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58章对练 二

第58章对练 二

第二次相对,元朗已是不敢轻动。

    刚才那一下,摔的重到是其次,手腕子被折的真的很疼啊。

    其实,他很像喊上一句,耍赖,因为小时候和哥哥们打架,他力气不成,所以最常用的就是掰人手指,急了的话,还会咬人胳膊。

    掰手腕和掰手指在他看来都差不多,属于无赖伎俩,算不得光明正大。

    不过,他也没太好的办法,隋人在刀弓上的研究,远远胜于拳脚,没办法,这年头带刀的人极多,自然而然,大家的功夫就都下在了刀枪上。

    只有天下承平,官府自觉不自觉的开始禁武的年代,人们才会将注意力转移到拳脚上。

    所以,元朗再次上前动手,也还是选择了近身扭打。

    这一次,他手臂伸展的不敢那么开放了,存下的力道也就更足,几乎是合身扑上上来。

    李破这次也变了花样,在一步左右的距离上,只是轻轻一按元朗的左臂,顺势一转,两个碎步,便来到元朗的身后。

    与此同时,胳膊一圈,便勒住了元朗的脖颈,双膝微微一曲,撞在元朗的膝弯上。

    这种勒技,只要被扣死,除非被勒住的人气力恢弘,或手里有匕首向后攒刺,不然的话,几乎无解。

    元朗当即就跪了,这样被人压在身后,死死勒住脖子,李破只是稍稍用力,便勒的他呼吸困难,脸色迅速涨红了起来,手舞足蹈,挣扎片刻,更是翻起了白眼儿。

    李破随即放开,再次给李春现场教学。

    “看见没有,脖子这地方,最是脆弱不过,跟人厮打时不要怕,只要找准机会,像这样勒住别人的脖子,轻则可令人窒息,重则随时可断人颈项。”

    倒霉的元朗捂着脖子咳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这个时候,他已经算是明白了,人家可没半点吹嘘,武艺这东西,试过了也就知道了。

    这等凶险,却又简单至极的近身扭打技艺,甚至可以让一个普通汉子,在极短的时日内,便能成为一个杀人夺命的活阎王。

    “还来不来?”

    此时元朗已经彻底的服了,但八百里秦川上走出来的男儿,从来输人不输阵。

    “再来。”

    这一次,元朗发了狠,刚一站定,就闷吼了一声,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一把圈住了李破的腰。

    但再野蛮凶狠的人,李破也见过。

    发狠可赢不了他。

    李破只是站着不动,身子随即向前倾斜,让对方无法发力将他抱起来,顺手就又圈住了送过来的脑袋,完美的“断头台”就此形成。

    元朗就像钻进了窄洞一般,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将脑袋从中抽出来,看上去有些可笑,但其中痛苦之处,只有元朗自己明白。

    一如方才,呼吸渐渐困难了起来。

    李破放开胳膊,退后一步,又道:“看看,蛮力在面对真正的杀人之术时,最是无用,记住,对敌之时,千万不要慌,越是冷静的人,才越有活命的机会。”

    “还来不来?”

    “再来。”

    李破也乐了,多好的沙袋啊。

    “那好,这次让你见识一下咏春寸劲。”

    这一次,和之前的区别就很大了。

    之前都是一招制敌,充满了后来军队实战格斗的风格,而咏春拳,要好看的多,却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制服对手。

    啪的一声,元朗胸口挨了一下,打的元朗胸口剧痛,退后一步,竟然晃了晃脑袋,感觉到了头晕。

    咏春走的永远是直线,也永远是面对面接触敌人,永远不迈大步,胳膊永远收着,所以这让它的动作招式看上去有些小巧,甚至带了些扭捏,但实际上,它配合着独特的呼吸以及节奏和发力技巧,却是成为后来拳法中极为刚猛的一种拳术。

    这次,元朗就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了,挥拳,直接被架开,同时身上必中一拳,踢腿,腿还没抬起来,已经挨了一脚,身上又被打了两拳。

    噼里啪啦作响,元朗完全替代了咏春木桩或者沙袋的效果,被打的晕头转向。

    元朗觉着,自己从生下来那天开始,就从没有哪一天挨过如此多的拳头,而且,打过来的拳头,还有越来越重的架势。

    响动也从啪啪的脆响变成了嘭嘭的闷响。

    元朗越来越是心寒,终于就地一滚,连连摇手,“不打了不打了,歇歇,歇歇。”

    李破此时却是浑身通透,他也从来没用咏春这么打过人,这么好的靶子,真难得,可惜,还是脆弱了一些,不如木桩那样从来不喊疼,也不休息。

    此时,躲在马厩门口,探头探脑已经有些时候的老头,也是呲牙咧嘴。

    有点心疼儿子,自己打骂可以,别人打了却是心疼的不行,之外,就全剩下了震惊。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笑口常开,做的一手好菜,看上去很是顺眼的半大小子,竟然真的身怀绝艺。

    这小子徒手伤人性命,可以称得上是易如反掌。。。。。。。。。。

    在老头看来,有这样的本事,天下已是尽可去得,不说其他地方,就是去了长安,也定会让名门子弟趋之若鹜。

    但如今,却只在这马邑郡府当中,成了个小小的养马之人。

    老头暗自叹息一声,想及这半大小子的身世来历,也只能说上一句,造化弄人了。

    不过想想也是释然,也只有这样的身手,也才能带着个妹子千里跋涉,从扶风到得马邑,不然的话,路上也许早就喂了豺狼虎豹了。

    而感慨过后,老头心情迅速转好,本来将儿子弄来马邑,是想着让他跟着自己养马,不想,因缘巧合之下,却在这里碰到了好的老师。

    家族秘传啊,以后他元家恐怕要多上一门本事了呢,这可是地道的意外之喜,老头乐呵呵的背起手,悄悄走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平缓的开局,看书评区评价还不错,但北雄的成绩却有点不如人意,阿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