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56章胡编

第56章胡编

“阿伯可很少夸人。。。。。。我来问你,刚才所说,到底是你吹嘘还是真有其事?”

    李破心道,他娘的怪咱多嘴,没事编什么故事?现在这情形,就算是假的,它也必须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俺还有话没有说完,您就到了。。。。。。。”

    “那你到是接着说啊。。。。。”

    少女有着关西人特有的直接和大气,吐字清晰,还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一看也能知道,这位肯定不喜针针线线,爱好的是舞刀弄棒。

    李破眨巴着眼睛,心说,你这会眼睛瞪的再大,还想像林子里一样吓唬老子,也是不成了。

    不过看了老头一眼,老头没什么表示,不由心中大骂,原以为是条护着地盘的狼,原来却是条看门狗。

    但故事还得继续编下去。

    “据说。。。。。。那女子名叫咏春,所创拳法,也就叫了咏春拳,至于传承。。。。。。到如今,招式多有散失,肯定已经面目全非了。”

    “但其中有一种发力之术,却完整的流传了下来,后人称其为咏春寸劲,这也是她所创拳术中最为刚猛的发力技巧,有人在近身相搏时,往往一拳击出,能将人打出十余步之外,中者非死即伤。。。。。。。”

    “嗯,俺刚才要说的就是这个,有了这样的发力之术,也就不用再把手掌练的和鸡爪一样了。”

    少女微微扬眉,有些不信。

    不过蠕动了下嘴唇,却再未追问,她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如果这人说的是假的,问也就不如不问,如果说的真有其事。。。。。。

    那么,必然是人家的家传本事,强求也没意思。

    长安城里,各家府中,都养有奇人异士,一些游侠儿也是身怀绝技,算不得稀奇。

    大家子弟,以弓马立功业的很多,却多数不屑去学这种匹夫一怒,血流五步的草莽技艺。。。。。

    只是,先秦啊。。。。。。这传承可是够久远的。

    少女轻轻吐出一口气,微微颔首,笑道:“如此人物,到是可以入游侠列传了呢,可惜,竟不能亲眼一见。。。。。。”

    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扭头对老头道:“来您这,却是听了一番奇闻,真是颇为精彩啊。。。。。。。阿伯,我也累了,先回去歇一歇,改日来再给您老问好。”

    “去吧去吧,你阿爷也真是的,一个女孩儿家,竟是派去了。。。。。。他到是狠心,还好无事,要是有个。。。。。。俺看他这辈子也不用回长安了。”

    少女转身就走,一边却是朗声笑道,“阿伯,我就不愿听您说这个,咱们关西女子,向来不让男儿,您看,先秦时就有女子可成一代宗师,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老头哼哼两声,罕见的没再接茬。

    等两人离开,元朗和李春又都凑了过来,眨巴着眼睛,渴望中又带点怀疑的看着李破。

    于是,李破一人给了他们一巴掌,怒道:“都以为是假的是吧,来,拿块板子来,让你们见识一下真假。”

    木板很好找,刚开下来的围栏,都是薄厚不一的板材。

    娘的,这两熊孩子,找的板子够厚的,看着粗糙的木板,再瞧瞧自己的拳头,李破有点头疼。

    这一下打下去,木板有事没事先不提,自己这拳头可要受点苦了。

    不过到也不惧,别的不敢说太懂,但咏春的套路,对战,尤其是寸劲,他都不在话下,熟着呢,这些年在草原上,也是勤练不缀,并没有放下,只是拳头不如当年那么硬了而已。。。。。。。

    让两人将木板固定住,李破便拉开了架势。

    他可不是什么咏春宗师,想要打穿这样的厚木板,需要蓄力存劲才成,也许,等他过上几年,长成之后,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因为他可以感受的到,自己身体里蓬勃而又旺盛的生命力。

    一掌的距离,力从足起,扭腰摆胯,两肩齐动,吐气开声,随即便是一拳打在木板上。

    寸劲,可以说是力量和速度的综合体现,是超出人力极限的一种发力方式。

    只要你发力方式得当,一般都能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效果,但想要追求杀伤力,却是需要常年的刻苦训练才行。

    李破这一下,就是所有的一切的完美表现,只是力量还是不够大,速度也不够快,远不能达到最终那种惊人的效果。

    一声闷响,木屑纷飞,木板当即碎裂折断,也让元朗和李春当即长大了嘴巴。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那么近的距离,出拳之后,会出现这种结果。

    就算是一条壮汉,用足力气,挥拳击打,估计也打不出这样的一拳才对。

    李破直起身子,背着手,道貌岸然的笑笑,摆出来的全是宗师气度。

    实际上,背后正在使劲的揉拳头,他娘的,太疼了这也。

    而效果嘛,其实也是差强人意,要是那些寸劲练到深处的人来,随便一拳,不会将木板打裂,而是会在木板上掏出一个洞来。

    “哥哥果然了得,就这一下,别说打在人身上,就是打在牛身上,也能一下打死它。”

    “大哥厉害,就知道大哥从不乱说。”

    两个人顿时谄词如涌,他们可不会想那么多,一想到这种厉害的技法也能学上一学,激动之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李破挥了挥手,让他们住嘴,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是吹捧人的材料,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听着感受实在不怎么样。

    然后,李破伸出右拳,在两个人眼前晃了晃,拳头骨节处,已经渗出了鲜血。

    于是,在两个家伙心目中,神奇至极的东西,立马下降了一格。

    李春更是低声惊叫一声,赶紧凑过来查看,嘴里也开始埋怨,“大哥,那么用力干嘛,都出血了。。。。。”

    这话听着别扭,李破啪的扇了她脑袋一下,瞪起眼睛,“看见没?拳头不硬,你力气越足,自己伤的越重。。。。。所以啊,要练寸劲,先就要把拳头练硬了才行。”

    “而这又回到了老路上,只是稍微比前人聪明了一些而已。”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这一段写的有点艰涩,写咏春,好像不如写形意和炮锤,但阿草看了一代宗师,伟哥演的太神,所以就写咏春了,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