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26章大好

第26章大好

其他三人都暗暗点头,有一位还有些担忧,“李大,凶手若找不出到,恐怕不能结案啊。。。。。。”
  
      不用李大回答,其中一位瘪了瘪嘴,道了一句,“咱们马邑别的不多,凶徒绝对不会少了。。。。。。。”
  
      于是,几个捕头如释重负,分头散了。
  
      这不能怪什么官场黑暗,案子还没开始查,就已经想到了怎么善后。
  
      四个捕头,曾经捉拿的人犯,连他们自己估计都数不清有多少。
  
      都是积年老吏,眼睛毒着呢。
  
      他们只在凶案现场转了一圈,其实心里就都有了底。
  
      杀人者,冷静而又张狂。
  
      从后门进入,杀人之后,却从前门大摇大摆的离开,这样的表现,只能说明,杀人者定是个杀人如麻的老手,不会有第二种解释。
  
      而连杀这许多人,死者死状皆都一般无二,连挣扎的痕迹都差不多少,却没有让一个人惊起拼命。
  
      将这一屋子的人杀光之后,还施施然的在后厨清洗了一下。
  
      几个捕头看了,心里都是隐隐发寒。
  
      唯一称得上线索的,其实是凶徒杀人之后,曾在张大郎屋里翻检了一番,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然后,几个人都是背了一遍又一遍的英雄谱,却没有任何人能对得上。
  
      于是,他们心里也就多少有谱了,如果凶手再不犯案,那么这桩血案注定就会是一桩无头案。
  
      既然是无头案,那么怎么善后大家就得商量一下了。
  
      李大定的就是雇凶杀人,至于这个故事怎么原,凶徒留下的其他痕迹,会不会在之后被找到,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随后,一如他们所料,问了一圈,昨晚也没人看见过什么。
  
      至此,有人已经开始提议,将城里那些有名有姓,干阴私行当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杀手,都寻出来,问一问。
  
      这实在是个馊主意,不但几个捕头皱眉不语,其他人也是不搭茬。
  
      大案刚发,难道你小子还想翻出些旧案来不成?
  
      不过,有一点是明摆着的。
  
      只要开始想别的主意,也就说明,大家都认为,在这间屋子中,不会找到什么痕迹了。
  
      换句后来的话说,那就是要放弃最为重要的第一现场,开始将目光转到别处了。
  
      到了这里,都和几个捕头想的差不多。
  
      甚至于,他们已经开始想象,之后要严查近日入城的刀客,看能不能立上一功,这个事情他们商量的时候谁都没提,却不能表明,他们没有其他的主意。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完全脱出了捕头们的预料。
  
      第二天,一队队的军兵接管了人市。
  
      将人市翻了个底朝天,抓走了不少人。
  
      郡太爷喷吐的怒火,燎的所有人都是退避三舍。
  
      没有什么限期办案,也没有彻查到底的文书下来。
  
      郡太爷用一把快刀,将所有会出现的影响,一刀斩断。
  
      之后,郡府很快就传出了消息,张大郎这个人贩子,成了突厥细作,死不足惜,有义士斩之,已报于郡府云云。
  
      这听上去有点像开玩笑,但义士这东西,在大隋是很多的。
  
      官府时不时便会拿来用一用,民间百姓也非常喜欢,所以各地义士层出不穷,于是便也有了游侠儿这个称呼。
  
      其实,这就是些自持勇力,居无定所的流浪武士,一个很受社会鼓励,却又影响安定,颇具时代色彩的群体。
  
      不管怎么说,发生在大业六年冬天,马邑北城人市的血案,很快结了案。
  
      马邑人们的注意力也迅速转到了所谓义士身上,民风尚武的地方,自然崇拜这样敢作敢为的好汉。
  
      至于什么突厥细作,省省吧,不说马邑包括雁门,晋阳等地,临近突厥,受突厥影响甚深,北地豪强,哪个又与突厥没点干连?
  
      就说大隋上下,更远的北周,西魏,东魏,不时与突厥兵戎相见,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不得不屈服于突厥威势,讨好于强盛的突厥汗国。
  
      而当年柔然人强大的时候,南方各个诸侯,更是为娶柔然公主,而争的头破血流。
  
      所以,突厥细作一说,才真正像个玩笑。。。。。。。。
  
      而做了好事,没留下姓名的义士,李破,提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安静了几天,便又在寒风中钻了出来。
  
      没办法,这位义士也熬不住了,食物,柴禾渐绝,再过上几天,怕就要进入挨饿受冻的日子了。
  
      他的消息来源不多,只能是在粥蓬这里道听途说。
  
      他不知道,十七条人命的大案发生在这个时节,让马邑郡丞李靖多难受,也不知道,大隋皇帝杨广在这个冬天里,终于在朝堂之上,通过了征伐辽东的决议。
  
      代州总管府随即往马邑发下文书,令马邑准备粮草,明春即调往河北。
  
      而这只是开始,尽人皆知,皇帝喜欢做大文章。
  
      一旦亲征高丽,马邑这样的地方,可就不是调粮那么简单了。
  
      马邑郡丞李靖李太爷,现在自然是焦头烂额。
  
      而李破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去管,他现在只想挣扎着,从流民营地中逃出来。
  
      所谓的国家大事,与他李破没一个铜子的关系。
  
      现在,他不用人陪了,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人市上,没什么人再来打他的主意。
  
      这都是拜命案所赐,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人市上还有人来往,但实际上商家却已经换了一茬。
  
      很多屋宅,都贴着郡丞府的封条。
  
      之前人市上有头有脸的汉子,大多都在马邑大狱里蹲着呢,什么时候放出来,就要看太爷的心情了。
  
      显然,如今太爷的心情很不好。。。。。。。
  
      在人市上转了一圈,再也看不到横着走路的闲汉,也看不见手握短刃,斜眼瞅人的所谓刀客,所有人走路都是贴着墙根儿的。
  
      这里战战兢兢的气氛,让李破很高兴。
  
      人市这样的地方,若无大事发生,凭他一个两眼一抹黑的流民,是无法立足的。
  
      现在这个样子,对于本乡本土的商家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但对于李破而言,却是形势大好。
  
      不过,现在他还需要做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