
      因为有罗三在,两个挨了揍的樵夫没敢做什么,哼哼唧唧的背着剩下一半的木柴,进了城,下次进城的时候,两个人便不敢再单独来了,而是有了五六个同伴。
  
      说起来,大冷天的还要进城贩卖柴禾的人家,也都是些苦命之人。
  
      但李破哪儿顾得上这些,自家性命堪忧,抢劫都是轻的,若非这里是马邑城,杀人夺财的心思他都有了。
  
      于是,两三日间,他便抢了六七个个樵夫,弄了一大堆柴禾之外,还给自己和李春各弄了两件衣物。
  
      不过,还没等他的恶名传开,便有不长眼的家伙凑了上来。
  
      说起来,这也就是严冬时节,不然的话,这些事做下来,流民营地中的人们也不会一无所觉,一些人很快便会知道,这个新来的家伙不能轻易招惹。
  
      但话说回来了,冬天里,流民营地中的人,都恨不能躲进地底下,竟是没一个人知道新来的小子已经开始在城门口处当起了街匪路霸。
  
      连城门口的小卒都被这位给带坏了,当起了帮凶不说,上去亲自动手那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但李破还是知道,这种事不能常做。
  
      入城贩卖柴禾的家伙,尤其是北城这里,都是马邑北城左近的村民。
  
      挨上一顿胖揍,丢点柴禾什么的,对于民风彪悍至此的北地人们而言,不算大事儿。
  
      但你若是接二连三的寻衅,吃亏一多,没准哪天,就会有人带刀过来,跟你拼命了。
  
      所以,几天下来,柴禾堆了半边草屋,李破就停了手,琢磨着接下来该干些什么,才能让自己两人过的更好些。
  
      这一天,他没一大早就去城门口候着,加上这几天也冻的不轻,手上脚上都裂开了不少口子,所以,这天他一直呆在垒起来的火灶旁边,睡的天昏地暗。
  
      李春则一直窝在他身边,眼眶红红的。
  
      这孩子现在已经有点明白,自己拖累了大哥,看着大哥一天比一天憔悴,便也一直处于自怨自艾当中。
  
      到了午时,见李破还未醒转,李春便捡起瓦罐,出了茅屋,去南边的粥蓬打粥。
  
      不过,没等他走多远,便碰上了两位拦路的“好汉”。。。。。。。。
  
      一高一矮,一个跛了一条腿的矮壮汉子,一个脸上有疤的瘦高个。
  
      两人都穿着看不出颜色的破皮袄,脸上黑黝黝的,也不知多长时间没洗脸了,和其他流民并无二致。
  
      只是跛子腰间别着一把带鞘短刀。
  
      这两位看见李春,眼睛顿时一亮,都没点犹豫,上来就拦住了李春的去路。
  
      就像饿狼看见了羊羔般,都没说什么话,只绕着圈的打量李春。
  
      他们眼中透露着无穷的恶意的目光,让李春浑身发麻。
  
      若是没有李破的嘱咐,李春还能逞强一下,但李破嘱咐在先,李春犹豫了一下,调头便跑。
  
      两个家伙也没追,只是恶形恶状的笑了起来。
  
      看着奔跑的小家伙,两个人都很满意,营地中已经有很多日子没见到这么欢实的小家伙了。
  
      而在他们看来,能跑的这么快,四肢健全,又在十岁左右的娃子,那就是跑着的一堆铜子。。。。。。。。
  
      “走,去那边儿瞧瞧,又有新来的了。”
  
      瘦高个一马当先,跟着李春的足迹往南走。
  
      他们不怕人跑了,这营地就是牢笼,只要进来了,再跑又能跑到哪儿去?
  
      跛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跟在瘦高个身后笑道:“这个年岁的娃子,娘亲不定也在,呵呵,这次你可不能跟俺抢了啊。。。。。。”
  
      丰收在即,瘦高个心情很不错,“抢什么抢,咱们兄弟,谁先谁后,还不都是一样?你还能独吞怎的?”
  
      两人笑的猥琐,跛子却有点担心,“别是个病怏怏的婆娘才好。”
  
      “被想那么多了,一会儿去趟人市,跟张大郎说说,看能卖个什么价钱,这样的娃子,少了两贯,想都不用想。”
  
      “要不。。。。。咱们等等胖婶,她那边给的一直都要高些。。。。。。。”
  
      贩卖流民,这两位还真是好汉来的。。。。。。
  
      (求收藏,求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