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35章尉迟

第35章尉迟

(历史名人不好写啊,和大家印象中的总归要有些差距,当然,写阿草写的是小说,不是给什么人树碑立传,所以,怎么塑造这些历史名人,阿草很是费了一番脑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项工作,只是fans勿喷啊。)
  
      第二天傍晚,两辆马车停在了大屋后院门前,卸下了不少血水淋漓的脏器,小半车的调味之物。
  
      随车而来的,还有两男一女,都是粗手大脚,一看就是干活的好手。
  
      李破很是满意,白巡市这人不但是个吃货,而且还很贪财。
  
      这样的人打起交道来,要提防一些,也不用谈什么信任不信任的,不过,却比税官等人要好说话的多。
  
      白巡市没露面,带人过来的是他的一个侄儿。
  
      走的时候,给李破留下几句话。
  
      让李破找人牙雇个账房,现在到是不急,但半月之后,他便会偶尔过来看看账目。
  
      也就是说,不管李破怎么想,怎么做,人家这边是将这个当做个买卖来做了,而且,还应李破所求,给添了几个干粗活的人手。
  
      实际上,对李破而言,赚钱也是当务之急,此事算得上是一拍即合。
  
      这一晚,李破也终于安然进入了梦乡,因为小日子,终于算是有点模样了,之后只需按部就班,在马邑讨口饭吃,应该不难。
  
      颇有点没出息的意思,但刚刚从最底层冒出点头来的李破,你想让他有点大志向,也不容易。
  
      不过,还没等他缓口气过来,将自家小日子再弄的红火一些,事情就找上了门儿。
  
      等早上起来,带着李春,指挥着人,将下水放进垒起来的水池里,心里则在琢磨着,之后怎么着和白巡市商量的这个小店,到底该怎么弄起来。
  
      再有,柴禾必不可少,是不是该去城门头蹲守一下,和那史家兄弟商量商量,赊个账什么的。
  
      但事情就是不禁想,刚想到城门口,城门口那位就派人寻上门来了。
  
      黑大的个子,目光如隼,来的竟然是尉迟,让李破小小的吃了一惊。
  
      见到尉迟的时候,这黑大汉子正打量着大屋,见李破出来,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臭德行,“跟俺走,有人让俺来寻你。”
  
      不用问了,能让尉迟特意来找他的人,只能是城门口那个税官。
  
      李破没那么多的好奇心,不想知道这位日后位列公侯的人,现在有着怎样的落魄,又是什么理由,去给一个年轻小子跑腿,来寻的还是个流民。
  
      他只知道,欠的账该还了,应该是有点凶险的,不然的话,瞧税官那样子,手底下也不会没人支使。
  
      “您稍等。”
  
      “快着点,好像挺急的啊。”
  
      看上去苦大仇深的尉迟伍长,其实也不算个难说话的人。
  
      李破也没再客气什么,回去屋子里,叮嘱了李春两句,又换上了原来那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这才跟尉迟径直奔了城门口。
  
      两人沉默着走出了人市,尉迟才斜眼瞅了李破一眼,撇了撇嘴道:“几天不见,你这娃子到是赚了一间大屋。。。。。。小心吃多了咽不下去啊。”
  
      李破则抱了抱拳,露出些自得状,“要不是您和罗三兄弟,小人也活不到今天,日后但有所得,必当重谢。”
  
      “谢不谢的没什么,只要不记恨就成了。”
  
      李破仔细琢磨了一下这话里面的意思,竟然从中觉察出几分示好的味道。
  
      要知道,他进马邑的时候,城门那里只要放一放手,他也就能入城了,但最终被扣在了流民营地,说起来,就是因为尉迟的一句话。
  
      所以,这话听来就有意思了。
  
      好像生怕他没听明白,尉迟又道:“俺也不管你是从哪里过来的,是不是真来马邑寻亲,日后都需安分些,见了也好说话。”
  
      这话不光李破听着别扭,尉迟恭自己其实也不舒坦的很。
  
      一个小小的流民,真没看在他眼里,但能从流民营地中爬出来,又跑去人市占了一处地方,还勾搭上了城门口那位。
  
      他这打铁匠出身的小伍长,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回乡另谋生路的想法了。
  
      只要还在马邑厮混,那么,像他这种小人物,必然要和三教九流打交道,所以,他就算万般不愿,也不得不承认,一个有本事的关西人,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说到底,还是关西人,起家快,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了,他也是在马邑小有名声的人物,解释了这么多,旁边这小子却还不吭声,不由有些恼怒,扭头看过来的眼神也不由自主的凶了起来。
  
      所以说,性格决定命运。
  
      他心思比较细腻,看事情也比较清楚,但因年龄的关系,还是失之于意气,这也正是他在军中不得志的主要原因了。
  
      凶恶的人李破见的多了,想要吓住他,那是妄想。
  
      现在李破只觉着,眼前这人有点意思了,有血有肉的人,也确实比丰功伟绩一大堆的纸面人物看着具体的多。
  
      李破咧开嘴,露出八颗牙齿,“哥哥说哪里话,小人最是安分不过了。。。。。。嗯,跟哥哥打听个事儿,罗三干嘛去了,可有些日子没见了。”
  
      一口气憋住,尉迟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却又不想发作,这口气确实憋的他有点难受。
  
      他只觉得此人惫懒,不值得结交。
  
      所以只是闷声道:“南边出了点事儿,三娃儿在那边呆着呢。”
  
      简单回了一句,之后不管李破说什么,他都不再吭声了。
  
      李破也觉得无趣,调戏历史名人的机会以后也许会很多,但这是头一次嘛,你怎么就能这么不配合呢?
  
      再说,你之前还调戏过老子一回呢,还把老子送进了流民营地,你说不记恨就不记恨了?你以后那些功名也要不要了?
  
      老子一发狠,他娘的都给你弄没了。
  
      第二次交谈,依旧让两个人都不太满意。。。。。。。。
  
      很快,穿过流民营地,尉迟闷头走了,李破则独自来到门房前,敲了敲门,然后便见到了税官那张只想让人揍一拳的脸。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