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32章羊杂

第32章羊杂

赚钱,必须得赚钱。
  
      这是李破在千辛万苦的弄到落脚之地后,最直接也最迫切的一个想法。
  
      在流民营地,有钱你也花不出去,但到了人市这边,没钱你是寸步难行。
  
      羊杂碎,和羊杂汤,放在后来,那是地道的美味。
  
      而且,制作工艺也极为简单,也没什么秘方可言。
  
      这也是李破唯一能想到的,既不用花费银钱,又能满足这么多张嘴巴的吃食了。
  
      因为现如今,除了饿极了的人,一般没人去会去动脏器的心思。
  
      但要赚钱,靠这个恐怕不成。
  
      但赚钱的事情,已经摆在了面前。
  
      看着架在火上的怪模怪样的“大锅”,李破无奈的想着。
  
      这东西还是从屋子厨房里弄出来的,已经锈迹斑斑,弄干净出来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其实,这怎么看也不能叫锅,应该是鼎,但没有足,流民中有人认得,李破才知道,这东西差不多应该叫镬。
  
      铜制,锅身厚厚的,表面很粗糙,也很费柴禾。
  
      李破毫不犹豫的将屋子里那张大桌子拆了,不行的话,人市里还有片小树林,几颗老树,带人去砍了,估计现在也没人敢言声。
  
      几个男人陪着李破围了一圈,眼睛都盯在大锅上,他们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煮出来,到底能不能吃,味道怎么样。
  
      换了两锅的水,折腾的李破都是满头大汗,才算进入羊杂碎的正式制作过程。
  
      羊杂碎已经切碎了,飘在水里,花花绿绿的,蒸煮的味道极其难闻,围在锅旁边的几个男人,脸色都不太好看,那是被熏的。
  
      当然,作为流民的他们,再难闻的味道也已经闻过了,不至于有太多的不良反应。
  
      李破开始往里面不停的添加佐料。
  
      这其实也就是李破觉着不得不赚钱的原因所在了,牛羊的下水不要钱不假,但佐料它必须要钱啊。
  
      这一次,托了李二的福,没费那番精神,但以后肯定就不成了。
  
      烟气也很大,熏的李破直流眼泪。
  
      最终,觉着差不多了,李破一屁股坐倒在地,顺手又习惯性的扇了李春一巴掌。
  
      “看清楚了啊,这一锅下来,没什么秘诀,就是一样,葱姜蒜要放足了,汤一定要浓,若是再有些辣味儿,其实更好,但咱们没有,只能靠这些东西凑合,所以味道要重,才能掩住其中的膻气。”
  
      李春摆弄着红肿不堪的双手,不停在李破眼前晃悠,头却连连点着。
  
      其他男人听了半截,都自动的远离这两兄弟,因为怎么听,都好像是家学,李大郎行事磊落,但他们却不能忘恩负义,偷学人家的本事。
  
      “主料呢,以羊的肠,肝,肺为主,牛不成,太粗,非要弄的话,费料太多。”
  
      “这东西做出来,和肉食差不多,顶饿,但一定要弄的干净,不然的话,味道太差不说,还容易让人生病。”
  
      “如果配上面饼,会更美味。。。。。。”
  
      从男娃变成女娃,这教学方向一下也变了,不过说着说着,李破也是口舌生津,不停的咽着唾沫。
  
      “大哥。。。。。。咱们今天没去领粥。”
  
      “能自己吃饱穿暖,干嘛去求人施舍?记住了啊,伸手要的东西,吃着不香不说,还要不到什么好东西。”
  
      李破脸上渐渐肃然,让李春好生害怕,缩了缩肩膀,不住的点头,心里却在嘀咕,其实小春就是想说肚子饿了嘛,干嘛这么吓人?
  
      李破哼哼两声,略微有了那么点满足感,孩子的价值观要从小抓起啊。。。。。。
  
      这顿饭,从早忙到晚,一屋子人都是饥肠辘辘,不过却没人再敢提去领粥的事情。
  
      天色近晚,李破终于觉着差不多了。
  
      说起来,还是家伙什不太趁手,不然的话,绝对费不了这许多时候。
  
      而做一顿美味的杂碎,也需要熬制,直到汤汁彻底入味才行。
  
      其中最重要的是,老汤,第一次费手脚,后来也就不会如此了,把汤留下来,越熬越浓,就可以作为汤底来使用了。
  
      一起锅,味道还是不太好闻。
  
      但没办法,肉食这东西,靠的就是佐料。。。。。
  
      于是,大屋里聚了一屋子的人,有席地而坐的,有站着的,有蹲着的,满屋子唏哩呼噜的声音,像进了猪圈一样。
  
      碗不够用,什么器具就都用上了。
  
      杂碎这东西,谈不上什么卖相,没吃过的人,闻着那股味道,其实食欲也不会太大。
  
      但对于饿到现在的流民来说,却一点不适也没有,各个吃的香甜。
  
      李破也不例外,只是在吃第二碗的时候,终于觉察出,这滋味,远远谈不上什么美味,入口嚼起来,口感到是不错,不由又有点怀念起草原上的那个寨子了。
  
      敲门声响了有一阵儿,屋子里的人才听见。
  
      开门一瞧,把开门的女人吓了一跳,外面站着五六个汉子,各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打头的一位,头发花白,岁数不小,但脸上的神情,却好像家里死了人一般。
  
      往屋里探了探头,这位先就一捂鼻子,味道实在够冲,再瞧见一屋子的人,脸上肌肉又抽动了一下。
  
      女人缩回了屋子,男人立马放下碗筷,围了上来。
  
      不管老小,这一瞬间,都充满了捍卫自己领地的决心和悲壮。
  
      但事情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李破上来一打问,才知道,这人是人市里的巡市,其实和坊间里长里正什么的差不多。
  
      今天这间大屋里,人进人出,倒出了不少血水脏物,后来大屋后院又是黑烟滚滚,加上是这样的一间凶宅,到了午间,人市里的商户已经是毛骨悚然。
  
      于是,便有人去城里寻了这位过来。
  
      这位其实也是百般不愿,大冷天的不说,那间大屋,他也是不愿靠近,再说了,大屋现在的主人,什么来历都打听不清,他就更不愿招惹了。
  
      不过,他也倒霉,不如另外一位巡市横强,只能跟着人走这一遭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