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25章凶案

第25章凶案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去到屋里的后厨,洗干净手上的血迹。
  
      虽然极力小心,但身上还留有不少痕迹,这个李破也无法可想。
  
      后厨里酒肉齐备,不能不说,对李破极具吸引力,但李破却动也未动。
  
      随后,回到大汉住的屋子里,开始小心翻找。
  
      最重要的地契文书,李破没找见,到是有不少画了押的东西,李破也无暇细瞧。
  
      实际上,李破连字都认不全,地契什么的从前更是没有见过,只能连猜带蒙的寻找。
  
      最终,李破觉着,这汉子在城中应该另有居所,重要的文书都在那里才对,才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搜寻。
  
      悄悄出了大屋,这次李破走的是前门儿。
  
      现在嘛,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留下太多的足迹了。
  
      这个年头,官差办案,恐怕没有太多的手段,指纹什么的就不用想了,凶手的足迹,才是最重要的第一线索。
  
      当然,这些也是猜测,至于会不会有经过训练的犬只参与办案,李破也不知道。
  
      所以,他裹紧衣服,尽量走在足迹杂乱的地方,还不能让任何人瞧见,这番辛苦,也就不用说了。
  
      翻过篱笆墙,李破也没径直回去流民营地。
  
      而是绕着篱笆墙南行,悄悄进入了马邑的居民区。
  
      走出挺远,翻墙进入一家看上去很富裕的人家,横穿其府邸,从另外一头翻出来,李破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调头回去流民营地。
  
      这和杀瘦高个与跛子完全不同,这次一定是大案,再小心谨慎,李破觉着也不为过。
  
      如果还是遇上了追踪的神人,能够在几个时辰之后,行人渐多的时候,还能追踪到流民营地来,李破也就认了。
  
      到了那个时候,除了拼力出城,也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回到草屋,李破已经快被冻僵了。
  
      此时,天还黑着,但离亮天也没多少时候了。
  
      草屋中比白天还要暖和几分,因为炉火一直未灭,李春一直等到现在。
  
      这样一个时节,还能有人等待你归来,对李破而言,其实是件挺不错的事情。
  
      李破揉了揉李春的脑袋,也没说什么,两个人的默契已经形成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破缩在炉灶旁边,汲取着温暖。
  
      李春则将屋里所有能找到的御寒之物,都披在了李破身上。
  
      和前些天那个晚上一样,一大一小坐在火旁,静待天明,其实也都在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案子发的很快。
  
      等到李破知道的时候,其实离发现凶案的时间过了不少时候了。
  
      这次却一如李破所料,十七条人命的凶案,几乎立即惊动了整个马邑。
  
      到了中午施粥的时候,一队队的军卒,官吏,捕快各色人等,纷纷从南边涌入人市。
  
      李破若无其事的领着李春领了粥,回去了草屋,他知道,第一时间,这些人若没寻来流民营地,那么破案的几率也就渺茫的很了。
  
      很多痕迹,都会在之后,被阳光和行人破坏掉。
  
      他不知道的是,这也是自从马邑郡丞李靖上任以来,除了李靖亲自带兵巡查四城,围了马邑李守的府邸,并未经有司,便砍下了李守等十二人的脑袋之后,使马邑上下震惊的血案。。。。。。。。
  
      死的人大部分都是些闲汉泼皮,这样的人在马邑早晚都是个横尸街头的命,死上一两个,还真没多少人太在意。
  
      但是一下死了这么多,其中还包括一个商人张虎,两个牙人,一个人市的看守小吏,其中还有几个是正经的府兵。
  
      到了这一天的正午时分,已经传来了太爷震怒的消息。
  
      然后就是。。。。。。。进入人市的人身份越来越高,人也越聚越多。
  
      身在马邑的四个捕头,也都陆续赶到。
  
      四个人转了一圈,最终聚在一处,脸色都很难看。
  
      能在马邑这个地方,升任捕头的人,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他们一定比旁人更凶,更狠,眼光锐利,也更为狡诈,不然的话,他们到不了这个位置上。
  
      四个捕头,年纪最小也在三十左右,他们平安时,是马邑捕头,等到大兵一起,他们一个个都会成为马邑大军斥候中的什长,或者是旅率。
  
      他们弓马娴熟,身上也都背负着不小的名声。
  
      不过此时此刻,他们交换着阴沉的眼神儿,脸色都不太好看。
  
      “人从后边进的屋子,在这里先杀了个起夜的,然后。。。。。。。。”
  
      “不用废话了,谁能现在追到人,俺给他磕头。”
  
      “应该是军中之人做下的,还是老卒,应该。。。。。。”
  
      “应该去查军籍?省省吧,城里的老军,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查到什么时候?”
  
      “脚印太模糊了,定包了什么东西,要是昨天晚上过来,还能找一找,但现在。。。。。。。不成了。”
  
      说着说着,其他三个人都瞧向了岁数最大的那位。
  
      其中一个轻声问道:“李大,您说该怎么办?”
  
      这是位已经四十出头的老家伙,头发有些花白,沉吟半晌,他抿了抿嘴唇道:“犯案的人找不着了,这下手的人。。。。。。”
  
      说到这儿,顿住话头,瞅着其他几个人道:“这张大郎你们也应该都听说过,仇家肯定不少,这就是个雇凶杀人的案子,咱们其实不用费什么功夫,等上面拿定了主意,咱们照办就是。”
  
      “最多,咱们挨上几下板子了事,不定之后,手里还能多些进项。”
  
      说的有点没头没尾,但其他几个人却都听懂了。
  
      这样的大案,敷衍了事肯定不成。
  
      上面也会限期破案,抓不到行凶之人,他们这些捕头捕快的,自然免不了挨板子。
  
      但张大郎这样的人贩子,想他死的人是一抓一大把。
  
      如此大案,上面逼的越紧,下面其实越好办事,到时候,肯定是管你有罪没罪,只要跟张大郎有冤仇的,都可以抓来问一问。
  
      到时,谁下的手,还不是他们这些捕快说了算?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