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39章上籍

第39章上籍

穷尽天下之力,以供一人所驱。
  
      自魏晋以来,很多皇帝,诸侯皆是如此,而那位至尊,正是其中之佼佼者。
  
      李靖在心中毫无敬意的想着皇帝登基后之种种,已然给那位万乘之尊下了评语。
  
      从此也可以看的出来,他是典型的门阀子弟,对皇帝并无多少忠心可言,他们敬畏皇帝的权柄,却并不会将皇帝真的当做什么天之骄子。
  
      李靖懒懒的站起来,唤人进了书房,穿上外袍,披上披肩,这才从书房中信步而出。
  
      当李靖来到正厅时,刘别驾正在饮茶,旁边相陪的,是一个年轻人。
  
      如果李破在这里,一定会吃惊的认出,这个年轻人,正是一直呆在城门口,让他吃了不少苦头的税官。
  
      见李靖到来,都整了整衣冠,给李靖见礼。
  
      李靖回礼,走了几步,大袖一笼,坐于榻上。
  
      刘别驾颇为羡慕的瞅着,每次见到李太爷,他都会有一种关西世阀,名不虚传的感觉。
  
      他有很多事要与李郡尊商量,一定也不是一时半晌的功夫,所以也就不急了。
  
      李靖也心知肚明,瞅了一眼自己的妻侄,微带歉意的看了看刘别驾,才正色道:“你去北城巡查,可有所得?”
  
      年轻的税官姓陈,要唤李靖一声姑父,如今任职于马邑户曹,官儿不大,权责却不小。
  
      因北城建起了流民营地,李靖命其巡于城北,以防流民生事。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来马邑时间不长,又是年纪轻轻,所以也有着几分关照的意思在里面。
  
      毕竟,城北最为安宁,接下来,还有流民上籍之事等着,这么下来,年轻人会很快在马邑站稳脚跟。
  
      如此也能看的出来,李靖对这个妻侄着实不错。
  
      见李靖问起,年轻人赶紧起身,肃手而立,不过还是颇为为难的看了一眼刘别驾,见姑父没有什么表示,这才道:“回禀郡尊,暂居于北城的流民。。。。。。。已不需郡府赈济,依下官看,可以立即上籍,以安流民之心。”
  
      李靖微微颔首,“此事吾已知之,失所之民得以安居,功莫大焉,你做的甚好,便依了你,回去户曹,可除北城流民旧籍,上马邑正籍便是。”
  
      刘别驾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两位演戏,到是起了些仿效之心,家中丁口也不少,大人娃子都没大没小的,气的人恨不能宰上几个,看看人家这里,长幼有序的模样,实在比不了啊。。。。。。。
  
      当然,说的这事一点都不新鲜,属于题中应有之义。
  
      因为四城流民,北城流民最少,来历也最为单纯,都是马邑郡本地人,网开一面也就是了,不能和雁门流民等同对待。
  
      而且,马邑居户本来就少,如此还可增加些丁口,让大家的政绩好看些,何乐而不为呢?
  
      那边李靖夸了两句,却是话锋一转,训斥道:“你做事尚有分寸,但失之于傲慢急躁,自负太过,往往得不偿失,回去自省三日,再来与吾说话。”
  
      年轻人亦喜亦惧的灰溜溜走了。
  
      李靖这才跟刘别驾歉意的笑笑,“年轻人不知世事多艰,行止不稳,让刘兄见笑了。”
  
      刘别驾脸上瞬间笑的起了褶皱,道:“郡尊大才,眼界自非常人可及,有郡尊这等长辈指点,陈从事将来必定受益匪浅。”
  
      “刘兄过奖了。。。。。。刘兄今日登门,靖不胜乐之,略备薄酒,咱们不如便饮便谈?”
  
      刘别驾拱手道:“但随郡尊之意。”
  
      。。。。。。。。。。。。。。
  
      大年初六,郡府户曹上值。
  
      这一天,户曹小吏便寻了上门,旁人不找,专找李破说话。
  
      李破一听小吏来意,不由喜上眉梢。
  
      将小吏请入屋内,生意也不做了,让人立即准备纸笔,又让李春带着几个人去将流民营地中住着的流民都叫过来。
  
      两个小吏吃着热气腾腾的宝汤,嚼着酥软的面饼,还能吃上几个怪模怪样,味道很是不错,据说叫饺子的东西,一时间,对李破好感大增。
  
      心里也都道着,果然和陈从事吩咐的差不多,找见了这人,也不用大动干戈,只需他们两个,就能把事情办了。
  
      李破也只是打问了两句,便也知道,此事又是城门口那税官出力,原来那家伙还是个什么从事,也不知是多大的官儿。
  
      流民一个个自然也是兴奋难言。
  
      上的是马邑正籍,这样的户籍,可是大有好处。
  
      不但会有宅地发下,之后也可在马邑城内任意行走谋生了,如果有意,尽可到郡府,加入府兵,那样一来,又会多出不少好处。
  
      这在他们看来,是福及子孙的天大事情,而且,还是从流民转变而来,就更增添了几分戏剧性,几乎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的区别。
  
      对李破,他们只能是感恩戴德。。。。。。。。
  
      当然,坏处也不是没有,正籍人家,必然在民役之列,而家中老的老小的小,不堪劳役之苦的人家,在大业年间,几乎没有任何活路。
  
      官府一般都会以免役为名,征取一定的税赋,一年两年下来,就足以使这样的贫民人家家破人亡。
  
      从流民,到正籍,再从正籍到流民,在之后的几年中,会在各地反复上演。。。。。。。。
  
      所以说,此时争取到马邑正籍,看上去不错,其实在长远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没多大的分别。
  
      录完各人名姓,两个小吏怀揣着些铜钱,施施然的走了,留下一屋子的人,惊喜交加。。。。。。。。。。
  
      再等两天,大家就都是马邑郡丞的居民了,这一天,大屋里一片欢腾,李破也在暗自琢磨着,该有一处自家的房子了。
  
      之前问了问两个小吏,流民必然会是分散安置,这样也好,领着一大帮人找活路,真是把他累的不轻。
  
      之后看各人的缘法吧,他也不想造反,就算造反,看看这一屋子人的模样,聚起来也没用啊。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但大业七年初,对于李破来说,却是好事连连。
  
      隔了不几日,罗三终于又露面了。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