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60章消息

第60章消息

人已经齐了,接下来就是找地方喝酒了。

    有元朗跟着,看上去不错,这会儿却又有些麻烦了。

    郡府出来的汉子们,都若有若无的敬着,俨然将其当大家少爷了,也就不好去寻一家破破烂烂的食肆。

    都打着客随主便的招牌往李破这里推。

    奶奶的,李破才在城里溜过几圈,能找到什么地方了?

    还是李破说,小弟囊中羞涩,还请诸位哥哥手下留情云云。

    大大方方一说,到比藏着掖着更让这些生猛汉子听着顺耳。

    最后还是尉迟,带着众人去了南城一家相熟的食肆。

    到了地方,十几个人一拥而入,直接把小店给包了。

    店家有点心惊胆战,但有尉迟在其中,让他们放心不少,招呼的殷勤备至。

    李破和尉迟,程知节,元朗,罗三几个凑了一桌,其他人都散着做了。

    等级这东西,几乎无处不在,也不用多说什么。

    酒肉陆续摆上来,李破端起大碗,当仁不让的站起来,大声道:“今天跟诸位结识,着实高兴,我李大郎先干为敬。”

    说完,咕嘟咕嘟,一碗酒下肚,看着着实豪爽。

    众人纷纷喝彩,举碗相应,一时间,店内都是牛饮之声。

    尉迟一边喝着,一边暗自打量着李破。

    心里也在嘀咕,都说关西人起家快,他娘的这次是亲眼见到了,才几个月的功夫,从流民到郡府。

    当日那个到处献殷勤的娃子,现在竟然能跟他平起平坐了,而且,呼朋唤友间,一点生涩的意思都没有。

    李破不管那么多,也不管旁人怎么想,他知道,和这些粗豪汉子相交,小心翼翼的可不成。

    所以,一碗酒下肚,接着又倒了一碗,先谢程知节保举他入郡府。

    程知节顿觉脸上有光,实际上,他心里也在嘀咕,马厩那个老家伙不好惹,在郡府中是人尽皆知。

    当初听说李破去了那处马厩,他心里还有点觉着对不住,这是将事情办的差了。

    结果是两个多月过去,他差不多忘了的时候,这位又钻了出来,还带着元朗,看元朗那样子就知道,这小子竟然在马厩那里厮混的不错,许是和那老头攀上亲戚了?

    所以他和尉迟一样,心里都有着惊讶。

    大笑着一大碗喝下去,见元朗殷勤的给李破倒酒,顿觉三观受到了冲击,这世界他都有点瞧不懂了。

    接着,李破又敬尉迟,谢他在城门口相帮。

    尉迟多少有点尴尬,喝酒也就分外的痛快,他和程知节完全是两种人,对不住就是对不住,不会给自己找什么理由,所以之后跟李破喝的最多的就是他。

    罗三就好对付了,这娃子有酒喝,有肉吃就行,根本不会想太多,管你是流民还是进了郡府,在他眼中都差不多。

    元朗嘛,直接省略,现在李破在马厩那边的地位,已经差不多和老头一样了,元朗彻底沦为小字辈人物。

    一圈酒敬下来,店中噪音大起。

    军汉们吆五喝六,娘爹乱飞,吵闹的声音,差不多能将房顶掀下来了。

    又喝了几轮,这一桌几个人脸就都红了起来。

    没办法,一个个过来敬酒,不喝还不成,和他娘的谁家结了亲似的,酒的度数再低,它也是酒,不一会儿功夫,李破觉着喝进嘴里的酒汤都带着苦味儿了。

    不过北方汉子就是这般,喝的越多,越好说话,酒至半酣,连尉迟的话也多了起来。

    “听说要打高句丽了,你们两个在郡府,听说什么没有?”

    程知节哈了一口酒气,“早就听说了,正在往那边调粮呢,没看郡太爷巡查仓房去了吗?俺还听说啊,这次挺多人要倒霉了,太爷一圈走下来,不定就有人要人头落地。”

    尉迟点了点头,“这没什么,既然要打,粮草自然就是重中之重,容不得别人乱来了。”

    程知节嘿嘿一笑,“乱来不乱来俺老程不知道,但俺听说,城里的大户人家可都在屯粮呢,哼,那边打起来,受苦的。。。。。。可就不止马邑一处了。”

    说着,转头看李破,“你在元老身边,就没听说些什么?什么时候开打?从咱马邑调人不?”

    李破双眼迷离,好像已经喝醉了,只是呵呵傻笑道:“打不打和俺干系也不大,怎么?两位哥哥想要去河北?”

    程知节哈哈大笑,“去河北就去河北,老子们早晚要用刀枪取个功名,还能顺便回山东老家看看老娘,可惜,就怕这次赶不上啊。”

    尉迟将酒碗一顿,道了一声,“贤弟好豪气,不过,就算呆在马邑,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大郎,你说是不是?”

    李破转着眼珠想了半天,才明白人家说的是什么,心中不由暗骂,你娘的,这是还惦记着老子的来历呢?

    沉吟一下,却是附和道:“尉迟哥哥是说,突厥许要趁机南下?”

    冷不丁,正在罗三较劲的元朗插了进来,大咧咧的道了一句,“突厥人来不了了,启民死了,新大汗正忙着呢,听说还上请,要续娶义成公主为妻,皇帝已经诏准。。。。。。”

    不等他说完,李破挥手就扇了他脑袋一下,斥道:“莫要乱说。”

    元朗左右瞅瞅,委屈的低头喝酒。

    李破耍了威风,转头就笑,“两位哥哥别听他胡吹,他能知道什么皇帝公主的事情?也请两位哥哥别要传出去,来来来,喝酒喝酒。”

    其实这几句也就足够了。

    程知节哈哈大笑,端起碗就跟李破碰了一碗。

    尉迟有点失望,随即笑眯眯的也加入战团,好像刚才没人听到那些话一般。

    而这些消息,差不多都发生在大业六年年末。

    登上汗位的始毕可汗,按照突厥习俗,立父亲启民可汗之妻大隋义成公主为可敦,换句话说,也就是娶了父亲的老婆。

    因隋帝欲征伐高句丽之故,隋帝杨广痛快的予以诏准。

    让突厥王庭,顺利的完成了权力的初步整合。

    随即,始毕可汗在大业六年的冬天,以及之后的几年间,陆续讨伐不臣,并逐渐开始挤压西突厥诸部的生存空间,将突厥汗国的触角,再次伸向了西域。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