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0章融洽

第70章融洽

不用等旁人说话,李破对着少女方向,微微躬身,拳头在胸口锤了两下。

    随即转身,“军曹说了,你们几个以后都听俺的,哪个是伍长?”

    假传军令,还传的这么光明正大,李破也是独一份了。

    但李碧并没说话,若无其事的低头吃菜,喝汤,算是默许了。

    这种事情,真要是在军中,肯定不会发生,但现在嘛,却不用太过计较,她有自己的打算。

    若真当场发作,这一趟出来,很可能会空手而回,就这么几个人,还心不齐整,能做成什么事了?

    李破试探了一下,却是大获成功。

    不过,他也知道,这一架打下来,后患颇多,但没办法,谁让军人就认拳头和刀子呢,就这些底层军卒而言,你越是粗鲁蛮横,越是容易在他们中间找到位置。

    站起来的四个人,捂着鼻子的,捂着咽喉的,捂着肚子的,都是怒目而视,但谁也没打算再动手,这就是好现象。

    不过也没人接话,李破四下瞅了瞅,顿时明白了,地上还躺着一个呢。

    这位伤的最重,头破血流是一定的了,不过只是皮外伤,脑震荡什么的,还要看驿站中的酒坛是不是很结实了。

    “都愣着干嘛,把人扶起来啊,看看,都出血了,我就说嘛,以后都给俺记清楚了,打架就打架,别拎什么家伙,不然伤的更重,俺还得给你们出钱诊治。”

    四个人互相瞅瞅,又向李碧那边瞄了瞄,顿时有些丧气,两个人默不作声的过来,七手八脚的将晕过去这位弄了起来。

    很快,这位就清醒了过来。

    “坐下,坐下,赶紧吃饭。”

    李破很有主人翁意识的呼喝着,并顺手拍了一下那还晕乎乎的家伙,“你就是伍长?怎么称呼?”

    李破利落的身手,风卷残云般的气势,迅速的在这几位军中汉子心里,刻上了尊重两个字眼儿。

    军人本就信奉强者为尊的道理,更何况,又是最重军功的隋军兵士。

    即便心中有所恼恨,但李军曹只要不发话,也就没什么意外会发生了。

    伍长捂着散发着酒气的脑袋,憋了半天的气,见那位死死盯着他,眼中的凶光好像能溢出来一般。

    心里一跳,略微低头,闷声闷气的道:“俺叫李武,家中排行老五,叫俺李五就成。”

    李破当即就乐了,“你这伍长做的还真是名副其实。”

    旁边几个顿时笑了一串,打架在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只是在李军曹面前,被个半大娃子打的落花流水,让他们有点难以接受。

    不过李破气势太盛,转眼间就压住了他们继续反抗的念头,其实,这在军中,也就算得到了军人们的初步认同了。

    这会一句话,更是让几个人觉得,这位下手虽然阴毒,也太过凶狠了些,但说话还算有趣,李伍长这名字,也确实取的好笑。

    军人不难打交道,就在这里了,只要把住他们的脉搏,分分钟就能搞定。

    李五也讪讪的哼哼了两声。

    等人都坐下,李破又问,“姓李?和军曹怎么称呼?”

    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明白了大隋裙带关系的普遍性,一听此人姓李,立即便问了出来。。。。。。。

    果然,这位回答道:“俺阿爷在太爷身边护卫。。。。。。。”

    旁边有嘴快的,气氛稍缓,就紧着道:“伍长还有两位哥哥在马邑军中任职,若是听说伍长被人打破了头,定会寻过来跟参军讨教讨教。”

    李破撇嘴,晃了晃自己的拳头不屑道:“就凭俺这拳头,还是算了吧啊。”

    几个人都顿时呼呼哧哧的笑了起来,笑点着实有点低。

    至此,李破不但加入了进来,还彻底确立了自己的地位,男儿相交,就是这么奇妙。

    当然,这也正是这个年头军中汉子们直爽豪放的心性在作祟,要是换做后来,你打人一顿,还想跟人把酒论交?做梦去吧,我非叫警察把你弄进去不可,过后还要找律师告的你肉疼。。。。。。。。

    李破一拍桌子,招来驿夫倒酒,举起酒碗,“以后就都是自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看见那边那个小的没有,那是俺家二郎,以后多照应着点,俺这里就先谢过了啊。”

    几个人又笑,心里彻底舒坦了下来,纷纷应了,抱着大碗开喝。

    不一时,一桌人笑笑说说,虽然不敢喝太多,也不敢高声,扰了军曹,但这氛围嘛,就只能说是融洽了。

    这个说那个不禁打,肚子挨了一下就吐的稀里哗啦,那个说这个鼻血都滴在了酒碗里,实在有些恶心,说笑间,好像又了李破的加入,这气氛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桌上的人李破也认了个全乎。

    三个姓李的,两个姓陈的,都和李氏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这哪是近卫啊,简直就是亲戚大联合嘛。

    再次印证了大隋朝裙带关系无所不在的真理。

    李五弄了条布巾,将血擦干净了,凑到李破身边打问他的来历。

    李破只说,咱是关西扶风人,和郡太爷可没什么关系,那表情简直就在说,咱可不是靠着李家出来混的,至于靠山是谁,你就猜去吧,半真半假的让李五很是产生了些敬畏之心。

    和这边的热闹相比,那边就安静的多了。

    元朗和李春眼巴巴的瞅着这边,显然心早就飞了。

    少女吃饭也吃的越来越是没滋味,吃食太差,烈酒的味道更是难闻。

    阿爷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瞧瞧,这些该死的混账东西,吃的一个个身高马大的,用的时候却把她的脸都丢到地底下去了。

    一个小小的马夫,打的他们找不到北不说,转身还去跟人家称兄道弟去了。

    平日里说的男儿气魄都到哪儿去了?就这个样子,是不是别人把他们打趴下,过后就能把她给卖了?

    越想越是气恼,啪的一扔筷子,转身去房间休息去了,身后一群人,呼啦啦都站起来,目送她离开。

    但形单影只的她,看上去却有那么几分凄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