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68章出行

第68章出行

这女人好生奸诈,估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着李破有些眼熟了,却还不动声色,过后查了查,直到今天,才突然发难。

    就这心理状态,直接就被李破归类到了变态一栏中去了。

    不过他还是赖着没走,不知死活的问,“俺想带着妹子一起,您看成不?”

    半天,才听少女淡淡道了一句,“一路上不会那么安宁,带着也就带着了,只是到时莫要后悔。”

    答应的挺痛快,却又夹杂些别的什么,并不符合李破的预期。

    李破暗自咬牙,这他娘的必须是个变态啊。。。。。。。

    李破颇有点郁闷的回去收拾行装,李春听说能和他一起出去转上一圈,却是兴高采烈,跟李破一再保证,跟紧大哥脚步,定不让大哥担心云云。

    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一个人一个包袱,放的除了干粮,就是一身换洗的衣物,然后就是腰刀,弓箭等物。

    收拾停当,李破先瞅了瞅自己身上,到是颇为满意,半年过去,没白耗费了光阴,厮混的也算不错了。

    这次出行走的很急,草草吃了午饭,就要启程了。

    临行之前,老头颇为幽怨,一下子,马厩就剩下他自己和两个笨头笨脑的马夫了,所以即便这老头已经看惯了经惯了离别,还是露出许多不舍出来。

    奈何,年轻人们从不把离别当一回事,他们天然就对见识更大更广的天地充满了向往。

    马蹄得得,出了郡府,和另外一伍五个人汇合,这五个人,看着都很年轻,却满身的彪悍之气外加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李破根本不用看,闻闻就知道,标准的隋军精锐,杀过人,见过血,瞪起眼睛来就往外飙杀气。

    他们还都处在精锐的初级阶段,只有那些每天乐呵呵的,翻脸的时候却能毫不犹豫的一刀剁出去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

    所以,这五个人,他没怎么注意,到了除了郡府,就被告知,他现在是个官儿了,让他觉着有点奇妙,原来当官这么容易啊。

    马邑驾曹行参军,最低级的武官,从九品。

    但却已经算是一脚踏入了大隋官员体系当中,和张二,白巡市那样的小吏,也就分别了开来。

    现在,那两个胡子一大把的家伙,见到他之后,就要点头哈腰了。

    甚至于,程知节,尉迟这两位,也被他抛在了身后。

    而大隋的官员体系虽也分文武,但分的远不如后来清楚,文官带兵出征的,比比皆是,武官治理地方,你也别稀奇。

    而且,天下郡县的官职设置,也都好像随时在为战争做着准备。

    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在这样一个官职体系当中,很难站稳脚跟,大隋最为核心的权力,也都掌握在那些上柱国以及上大将军的手里,他们都是标准的武人。

    可以说,文帝杨坚建立隋朝以来,一直到大业年间,这父子二人虽然做出了诸多改革,但大隋官员体系当中,还是到处充斥了西魏宇文泰年间的影子。

    所以,后来人总会将隋朝定义为关陇军事集团的天下。

    李破现在,就算是身在这样一个体系当中了,这其实得益于老头的保举,也和他关西人的身份有着联系。

    有些人一辈子也别想弄个官来当当,但在李破这里,却是显得顺理成章,轻而易举,要不怎么说,关西人起家快呢?

    关西人,就是这么占便宜。

    出马邑北城门的时候,李破四处瞧了瞧,颇有些感慨。

    这里不再有尉迟,也看不见年轻而又高深莫测的税官了,也不再能看到一个小小的流民,进来出去的忙活。

    几个月功夫,却恍若隔世一般。

    一个守城门的伍长,带着两个小卒,看着一行人过来,啪的一下行下军礼,一行人却匆匆而过,一如当日那十余位走马如龙的家伙,只是当日只能远观,后来还被人鞭打了一顿的小流民,却已经脱胎换骨了。

    出了北城门,一行人直向西北。

    李破心跳了跳,回头去看李春,果然,这死孩子满脸的兴奋期待,估计是在想着,要顺道回去那片村落看看。

    还好,顺水走了不远,一行人折而向北。

    马邑郡向来都以人烟稀少著称,一路上,真就没碰到几个人影,没办法,这里一直以来,都是南方农耕民族和北方游牧民族来回较量的主战场之一,人们又不傻,哪里会愿意呆在这种该死的地方。

    而且,马邑流民渐多,也是不争的事实。

    荒凉,一片的荒凉,正是春耕播种的时节,这种荒凉只能意味着,马邑粮产不会太高。

    他们走的马邑郡两条主要驿道中的一条,向北出长城,直达定襄,另外一条在东边,去往云内,也就是后来的大同。

    点掐的很准,天色将晚时,正好到达一间驿站。

    递上行文,驿长立即指挥着驿夫们忙了起来,做饭的做饭,喂马的喂马。

    驿站不小,毕竟靠近马邑郡城,估计来往的人还是很多的,如果之前李破南归的时候见到这间驿站,一定会以为这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宅院呢。

    变相的也证明了,大隋的信息传递事业,还是很发达的。

    当然,马邑这地方也可能是特例,军情传递,输运马匹,军人来往调拨,马邑都是大头,驿站建的小了,也是不成。

    不过,此时是春末,正值马邑驿站比较清闲的时节,当然,这只是相比较而言,驿夫是大隋最底层的杂吏之一,用苦不堪言用来形容他们的处境那是一点都不为过。

    除了驿长,驿夫们都没有饷钱,他们属于民役的一种,都是无偿劳动。

    不说那么多,一行九人,进了驿站,受到了极为殷勤热情的接待。

    驿夫们跑前跑后,端茶倒水,卑微的好像流民似的。

    只有少女先进了房间,洗漱了一番,其他人都没那么麻烦,只是肚子饿了。

    很快,吃食就送了上来,驿夫还搬来了两坛酒。

    都是免费的,官员出巡必有的福利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