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38章李靖

第38章李靖

岁末,年节气氛渐浓。
  
      人市越加萧条了,人们大多都回去准备过年了。
  
      不过各家的生意在这个时候,却都有一个小小的起色。
  
      主要是人牙手里的活儿多了,富贵人家在过年的时候,都需要增加帮佣的人手,因为粮价的关系,雇人的价格也涨了许多。
  
      有人牙还找到李破这里,想要让李破去别人家帮厨。
  
      自然被李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流民的身份未除,进城本就不行,再加上,厨子这一行,身在贱役,明年年初恐怕就要上籍,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过,他跟白巡市,张二等人来往,还是落在了旁人眼中。
  
      一些生意清淡的人牙,也就陆续寻了过来,想要在他的名下,挂个字号。
  
      这在人市上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很多人牙,和那些往来于富贵人家府上的牙人比不了,没有那样的人脉不说,本事也不成。
  
      所以,大多都挂在人市商户名下,虽然商户必然要抽佣,但赚取的银钱,却要比那些孤魂野鬼多上不少。
  
      不过李破也咬死了没松口,人市上的买卖,他不想沾,到不是他心慈到了这个地步,而是他自觉,确实没那个本事和人脉,跟这些人市里的座商们抢生意。
  
      在这样一个时节,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终于,在大雪纷飞中,迎来了大业六年的除夕佳节。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流民们这个佳节自然过的是五味杂陈。
  
      都是离乡背井之人,聚在一处,看上去热闹,但过不多时,想着那些逝去的亲人,以及远离的乡土,大人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孩子们却不管那么多,吃饱了,便撒了欢的闹了起来。
  
      李破没那么多的感伤,将羊杂剁碎了,包了一顿饺子,不但让众人哀思稍解,也吃的自己心怀大畅。
  
      李春也是眉开眼笑,觉得自从懂事起,数这个除夕过的最好,其实只要大哥高兴,她也就会兴高采烈。
  
      这一晚,李破躺在床上,一边听着李春说话,一边在想着,手里的钱,差不多够用了。
  
      就算现在不够,等到明年开春,也还有些时日,到时候也总该够了。
  
      所以,年后,他就准备雇人动工。
  
      先建房子,让大家都有个住的地方。
  
      在哪里起屋,他也想好了,就在人市那边儿的小树林里,此事也不需找别人,只需要跟白巡市说一声便了。
  
      到时候上籍,大家也都是在马邑兴业的人了,难道还能一律没入贱籍?
  
      他心里也没底,只能是加上去一分分的筹码而已。
  
      本来嘛,此事还可去找税官打一下商量,但经过碰瓷的事情之后,李破是没这个心思了。
  
      只占了一座屋子,差点给人真的卖了命,若是换了上籍这样的事情,不定就得给人去杀人放火了。
  
      他可没兴趣去给人家做这样的狗腿子,或者是死士什么的。
  
      只是,他想的再多,也顶不上别人轻飘飘的一句话。
  
      。。。。。。。。。。。。。。。。。。。。。
  
      新年过去没几天,郡府在热闹了一天两天之后,迅速冷清了下来。
  
      郡尊李靖,马邑郡的实际上的主人,正躲在书房里,揽书静读。
  
      他读的是兵书,没办法,自小跟舅父谈兵论武落下的毛病。
  
      这些年下来,书没少读了,但兵书还是他最喜欢钻研的东西,而且,来到马邑这几年,最惬意的时光,都是在这间小小的书房中度过的。
  
      李靖长的颇为英俊,长眉细目,头发胡须都梳理的一丝不乱,只是静静安坐于位,便有雍容之气显露于外。
  
      而这位年届不惑的郡尊大人,身形也并不显得瘦弱,反而看上去很强壮,身形颇为高大,坐在那里,也挺腰如松,再雍容华贵的表象,好似也无法掩盖,他身上隐隐的彪悍气息。
  
      如此的气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那是长安大阀子弟的专利,从一出生,他们好像就已经将威严以及尚武的气息刻进了骨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别人,他们的与众不同。。。。。。
  
      这样的人,必然是时代的产物,天下太平的盛世时节,或是文运昌隆的朝代,都这样的人大批出现。
  
      而在大业年间,或是往前数上几百年,身具如此气质的人物,却是层出不穷。
  
      所以,他并不显得过于独特,更何况,他已经开始渐渐迈入暮年了。
  
      他眼角眉梢时中的阴郁,浓的几乎散不开,让他这人看上去有些严肃的过了头。
  
      脚步声响,在书房门外停住,有人低语,接着老仆的声音传来,“郡尊,刘别驾来访,已延至正厅相候。”
  
      李靖慢慢放下书册,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不高兴。
  
      又抬头看了看天色,正值晌午,于是,心情更是大坏,又要留客了。。。。。。。
  
      不过,刘别驾来府中,会和他说什么事情,李靖心里已经猜到了,无非是今年调粮往河北的事情。
  
      皇帝欲取高丽,在李靖看来,是件好事。
  
      但和之前的许多事情一样,弄来弄去,最终都变了样子。
  
      先帝在时,尚节俭,当今至尊,其实也是生活上也颇为简单,但和他的父亲完全不一样的是,皇帝太过喜欢出行了。
  
      天下劳役一年重似一年,皇帝还喜欢带着许多人乱跑,不说西巡张掖,北巡榆林,就说这些年,皇帝在长安,洛阳,江都之间,来回巡行,别说是京中的臣子们了,就算是马邑这里的他,也深觉不妥。
  
      如今征伐高丽,看样子又要兴师动众一番了。
  
      而天下粮仓,以位于河南的兴洛仓为首,那里到底存有多少粮食,他清楚的很,足够百万大军靡费。
  
      但却还要从马邑这等边塞重地调粮,李靖想想都牙疼的厉害,他离京日久,消息不通,真的是有点不明白,京中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算皇帝。。。。。就没人劝一劝?从马邑雁门调粮,是不是还要调人?就不怕突厥人趁此时机,大举南下?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