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64章后果

第64章后果

火烧的不是很大,只是将一间宅院烧为了平地。

    这样的火情,在马邑并不少见。

    但传到李靖耳朵里的时候,味道却很不一样了。

    有心腹传书于李靖,密告兵曹参军王源与功曹参军李宗方纵容家人争产,李宗方妻兄卢俊达争产不成纵火事。

    李靖当时就笑了。

    这属于正瞌睡就有人马上送来了枕头,不笑不成啊。

    王源出身晋阳王氏,这是一个传承分外久远的姓氏,天下间能追根溯源超过它的屈指可数。

    当然,晋阳王氏显耀于世的可不只是传承,它如今也是晋地一等一的大阀名门。

    黄帝之嗣,王家有姓,说的就是当今的晋阳王氏一族。

    他们和山东琅琊王氏一脉相承,都是传承了上千年的族群。

    不管世间有多少风雨,晋阳王姓传承不绝,好像他们才是晋地真正的主人,其余人等,皆为过客一般。

    这样的坐地虎,根深蒂固,枝叶繁茂,别说李靖只是马邑郡丞,就算李靖成了晋阳王,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晋地人们心目中的晋阳王,只能是晋阳王氏,其他任何人都取代不了。

    衣冠之家,千年族类,晋阳王氏当之无愧。

    幸运的是,马邑兵曹王源,不过是晋阳王氏的旁支子弟,附在家族身上的又一只蠹虫而已,好相与的很。

    占据马邑兵曹之位,却对边塞兵事一知半解,无所事事间,却好与人谈文论画,与马邑这地方的民风可谓是格格不入。

    可见,晋阳王氏和许多传承久远的世间名门一样,满身的暮气,还在幻想着林下诸贤的风采,追慕不已呢。

    看看这些年就知道,北地王旗变幻,真正出身这些底蕴深厚的名门大阀的又有几个?

    当关西诸阀傲视天下群雄的时候,这些衣冠之族,也只能俯首称臣,只敢在背后偷偷的说上几句,胡虏之属,不与相谋的酸话了。

    是的,在这个天下用武的年头,这些汉家的名门望族,便纷纷黯然失色了起来,还在九品中正制中打着转悠,却不知天下豪杰,尽都蠢蠢欲动了。

    当然,霉运当头已经十几年的李靖,不会轻易去碰这样的庞然大物。

    但他的侄儿,李端幼子李宗方就另当别论了。

    李宗方是正经的关西世阀子弟的模样。

    有勇力,喜弓马,好游猎,不好女色,却喜杯中之物。

    才干嘛,谈不上,在李靖看来,这个侄儿若放出去,任其自生自灭的话,也就是一县守捉的本事,换句话说,也就是捕快头子。

    如今二十多了,坐在马邑功曹的位置上,还挺得意。

    正事没做过几件,呼朋唤友出城游玩的总有他一个,估计逍遥到现在,连父亲让他盯着叔叔的事怕是早也忘了。

    这把火烧的正是时候,对于这个侄儿,李靖下手可是不会有一点的手软。

    根本未回马邑城,快马密信来回了一次,便又有人告发马邑功曹李宗方,私录功薄,安插亲信,聚众游乐,尸位素餐,置公事于不顾等事。

    这回,李靖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将事情捅到了代州总管府。

    为官多年,他的政治手腕绝对是不缺的,随即便荐兵曹参军王源,出任马邑功曹参军之职。

    转头,李靖便派人给王源送信,信中重斥其纵容家人,与人争产,以及上任以来,兵曹日趋惰懒之事。

    直到末尾,才多了些勉慰之词,然后再言,荐其为功曹参军之事。

    这一番连敲带打,又送了果子的,直接把王源给弄蒙了。

    不过功曹参军的位置,对于王源而言,诱惑却绝对不小,自诩文人的他,在兵曹这地方呆的很难受不说,功曹又是诸曹之首,要真能当上的话,就算是升官了。

    又惊又喜之下,找人过来商量了一番,先就写信去了代州总管府,然后麻利的将表弟叫来,一顿训斥,让表弟老实的去军营呆着,无事不得踏入马邑城半步。

    于是,雁门的回函到的分外的快。

    李宗方和李靖当年差不多,还没纳过闷来,马邑功曹的职位已经莫名其妙的丢了。

    当初李宗方来马邑为官的时候,李靖的兄长李端还曾给弟弟写过一封长信,信中殷殷切切,满纸说的都是兄弟之情,隐约露出来的意思,还想让李靖亲自教导一下李宗方。

    当时李靖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两兄弟多年不见,难道这个哥哥还当他是当年那个,顾念兄弟情谊,不断写信让兄长离史万岁远一些的无知小儿吗?

    别说收侄儿为弟子了,就算是每次看到这个侄儿,他心里都腻歪的不行。

    也许对于身在京师的李端来说,这些年的日子很平稳,对弟弟也没赶尽杀绝,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

    但对于李靖而言,近二十年的岁月啊,多少雄心壮志,都在不断消磨,京师的繁花盛景,又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

    若是身在京师,给他二十年光阴,他现在可能已经能巴望一下上柱国的位置了,李氏一门,也将因他而壮大。

    二十年啊,二十年,在李靖眼中,嫡亲兄长不但断绝了他在仕途上的晋升之路,也断绝了李氏崛起之机,实为家门之不幸,李端无疑便是李氏一门仰人鼻息,苟延残喘至今的罪魁祸首。

    如今,也轮到他给李端写一封信了。

    多年苦楚,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不过李靖到底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了,如今的他,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绝对不会意气用事的一个年纪。

    所以这封长信,和当年兄长的来信多有相似之处。

    道完兄弟之情,又说自己对侄儿管教不严,以致罢官,让侄儿饱受边塞风寒,却无所得,所以无颜以对兄长,唯有将侄儿送回京师,让兄长亲自教导云云。

    到了此时,马邑的风波差不多也就结束了。

    当年史万岁,李端等人留在马邑的痕迹,被李靖陆陆续续清理了个干净,转头,还和晋阳王氏走近了几分,也不怕来自京师的明刀暗箭了。

    李破放的一把火,却是让李靖心怀大畅,这是李破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