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2章夜宿 二

第72章夜宿 二



    cpa300_4();    (正为过年攒搞中,但说实话,年前的事情也挺多,不过大家放心,过年的时候,断更不至于,但可能会是一天一更了,看看吧,要是能攒出三十章来,就不怕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春夜潇潇,不知什么时候,篝火旁响起低沉的歌声。

    这是独属于秦人的战歌,关西男儿用独特的腔调唱出来,古老中,仿佛带了无尽的豪情壮志。

    这首歌,一代代相传下来,一代代的秦川男儿唱着这样的战歌走向战阵,又唱着这样的战歌,凯旋而归,也同样唱着这样的战歌,为战死之同袍招魂。

    所以,歌声中的韵味,已无法用准确的言语来描述,这代表着秦川男儿的不屈和倔强,代表着秦川男儿的壮猛和刚强,也代表着秦川男儿的孤独和悲伤。

    不知何时,元朗和李春也加入其中,用他们稍显稚嫩的嗓音,努力的激发着自己滚烫的热血。

    李破静静的听着,这首战歌,在军寨中不知听了多少遍了,他曾努力的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歌声中找寻着归属感,也曾大声跟几个老军一同呼喊。

    但可惜,塞外的风寒,只会让人感觉到孤独和寥落,让这雄浑之曲听上去像不甘的哀鸣,怎么听怎么难受。

    但现在不一样了,这首歌他听上去终于有了那么几分味道。

    篝火明灭之间,对面的少女抢过酒囊,大口的喝着酒,酒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下,弄得前襟淋漓不堪,但她一无所觉般,将干瘪的酒囊扔在地上,擦了擦嘴角,高歌不休。

    此时此刻,这个来自关西世阀的贵族女子,终于抛开了那些无谓的伪装,露出了自己豪放的一面。

    当歌声渐歇,少女重又打起了拍子。

    纵声高歌。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鬣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抱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篝火旁边,一个明眸少女击节而歌,带出来的竟全都是雄豪之气,连那清脆的声音,都如金铁交鸣般刚硬。

    歌声刚罢,叫好声四起,即便是李破,听的有点稀里糊涂,一知半解,但还是狠狠拍起了巴掌。

    估计吧,其他人和他也差不了多少,都算不得少女的知音。

    不过一个女人到这个份上,你想不佩服也不成了,让人心折而又佩服的女子,你一生估计也见不到一个,真正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李破相信,即便是这个世道,也不会多见,后来嘛,只会越来越少。。。。。。。

    这属于濒危动物,需要大力保护才成。

    少女把手大力一挥,目光如今变得已如霜刃般凛冽,“这次出来,我要杀一个人,此人势力颇大,我若带大兵前去,怕惊走了他,当初悉迷度追的咱们可是好苦,所以这一次,只带了你们出来,你等可有胆量随我走上这一遭?”

    男人们早被她刺激的热血飙升了,几乎是话音未落,一个个的就像立军令状一般把自己给卖了。

    李春也直瞅李破,估计是很想和那些家伙一样,喊上两嗓子才痛快,而且,更为可怕的是,同为女子,那种认同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以说,少女唱了几句,摆了几个姿势,就让李春这样的小姑娘完完全全的拜倒在地了,偶像这东西,真的不可理喻。

    李破几乎是本能的开始挪动步子,想躲入篝火旁边的暗影中去。

    这群疯狂的家伙,也不听听,明显是敢死队一样的任务嘛,太不珍惜生命了,就觉着这次出来有点不对劲,自己的感觉还是那么的准。

    然后就想,这会拽上李春就跑,会是个什么后果呢?

    当然,最终他也无奈的发现,他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力。

    这里九个人,有八个已经被忽悠的晕头转向了,逃走和将事情做完的选择题,很好解答。。。。。。。。

    少女的目光终于转了过来,看着李破,慢慢的,目光中已经涌上了杀气。

    李破转了转眼珠,毫不犹豫的加入到热血奔涌的笨蛋当中去了,没给这疯女人杀人祭旗的机会。

    再次围坐于篝火旁边,气氛已经俨然不同,刚才还慷慨激昂的人们,这会坐在那里,都如雕塑一般,让篝火旁边好像多了一群鬼怪般,充满了阴森之气。

    少女打破了平静,沉声道:“这人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他叫史千年。。。。。。。”

    即便李破心里各种不舒服,这会猛的听到这么个名字,也差点乐出来。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何况还姓史,好名字,不过应该挺难杀的才对,人家可要活千年之久呢。

    其他人明显没那个心情,李五听了,当即便道了一句,“云内马场的史千年?”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此人来历,就不用多说了,他和突厥,东山贼都有着勾连,甚至于雁门郡。。。。。。贩马的生意,他也做了有些年了,如今北征辽东在即,郡尊允我除此恶患。。。。。。。”

    “咱们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你们谁能说说?”

    半晌,没人吭声,元朗抓耳挠腮了半天,才嘟囔道:“咱们应该先派人到那边儿瞧瞧动静吧?史千年啊,俺听说过,他的人可不少。。。。。。”

    少女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些军中汉子,都是动手比动心思快的人,让他们想主意,真是难为他们了。

    她其实和她的父亲面临的窘境差不多,身边没有太得用的人。

    三郎到是比他们聪慧一些,但也就是一些。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