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63章悲剧

第63章悲剧

大业七年三月初,马邑郡丞李靖还在巡视各地仓房粮储,让马邑户曹上下,都是战战兢兢。

    其他诸曹其实也不好过。

    因为自李靖主政马邑以来,颇为懒散,除了将马邑军营中三千马步军卒死死握在手中之外,并未动什么大的手脚。

    但如今却不成了,皇帝要征伐辽东,和往常一样,闹的是天下皆知。

    马邑离河北本来就近,若不整饬一番,将来便有的后账要找了。

    李靖倒霉了近二十年,深知利害,不说旁人,就说在京中的自家兄长,眼睛就一直盯着他这个弟弟呢。

    当然,李靖的私心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说起来,这些年李靖也是有苦难言。

    当初他也算是依附在杨素门下为官,但兄长李端,却是大将军史万岁的心腹。

    杨素与高颎争权垂十数载,殃及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当年高颎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内外,实实在在压了杨素一头。

    不过,最终胜出的,却是杨素。

    李靖看的很清楚,在当年朝中重臣当中,高颎无疑在才干,名望上,都无人能及。

    那样一位开皇名臣被搬倒,不是因为政敌杨素有多厉害,而是因其人功高不赏,受了皇帝的忌惮罢了。

    在当年一连串,夹杂着皇位之争的此起彼伏,惊心动魄的争斗中,李靖这一支,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舟一般,轻轻松松就被掀翻了。

    史万岁死了,李端被削职为民。

    杨素一系胜了一筹,李靖一点好处没得,却是黯然出京,这显然就是人家的反击了。

    上位者岿然不动,下面的小鱼小虾,却是受难者众。

    在当年那场风波中,李靖就是小鱼小虾中的一员。

    之后辗转来去,不得晋升之外,还回不了京师,看上去是受了兄长的连累,其实,这就是他党附杨素一系的代价了。

    屡屡从中阻挠升迁他回京之路的,估计连吏部尚书牛弘都分不清到底是些什么人了,而那时,也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小小的李靖,而大动干戈。

    不过,世事变幻,非人所能料及。

    太子杨勇被废,高颎被贬,一代名臣,终于走到了宦海的尽头,但可以说,他是比较幸运的,在文帝末年,多少当年开国的贤臣良将纷纷破家灭门,高颎却还能安然退下来,实在是不容易。

    而杨素也得到了文帝杨坚以及独孤皇后的信任,势力大增。

    到了这会,要说李靖回京任职,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但可笑的是,此时死死挡住李靖回京之路的人不是旁人,却换成了他的兄长李端。

    身在京师好做官,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人家李端窝在京师长安,转换门厅,拜在了京师大阀宇文氏门下,渐受重用,连当年被削夺的永康公爵位,也弄了回来。

    同胞血脉,在功名利禄面前,一文不值。

    更何况,李氏这一支,虽然在京中排不上号,但也确实是长安门阀中的一员。

    这样的大家族,其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奇怪。

    而作为家主的李端,最忌惮的就是这个弟弟,一直以来,能与他争一争家主之位的,也只有这个弟弟了。

    若非当年这个弟弟年幼,说不定永康县公的爵位,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所以,他决不会放这个兄弟回京。

    于是乎,李靖算是被这个兄长给坑苦了。

    官升了不假,却来到了马邑这样的边塞之地,人们还都说,李靖是沾了兄长的光,才会有此升迁,让李靖是有苦难言。

    因为这个时候,杨素和当年的高颎差不多,受了皇帝的猜忌,听说有病都不敢治了,直接病死在了任上。

    说起来也是可笑,在杨素死后,过了不到一年,名臣高颎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一对儿老冤家,几乎是结伴上了路,同时也意味着,文帝末年的风起云涌,彻底的结束了。

    雄心勃勃的新皇坐在皇位上,左顾右盼,踌躇满志,也终于安心了下来,因为再也没人有那个胆量,有那个威望,来跟他说三道四,以为掣肘了。

    到了这个时候,李靖痛苦的发现,朝中还记得他,并时刻惦记着他的人,恐怕就剩下一个李端了。

    悲催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在他最需要助力的时候,舅父韩擒虎死了。

    在他崭露头角,想要有所作为的时候,却转眼间获罪,被贬出京。

    在新皇登基,他刚看到点希望的时候,杨素又死了。

    官终于升了,却来到马邑这鬼地方。

    想要立军功吧,突厥人不来,想要升任太守吧,却被人死死按住。

    而且,马邑这地方,是当年他兄长李端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很是有些旧部在呢,李靖想在这里有所作为,也得问问他们答应不答应。

    可以说,李靖的前半生,充满了各种悲剧,根本是身不由己,就掉进了一个个坑里,想钻出来是越来越难了。

    这样一个人,你想让他在马邑兢兢业业的为国守边?那又怎么可能?

    不过,在大业七年,让渐渐失去希望的李靖好似看到了一线光亮。

    当然,他也知道,就算他削尖了脑袋,也不可能随军去征伐辽东。

    但马邑这个地方,离河北太近了,而他也有九成的把握,皇帝一定会御驾亲征。

    虽然在他看来,这是极其愚蠢的行为,皇帝的好大喜功,已经渐渐开始让人难以理解,皇帝的性格以及所作所为,也已经可以从晋末群雄身上找到影子了。

    但对于他自己而言,这却是近二十年来,他离皇帝最近的一次了。

    所以,他很想让皇帝知道,马邑还有个曾被大将军韩擒虎赞赏说通晓兵事的李靖。

    于是,这次李靖巡查仓房,便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到了三月间,巡查不到一半,马邑这边已经向雁门代州总管府报决二十六人,实际上,根本没等雁门回复,这边人头已是纷纷落地。

    这是一次很明显的清洗。

    掉脑袋的多为本地官吏,其中一半,都是军中将领。

    李靖已经下了狠心,要将兄长李端留在马邑的旧部借此清除干净,以利之后行事。

    而这个时候,马邑城中不大的一把火,却是给差不多杀红了眼的李靖带来了又一个借口。。。。。。。。。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