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23章卖柴

第23章卖柴

(感谢书友小李之年的打赏,多谢多谢。)
  
      不用什么伶牙俐齿,李破就将两个北地汉子诓在了身边。
  
      一边往人市走,李破一边和两兄弟说这话,“两位哥哥可是府兵?”
  
      “那是自然,俺哥哥操练时,还是伍长呢。”
  
      “两位哥哥好本事。。。。。。”
  
      “本事不大,不然也不会被你打了。”
  
      语言是沟通的桥梁,那是一点没错。
  
      两兄弟这会虽还心有戚戚,但说着说着,怨气也就不那么大了。
  
      而李破对大隋军制的了解,并不比两兄弟少,对山林生活更是熟悉,一段路走下来,两兄弟便感觉好像遇到知音一般,这恶人说什么他们听着都是那么顺耳。
  
      穿过流民营地的时候,看着茅草屋中蓬头垢面,被冻的没多少活气的男女老少,史大心软了。
  
      没走出营地呢,他便将肩上的柴禾一下撂在地上。
  
      瓮声瓮气的道:“这些柴俺不要了。”
  
      史二一看,也开始解肩头的绳子。
  
      李破立马拽住史二,“两位哥哥心肠是好,但这些柴救不了命,一担就够了,不用都留在这儿,再说,要是又没了柴,两位哥哥回去脸上也不好看。”
  
      走出营地,两兄弟的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心肠太软的结果是,他们这会儿得琢磨回去之后该怎么跟同族们说话了。
  
      李破也没说个谢字,本来嘛,柴又不是给他的,用不着自己来谢。
  
      到是觉着,真没看出来,看上去脾气暴躁,颇为凶横的两兄弟竟然心眼儿不错,比那两个装腔作势的和尚可好的多了。
  
      “不用担心,咱们把柴卖出个好价钱也就是了。”
  
      “俺们可不为是那两个铜钱着急。”
  
      “知道知道,回去之后不好说嘛。”
  
      “史大说了,不让俺们在城里生事。”
  
      这个史大自然不是指的两兄弟中的史大,这个大字,是村人的敬称,是他们这群猎户的头领。
  
      “没说生事啊,但在这人市,咱们要不凶一些,怎么跟人好好说话?”
  
      “那到没错,人市上确实没什么好人。”
  
      一边说着,三个人已经进了人市的篱笆墙。
  
      人市也有门房,虽然三人的组合看上去有点怪,但门房中也没人出来过问。
  
      人市很脏很乱,简直就是流民营地的翻版。
  
      李破头一次进来,四处不停的打量。
  
      这一次,身边跟着两个猎户,就是不一样,进来了人市,那等满怀恶意的目光也不会落在他身上了。
  
      先领着两兄弟在人市中绕了一圈。
  
      北城这里的人市并不大,一些乱七八糟的房子院子矗立在一圈篱笆墙中。
  
      行人很少,也没什么人打扫积雪,污水便溺随处可见,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没看到什么奴隶,闲汉到是见了一些,,穿着破皮袄,来去匆匆,有的腰间还挎着刀。
  
      冬天的人市,给李破的直观印象就是萧条冷落,人迹稀少。
  
      但李破已经认定,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隐藏着无数的罪恶。
  
      而他,却不是来惩罚什么罪人的,而是要在这罪恶隐藏之地,寻个营生出来。
  
      走马观花肯定不成。
  
      跟人套话,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李破却不想拖的太久。
  
      很快,他便领着两兄弟回到了流民营地一侧。
  
      两兄弟话渐渐少了,他们对人市并不陌生,但他们从来不属于这个地方,在这里呆久了,浑身都觉着难受。
  
      他们很想赶紧离开这里。
  
      事与愿违,李破停住脚步,略略一打量,就领着他们来到一间大屋的门前。
  
      这间大屋后面连着院子,看上去是人市中很气派的一间屋子了。
  
      这只能说明,屋子的主人过的很不错,生意也不算小。
  
      不过,李破来到门前,听着门里面吆五喝六的声音,照着厚厚的屋门,哐哐哐就是几脚。
  
      大门抗议的**着,落下不少尘土,随即被寒风吹的无影无踪。
  
      李破退到两兄弟身边,两兄弟目瞪口呆之余,都绷紧了身子。
  
      他们觉着,今天可能又要挨揍了,这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是人市,就算拉着所有同族过来,挑衅的结果也必定是被人打的满地乱滚。
  
      这要不是太爷有令在先,李大郎这几脚下去,他们的性命估计就得交代在这里。
  
      顾不上埋怨这个活祖宗,两兄弟只顾自己心惊肉跳了。
  
      屋子安静了一下,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大门打开的很快,两个横眉竖眼的汉子站在了门口。
  
      随着大门打开,酒肉的香气以及门内的热气一同涌了出来,让饱受折磨的李破不由自主咽了咽急剧分泌的唾液。
  
      他先不看两个门神相似的恶汉,先就顺着缝隙往屋里瞧了瞧。
  
      挺大的前堂上摆着一张宽大的方桌,酒肉狼藉,七八条生猛汉子已经喝的面红耳赤,不过此时却都在往门口猛瞧。
  
      出门来的两个门神看上去很凶,但李破比他们还凶,不待他们说话,李破便吼了一声,“卖柴,三十文一担,就卖给你家了。”
  
      史大两兄弟缩了缩肩膀,很想叫声娘,看来今天这顿拳脚是省不下了。
  
      不过随之,两兄弟就挺起了胸膛,眼睛也瞪了起来。
  
      事情无法善了的时候,往往更能激起他们的凶性,这也是边塞上成年男子的特点之一。
  
      两个门神立马乐了。
  
      眼前的三位看上去很怪,说话的娃子口气不小,但和街边的乞儿差不多,要是他一个,定会被他们拖进去一顿好打,说不定还要给悄悄卖了了事。
  
      但这娃子身后跟着两条大汉,一看就是知道,是城外进城贩柴的猎户。
  
      两个人一边失笑,却也一边琢磨,难道这娃子还是人市里的一个中人?没见过啊?
  
      马邑这地方恶人不少,人市也有很多或明或暗的规矩,但从来没听人说过,有上门强着要卖柴的。
  
      两个门神都觉着有些莫名其妙,“滚远些,到别家卖柴去,也不瞧瞧,这是你们撒欢的地方吗?”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