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18章人情

第18章人情

傍晚,李破领着人进了城门。
  
      他们一个个冻的都脸青唇白的,两个娃子都被人背在了背上。
  
      但每个人手里,都用麻绳穿起的五六条肥鱼,连两个娃子都不例外,死也不会松手。
  
      那是活命的希望,一家大小几天的吃食。
  
      有了这些食物,天气再冷,也能撑上一撑。
  
      而这个时候,带领他们出来的李破,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和之前已然有天壤之别。
  
      李破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实际上,在绝境中给人以希望,他们的心情哪里是救命恩人几个字能够形容的了的?
  
      这个时候,最简直接而又简单的表现便是,没人会走在李破前面,李破的名字,在他们口中,也从李大,李大郎变成了李公。
  
      活命的人,必有佛心,将来也必位列公侯,这个时期的人们,从上到下,皆都笃信佛陀,宿命论,在达官贵人以及百姓中间,很有市场,所以这个不太恰当的称呼,就落在了李破的头上。
  
      若是让现在郡太爷听到,肯定要气歪了鼻子的。
  
      不过,李破自己没多少觉悟。
  
      只是缩着肩背,尽量减少着身体的受风面积,但身子还是在颤抖不休。
  
      显然,这位李公也被冻的不轻。
  
      刚过了城门甬道,一直缩在城门根儿上等候的李春立马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看着冻的像个鹌鹑一样凑到身边的李春,李破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
  
      顺手将手里的渔获塞到他手里,“太闲是吧,不想活了是吧?赶紧滚回去,这大冷的天儿,若再病上一场,老子把你扔乱葬岗去。”
  
      李春却是眉开眼笑,拍了拍屁股,拎着鱼就道:“大哥,一起回去,小春给你烧鱼吃。。。。。。。。”
  
      李破道:“你先回,我这还有事呢。”
  
      一边说着,一边摆了摆手,让李春带着人先回流民营地。
  
      而他自己则拎着两条肥鱼转身去了门房。
  
      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李破不会认为,如果没有任何表示的话,对自己这种优待会一直持续下去,这种人情需要时常的维护,才能长久一些。
  
      流民们有人懂这一点吗?有的。。。。。。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落在最后,哆嗦着手拉住李破,默默的将自己拎着的鱼解下来一条,塞到李破手里,这才躬了躬身子,调头走了。
  
      微不足道的谢意,却代表着人心最温暖,最真诚的一面。
  
      李破抽动了下嘴角,瞬间觉得手中的渔获重了许多。
  
      随即,他的心情也变得很是不错,懂得感恩,又能付诸于行动,他到没多少感动,只是觉得,自己忙碌这一场,有着出人意料的收获。
  
      敲了敲门房的木门,轻车熟路的推门进去。
  
      屋里炉火烧的很旺,让整个屋子都是温暖如春。
  
      看着屋里喝的面红耳赤的两个家伙,李破的心情立即变得糟糕了起来。
  
      这两位斜了他一眼,连地方都没动。
  
      李破却立马堆起了笑脸,扬了扬手里的渔获,“多谢两位给口饭吃,这点东西,不成敬意,正好给您二位佐酒。”
  
      看了看新鲜的肥鱼,屋里的两个这才有了点笑模样。
  
      屋里的两个人都很年轻。
  
      一个伍长,一个税官,都是二十岁左右年纪,比李破大不了多少。
  
      税官操着关西腔,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官话,那架势一摆出来,之前的山羊胡可是望尘莫及,不定就是出自郡府,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家世呢。
  
      另外一位伍长到没什么好说的,和尉迟一般,从骨子里透着股彪悍狂野,显然别看年轻,也是军中老卒来的。
  
      在如今的北地,这样的人最多,不需细述。
  
      屋里就他们两个,其他人都被撵去了箭楼。
  
      屋内唯一的桌子上,摆着一坛浊酒,瞧那税官喝一口就皱下眉头的样子,显然很难入口。
  
      但这位姓刘的伍长,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一杯接一杯的跟对方碰着杯,几乎是逼着对方将一杯杯浊酒灌进了肚子里。
  
      两个人都没说话,但李破也没闲着。
  
      遇到的这个时代的人多了,李破其实早就开始明白,这里的等级之说几乎无处不在,没什么好抱怨的,只能入乡随俗罢了。
  
      李破耐着腹中饥饿,麻利的将鱼放在炉火旁,等鱼化了,去鳞挖腹。
  
      又熟门熟路的在门房找出炊具,先是用油煎了一下,等香味刚刚出来,便放入陶罐,弄些水进去,等水开了,将鱼放入其中。
  
      有葱姜之类的调味,炖鱼的香气很快便在屋中弥漫开来。
  
      刘伍长抽动了下鼻子,即便他不想跟个流民多话,但还是忍不住嘿嘿笑道:“不错,这手艺要是到咱们这儿来,兄弟们可就有口福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
  
      随即他便问,“我说你这娃子,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确实也很好奇,这个操着关西口音的小子,又与罗三相识,怎么就被关进了流民营地?
  
      李破露出八颗牙齿,一边儿盯着火候,顺便烤着火,一边回道:“小人以前什么都做过,就是不曾做过强盗,您这话可是白问了。”
  
      一句话,逗在张伍长哈哈大笑,税官也是莞尔。
  
      半晌过后,火候已到,李破将陶罐中的炖鱼分到盘子里,又浇上浓稠的汤汁,给两个人端到桌子上。
  
      张伍长早已食指大动,只是让了让税官,便下了筷子。
  
      一尝之下,不由大赞,“嗯,这手艺。。。。。。可不比春香楼里王厨子做的差了,好,好。”
  
      税官也夹了一筷子,眯着眼睛不时的颔首,显然也分外满意。
  
      李破就笑,“小人别的本事没有,但做起吃食来,还堪称道,您二位以后若有所需,唤小人一声便是,若是无事,小人这便告退了。”
  
      一边说着罗圈话,眼睛却一直盯着陶罐中的鱼汤咽口水。
  
      这样明显的心理暗示,又让伍长笑了出声,大咧咧的摆手,“拿去吧,拿去吧,怎么说也辛苦了一天不是?”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