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44章新居

第44章新居

两进的宅子,分了前院后院。

    围墙是砖石结构,很结实,房子和马邑大部分房宅差不多,建的粗犷而又高大,不新不旧的,看样子还能支撑很多年。

    房间对于李破,李春两个人来说,太多了些,自然也就不需挤在一个房间里过活了。

    只是房子太大,两个人住进来反而显得空荡荡的。。。。。。。而前边主人留下的痕迹也已经不多了,没有多少摆设器具,需要两人自己添置。

    当然,最让李破满意的还是厨房,宅子大了,就这点好处,可以有一间正经的伙房了,而这间宅子的前主人设了两个灶房,一个大灶,一个小灶。

    显然,大灶是给仆人们用的,主人用的则是小灶无疑。

    伙房里的炊具早已齐备,都是这些天他和李春弄过来的,虽然也都半新不旧,一点没有乔迁新居的样子,但胜在个便宜而又齐全。

    而李破还想着找个铁匠,弄个铁锅出来,总吃蒸煮出来的东西,虽然也堪称美味,但炒菜其实更方便快捷也有更多的花样。

    实际上,一大一小对新居都有着自己的规划。

    李春准备在院子里种上一些粮食蔬菜,当然,种上些花草点缀一下,也许会更好,但两个刚从赤贫中逃出来的家伙,都没那个闲心雅致,只管着吃穿住行忙活。

    李春还准备养些鸡鸭,产蛋来吃。

    这个想法,李破大表赞同,鸡鸭不但能产蛋,还能吃肉啊,他可不管时人乱七八糟的规矩,鸡鸭做的好了,绝对是肉食当中的顶级美味。

    当然,时人厌弃的猪肉,也在李破食谱之上,还排的老高。

    不过,李破已经吃了这许多年的牛羊,实在不知道,自己闻见猪肉的味道,会不会吐出来,那会儿他听人说,不吃猪肉的**,闻见猪肉的味道,是腥的,就像汉民很容易就能闻出旁人身上或者食物里的膻味是一个道理。

    两个家伙住进新居,头一件事,却都是琢磨吃的,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当然,除了吃的喝的,李破还琢磨着,要通个暖道。

    被冻了半个冬天,他算是尝够了寒冷的滋味,取暖的事情,在他心里,也是一件大事。

    暖道,辅以火炕,再加上火炉,再冷的冬天,也都不怕冻着了。

    这个工程相当不小,还待他努力。

    两人的房间挨着,自然都是采光极好的正房,被褥什么的也都是采买而来,身上的衣物也都是新的,可以说,和生活一样,两个家伙也都焕然一新了。

    走在马邑城里,谁也不会看得出来,这两位之前还是流民来的。

    住这样的大房子,佣仆其实不可或缺。

    这里是马邑城中,正经的富裕人家居住区域,周围大多都是郡府吏员的屋宅,官儿都不大,却都有着各自的排场。

    想要邻里和睦,不讲究一些,你就融入不到周围的环境当中去。

    不过两个人都没管这个,他们刚刚脱离的惨兮兮的生活,根本讲究不起来,暂时也没想着跟周围的人有过多的接触。

    流民里面,确实有孤独无依的男女,只要李破开口,为奴为仆,也都乐意。

    但李破一个也没带来,因为他想的更多。

    想要有更美好的生活,就需要将流民这一段,彻底斩断。

    就算斩不干净,也要尽量远离,这是他绝情冷漠的地方,也同样也透着几分明智和远见。。。。。。。。

    别人知不知道他的过去,是别人的事,但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却不去做,那就是自己的愚蠢了。

    住进了新居,没高兴多少时候,两个人都感到有些空落落的了,这是对前途和未来的迷茫造成的效果。

    傍晚时,李破将李春叫到跟前,问,“跟我进郡府做事,还是留在家里?”

    这孩子可谓是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吃尽了苦头,跟在他身边,不出数载,他完全能造就出一个出色的战士,甚至于将来,很可能会青出于蓝。

    但可惜。。。。。。男孩变成了女孩,让李破颇为纠结,于是,在这一天,干脆将选择题交到了李春自己手里。

    跟他去郡府,自然也就意味着,她会学到旁的妇人女子学不到的东西,将来的生活,也一定和旁的女子不同,得失很难说的清楚,不然的话,李破也不会甩了这个包袱给李春。

    而如果留在家中,那就简单多了,男主外,女主内,将来找个婆家嫁了也就是了。

    李春的答案,实际上在李破的预料之中,这孩子毫不犹豫的一扬脑袋,“自然跟着大哥一起,留在家里做什么?房子又跑不了,明日里,小春就去人市,让他们弄几条狗来,给咱们看家护院。”

    她想的还挺周全。

    李破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将来可别后悔。。。。。。。嗯,郡府不比人市,恶犬也许没有,恶人可很多,之前咱们开店之初,我跟其他人说的什么,你还记得吗?”

    李春像小猫一样,在李破手掌上蹭了蹭,很舒服的眯起眼睛,然后只略微想了想,就道:“记得。。。。。低头吃饭,抬头看路,多做少说,大哥不愿听那些家长里短。。。。。。。。”

    “嗯,记得就好,到了郡府里,就要守人家的规矩。。。。。。干活勤快,又少说话的人,总会讨人喜欢一些的。”

    李春有点担心,她自小被卖于大户,有心理阴影在呢,“大哥,咱们去了那儿,会不会有人无缘无故打咱们?”

    李破抿了抿嘴唇,这死孩子,不想好的总想坏的,挨了打也是你方的。

    心里不满意,嘴上不由恐吓道:“初来乍到,有人欺负咱们,也不是不可能,要不。。。。。。你留在家里吧?”

    “不成不成。”李春的脑袋顿时摇成了拨浪鼓。

    “那有人打咱们怎么办?”

    “大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郡府里都是大人物,打也就打了,咱们也只能忍着,你还去不去?”

    “去。”

    “呵呵,老话说的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点苦头要都吃不了,咱们趁早出城进山,还能落个逍遥,你说是不是?”

    “大哥说的真好。。。。。。但。。。。。。。。咱们可吃了不少苦了呢。”

    李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