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30章变身

第30章变身

门声一响,有人进来了。
  
      李破没在意,仰着头靠在桶边儿上,似睡非睡的。
  
      “大哥,给你搓搓?”
  
      “不用。。。。。”
  
      李破懒懒的答了一声,心里不太满意,这小子整晚不见人影,这会儿却来献殷勤,水都凉了。
  
      他这澡洗的,快赶上蛇蜕皮了,泥垢一层层的揭下来,可没少费了力气,和跟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打了一架差不多,浑身上下都轻飘飘的,没点力气,而现在,他就像个红透了的虾子一样。
  
      “大哥,你要来那么多脏东西干什么?也不好闻。。。。。。”
  
      “那可是好东西。”
  
      李破微微睁开眼睛,不情不愿的直起身子,拿起放在桶沿上的布巾,准备擦擦身子,睡个安稳觉了。
  
      大屋里器具很全,日用之物几乎都不缺。
  
      这当然得益于案子太大,现场过于血腥,没人愿意到这间屋子里搜刮的原因。
  
      于是,就都便宜了李破这一伙流民。
  
      这一站起来,就感觉不一样了,虽说气虚体弱的,腿有些发飘,但身上却轻松的厉害,不由伸了个惬意的懒腰。
  
      “俺给你擦。”
  
      李破嗯了一声,他确实有点不想动弹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先使劲擦了擦头发,然后顺手将布巾递给站在桶边的人影。
  
      已经算是深夜了,也没灯光,大屋里很暗,但屋子采光还不错,因为这间屋子,本就是大屋中最好也最宽敞的一个房间。
  
      月光顺着窗棂爬进来,让屋子里平添几分朦胧的色彩。
  
      李破随意的瞅了瞅,接着。。。。。。。就是一哆嗦,差点把布巾给扔了。
  
      毛孔一张,背后立马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凉飕飕的。
  
      能让李破这样的人,产生如此反应的事情,可不多见。
  
      李破的睡意早已不翼而飞,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眼睛,想仔细瞧瞧。
  
      桶边的人却是顺手接过布巾,绕到他身后,开始卖力的给他擦起了背部。
  
      李破扭头去看,别人却不乐意了,“大哥,你别动,屋子里凉,擦不干可不行。”
  
      李破松了口气,声音没错,不是什么鬼怪,没想到,这小子长的。。。。。竟是这般俊俏?
  
      刚才惊鸿一瞥,还是看到了一张白净的脸,细眉细眼的,虽说瘦的厉害,但还是能看得出来,稚嫩中带着几分秀美,半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更是平添了几许的楚楚可怜,于是,唬了他一跳不说,还以为是自己杀的人太多,有鬼怪出来作祟呢。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回想一下,从山间遇到这孩子,一直到现在,还真没看见这孩子洗干净了是个什么模样。。。。。。。
  
      有些事其实就怕琢磨,两个人兄弟相称,一直呆在一处,也有些日子了,李破从来没怀疑过什么。
  
      但现在,再一回想,疑惑就多了。
  
      刚在山间相遇的时候,这孩子蓬头垢面不假,但身上没什么,只脸上过于脏了些,好像蒙了一层灰土一般。
  
      当时没在意,还道山间风大,土大的缘故,这会儿却是有点明白了过来,不定就是在脸上故意弄了些灰土。
  
      尼玛。。。。。。。
  
      李破立即在心里来了声国骂。
  
      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回身一把揪住李春的领子,开始仔细瞧了起来。
  
      李春惊慌失措,不过对上那双鹰似隼的眼睛的时候,立马老实了下来,但开口说话却带了哭腔。
  
      “就说不住进来吧,你瞧你瞧,大哥,你醒醒,别被鬼迷了,俺是李春啊。。。。。。”
  
      我。。。。。。。。。。
  
      李破被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不过,再多给他几只眼睛,他也瞧不出什么来。
  
      这样的半大孩子,又瘦的厉害,不扒光了衣服,你还真就看不出公母。
  
      李破这个纠结啊,就不用提了,到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自尊心实在受不了。
  
      这要是捡回来的是个女娃儿,相依为命到现在,却还没发现,他不如自己把一双眼珠子抠出来算了,留着也没用不是?
  
      他很像伸手到李春裆里摸上一摸,但还是止住了这样的冲动。
  
      挤出点笑容,揉了揉李春的脑袋,“行了,别叫了,看你洗干净的小模样,还以为什么鬼怪变的呢。”
  
      李春惊魂未定,不过还是摸了摸自己脸蛋,呲开一溜的小白牙笑了起来,看来多少还是有点得意自己的小模样的。
  
      见李破转过了头,又开始给李破擦背,但趁着李破转身,还是吐了吐舌头,眼珠儿转着,透出几分狡黠出来。
  
      显然,有了落脚之处,不但李破觉着安稳多了,便是李春,不自禁的也放松了下来。
  
      但是,李破这回可不那么好糊弄了。
  
      李春只高兴了一下下,就听李破道:“春儿啊,跟大哥说实话,你在村子里那家大户人家做的不是小厮,应该是丫鬟吧?”
  
      “别骗我啊,男人和女人的活法不一样,早晚能分出来。。。。。到时候,你说大哥该有多伤心?”
  
      李破也不是好东西,既然看不出来,立马就开始动之以情了,再不成,估计扒了裤子也要来个验明正身。
  
      太伤自尊了。。。。。。。
  
      身后没声了,李破也不回身,也不说话,只这一会儿的犹豫,他就已经认定了,自己捡回来的确实是个女娃儿。
  
      心里也开始有点乱了,这他娘的,连个男女都分不清楚,还不如蠢死算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到底不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
  
      想起那些一起度过的艰难日子,山中篝火旁边,大雪中,村落里的废墟,雪中一路跋涉前行,流民营地中的那间草屋,一幕幕的画面,从李破脑海总划过。
  
      李破嘴角微微撇了撇,他从不会承认自己心软,却只心想,嗯,女娃也不错,小棉袄嘛。
  
      但身后这位抽抽搭搭的哭开了,一边哭还一边嘟囔,“大哥。。。。。。真不是小春有心骗你,你别不要小春,他们都说女娃生了没用,不然娘也不会抛下小春一个。。。。。呜呜呜。。。。。。。”
  
      李破的嘴已经咧开了,嘴里的味道全是苦的,要说从捡了这孩子回来,就没见她哭过,这会听声音,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难道说,从男娃变成女娃之后,性子也来了个大变样?
  
      李破听不下去了,回身就是一巴掌拍在李春脑袋上,“没出息,赶紧给我滚出去,一会叫你再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