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53章顺心

第53章顺心

炖的香喷喷,吃着也是味道十足的狗肉,彻底征服了老头的胃口。

    等元朗拿来了酒,老头自顾自让元朗倒了一碗,酒香浓郁,他喝的酒自然就非外间浊酒可比了,只闻味道就知道,是正经的粮酿,要比别的酒烈上一些,也陈了不少时候了。

    其实,这年头的好酒,当以果酿为首,时人也更愿意喝甜香的果酿。

    不过粮酿也不少见,这是赳赳武夫们的最爱,因为酒性越烈,越能催人肝胆,习武之人,喜欢的就是一个烈性。

    所以说,粮酿在关西权贵中间,很受欢迎,但要是往河洛,江淮,江南等地走的话,上好的果酿才是身份的象征。

    要不怎么说呢,当世许多存身数百年的大阀名门,都在暗自鄙薄于关西诸阀的粗鄙,从酒这个细节上,其实就看得出关西诸阀的特色。

    老头饮了一口,哈出一口酒气,又紧着吃了几块狗肉,舒服的好像毛孔都张了开来,再次证明,这年头大部分人,都对肉食没有多少抵抗力,青菜豆腐做的再好,恐怕也入不了他们的法眼。

    老头又端起碗了喝了一口,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看三个小的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他,于是不满的哼哼两声。

    恋恋不舍的瞅了瞅酒坛子,才嘟囔了一声,“真他娘的是吃人嘴短,都倒上一碗尝尝吧。。。。。。”

    元朗咧着嘴,一下跳了起来,显然等这句话等半天了。

    先给李破斟了一碗,然后就是自己,最后才是李春。

    轮到李春的时候,不用老头开口,这小子就撇着嘴道:“小丫头,喝点就成了。”

    只给李春倒了小半碗,李春颇为不满,但对老头儿颇为惧怕,见老头罕见的满意的瞅着自家儿子,不住点头,李春也只能忍了。

    李破尝了尝,没什么滋味,有点微甜,就算烈也烈不到哪儿去。

    不过有酒有肉,吃的四个人都是酣畅淋漓,一大盆狗肉,消灭了个干净,四个人都吃的肚子溜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元朗还在埋怨,“狗看着挺大,怎么就这么点肉呢?”

    老头酒量明显不行,喝了两碗,就已微醺,这顿饭吃的够好,老头心情颇为舒畅,决定明日一大早,就去后厨告诉那些糊弄人的家伙,将锅碗瓢盆都给这边准备好了。

    嗯,还能去找内宅的婆娘,带人过来垒个好灶。

    而且,这狗肉吃着实在是香,娘的,郡府里的狗确实太多了些啊。。。。。。。

    心里琢磨着,溜达溜达的带着儿子回屋安歇去了。

    李破和李春两个,收拾完东西,都往床上一歪,挺着隆起的肚子,觉得人生至此,颇为圆满。

    一夜无话,第二天,马厩这里一下变得热闹了起来。

    后厨的人弄来许多炊具,内宅也来了人,老头影响力果然不低。

    和大隋的很多事一样,追求的就是一个速度,一天下来,一个伙房就弄的像模像样了,内宅里粗手大脚的仆妇,走的时候,都要上来揉揉李破的脑袋,拍拍他的肩膀,才嘻嘻哈哈的跑了,谁让他和这些妇人说的话最多,聊的也最欢呢。

    李破惭愧的低下头,做出深刻的自我检讨,怎么就忘了,无论什么时候,女人都一样啊。

    当晚,四个人吃着后厨送来的饭食,都有点难以下咽,连老头那么强悍的胃口,也少啃了好几根骨头,第二天就去新建的伙房那里转了好几圈,显然是嫌弃伙房灶上的湿泥干的慢了。。。。。。

    李破领着元朗,李春照常侍弄战马,但三个人都有点没精打采的。

    李破自己也没想到,一顿狗肉,就起到这种效果,也只能说,人呢,不怕折腾,就怕过的好啊。

    两天,等的四个老小都有点烦躁。

    两天之后,马厩的伙房终于开了火。

    李破掌勺,元朗,李春帮厨,老头也不时来转转。。。。。。。

    这一晚,一大锅的炖牛肉,配着汤汁浇成的粟米饭,吃的四个人差点都走不动了。

    李破也吃的回味无穷,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头一次吃上自己做的炖牛肉,而且佐料不缺,可着劲的用,做出来的吃食,味道上自然和以前大不相同。

    老头难得也赞了两句,说李破做的炖牛肉,不比长安里那些大阀家中的厨子差。

    当然,他还是对李破的不务正业表达了鄙视,纯属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来骂娘的一类。

    李破不跟他计较,第二天早起,又就着牛肉汤汁,做了一顿热气腾腾的面条,当然,这年头面条被北人称之为冷淘,或者还有其他称呼,但最像的就是冷淘这种面食了。

    但显然和李破做的也不一样,就着腌菜,再浇上些醋汁,再次吃的几个人满头大汗,酣畅淋漓。

    也彻底完成了对老头父子两个的胃口的调整。

    自此,李破从马夫完成了马夫兼厨事的转变。。。。。。。

    到了二月末尾,马邑这里的天气开始渐渐转暖,眼瞅着一场春雨将至。

    这一天,有人来到马厩,牵走了最后两匹战马,因为马邑郡丞李靖,要亲自巡视马邑仓房粮储了。

    同时,这也象征着,大隋的战争机器,开始缓慢的转动了起来。

    空荡荡的马厩,让四个马夫都彻底闲了下来。

    李破跟老头商量了一下,想给李春也弄上一个正正经经的身份。

    这事对于李破来说,根本无从着手,但对于老头,却只能说是举手之劳了,即便是女孩儿,也是张张嘴的事儿。

    老头儿挺痛快,出了一趟内府,小半天的功夫,就拿着一把腰刀和一块铜牌就回来了,都扔给了李春,事情办妥了。

    不过老头嘴还是没闲着,说什么女人要什么身份?将来嫁个好夫家,什么就都有了云云。

    鉴于老头的良好表现,李破晚上直接包了一顿羊肉馅饺子作为报答,吃的老头心满意足。

    甚至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哪天把妹夫也叫来,尝尝李破的手艺。

    李破这里的日子过的是越来越顺心,而三月初的一天,他却是再次见到了一位熟人,让他很是吃了一惊。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