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50章本事

第50章本事

readx();    忙忙碌碌间,日子过的分外的快。

    十几天,一晃就没了,时间也进入了大业七年二月。

    天气依旧很冷,还飘了场雪花。

    李破的生活,却突然清闲了下来,因为厩里就剩下两匹马了。

    李功曹的人受了打骂,很快就让人将马牵走了,隐隐表示了些不满,却也技止于此,应该是很清楚老头的不好惹。

    而李破也从元朗嘴里,知道所谓的李功曹,是人家李靖的侄儿,李靖长兄李端的幼子。

    李端早年袭永康公,因附史万岁而恶于尚书左朴射杨素,史万岁为文帝杨坚所杀后,很快,李端便因战事不利故,而削职为民,甚至于连累了三弟李靖。

    自此,少年成名,春风得意,名望渐起的李靖,遭遇到第一次沉重的打击,对他来说,几乎之后二十年的碌碌无为,皆都兆因于此。

    之后他也再未得踏入长安一步,多年过去,才勉强升任郡丞之职。

    李破自然不会知道其中的恩怨牵连,但从元朗谈起李功曹父子的语气中,还是能察觉的出来,恐怕李靖两兄弟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

    当然,这些事跟李破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很快就被他扔去了九霄云外。

    他只是从这些叙说中,很清楚的体会到,大隋裙带关系的强大,换个更正式的说法就是,荐举制度对大隋根深蒂固的影响。

    可不是嘛,城门口的税官,是人家李靖的妻侄,诸曹之首的功曹,是李靖的侄儿,连个马夫头儿,都是人家李靖的表姐夫。

    这还只是他碰到的,没碰到的不定有多少呢。

    而这也只不过是管中窥豹罢了,如果他一直是现在这样卑微的身份,也许一辈子也无法体会到大隋真正的门阀世族的底蕴到底是如何的深厚。

    可以说大业七年的春天,李破过的很悠闲。

    远离了饥饿和寒冷,每天都吃的很饱。】

    而且,跟元朗也混的熟了,只是老头还那么难伺候,动不动就要吼上几句,好像不如此,嗓子就不舒服,念头就不通达一样。

    马厩里的马也陆续被人骑走了,不是去了雁门,就是去了晋阳,这显然有点不同寻常,但对于专职马夫李破来说,他能敏锐的感觉到,战争脚步的临近,但好像跟他也没多大的关系。

    高丽(应该是高句丽,和后来的高丽王朝没什么关系,但为了大家都熟悉,所以就这么称呼了)这个名词,渐渐的开始挂在了人们的嘴边上。

    李破也没兴趣多听,更没兴趣去为大隋打生打死,顺便给自己建功立业什么的,因为打仗这种事,李破太熟悉了,死的都是炮灰,就像他这种,去了绝对是炮灰中的火山灰,到了两军阵前,死上几遍都不稀奇。

    因为马厩里的战马少了,马夫的工作差不多也陷于停滞。

    经过开始的繁忙,李破反而在马夫的位置上干的很带劲儿了。

    一边教着李春养马,一边还能在老头那里学到不少东西。

    老头的绝活儿其实就在调制配料上面,能让马吃的香,又不坏了肠胃,瘦不下来,也不长什么肥膘,这就是老头的本事。

    听上去挺简单,真要做起来,却没几个人能做得到,而调制配料,也确实是马夫们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

    让李破颇为不爽的是,老头儿不但脾气不好,也有着这个时代的人特有的陋习,将本事藏的严实,当做了家中秘传,一点没有开放交流的度量,防别人和防贼一样。

    但所谓家贼难防啊,和元朗混熟了,时不时打问几句,再研究一下成料的配比和种类,一多月下来,李破自己也就能配出上好的精料了,至于粗料,那还用费心吗?

    什么秘传,在李破看来,那就是狗屁,这年头,很多事都是熟能生巧所致,大多也架不住使劲琢磨。

    所以,对于老头那点私心,李破很是不屑。

    尤其是,李破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在驯养战马方面,他的本事在驯上。

    只几天,他就能轻松的获得这些战马的信任,再过上几天,每匹马见了他,就都很亲热了。

    甚至于,郡太爷那两匹坐骑,不管放多远,只要他一声呼哨,两匹颇为神骏的战马就颠颠的跑回来了。

    这样的本事不说绝技吧,也差不多了,因为想让战马养成这种习惯,可不太容易,往往需要常年累月的相处,才能得到战马的回应。

    当然,李破是有天赋加成的人,做到这一点真的不算太难。

    在草原上,他都玩的腻了。。。。。。。

    不过还是让李春双眼冒出了小星星,元朗羡慕的眼睛发蓝,即便是老头第一次见到,也愣神了许久。

    李破和老头自然不一样,本事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必要那么看重,只有让别人学会了,却怎么也达不到你那种高度,那才叫真本事。

    你藏着掖着的,反而落了下乘。

    所以,对李春和元朗,他是一视同仁,从马的习性开始,再到各种小窍门,讲的条理分明,清清楚楚。

    讲清楚了,其实也就没什么神奇可言了。

    之所以能创造出神奇的效果,只在于他对马的听觉,视觉,味觉,以及触摸什么地方,马会舒服等等上面,太过了解而已。

    就像一个人,你掌握了他爱吃什么,爱听什么,爱看什么,爱玩什么,那么你想得到他的好感,真的是轻而易举。

    效果挺好,李春和元朗两个玩的不亦乐乎,差点将郡太爷两匹好马给弄的精神错乱了,才在老头的咆哮声中罢手。

    李破的待遇也立马有了提升,老头看他的眼神依旧很凶,但再未骂过他一句,就更别说动手动脚了。

    元朗终于心甘情愿的叫起了哥哥,于是,李破光荣的成为了马厩里的第二马夫,位在一人之下,两人之上了。

    而李破的本事可不止这一点,不用多少日子,他就争取到了和元老头平起平坐的待遇,顺便给自己弄了个小官儿当当。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