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3章埋伏

第73章埋伏

readx();    李破无奈的左右瞅瞅,就你们这样的,还想去杀人,不如说是去送死。
  
      他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史千年势力不小,若真要正大光明的杀了此人,是要带大兵过去的,当然,军队的规模,可能不会太大,但也总不会是现在这么几个人才对。
  
      现在明显是属于刺杀范畴,还真就是敢死队的性质。
  
      他很怀疑女人是怎么想的,既然知道此事如此凶险,竟然还去找老头将元朗带上?
  
      这是有仇还是怎的?
  
      而自己却稀里糊涂的上了贼船,太冤了一些。
  
      所以,为了自家性命着想,他不得不开口道:“咱们后面应该跟着人呢吧?找个机会先除掉?”
  
      昨天吐的稀里哗啦的丑汉,猛的一拍巴掌,点起了大脑袋,别看人家长的丑,却有一颗敏感的心,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他了。
  
      少女抿了抿嘴唇,扬了扬眉头,瞅了过去,心中却在想,这人论起才干来,确实要比其他人胜出一筹,不然的话,也不会从个无依无靠的流民,转眼间便进了郡府养马,还能让阿伯赞不绝口。
  
      来历虽有不明,但想来应相差不多。
  
      汉人的长相,地道的关西腔调,再加上那一手犀利的拳脚,已然和北方部族划开了一道天然的沟壑。
  
      所以,在她心目中,已属可用之人。
  
      只是这人很有些城府,让她不太喜欢,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人说的每一句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不过门阀出身的她,非常的清楚,用人是不能凭自己喜欢的。
  
      所以,不用赵石再说什么,少女已经抚掌而笑,道:“说的不错,史千年乃当年史大将军旧部,在马邑声名颇著,经营日久之下,并非一无倚仗。。。。。。如今多数已有警觉,那咱们后面定是跟了有人。”
  
      说着,眼珠转着,不容置疑的道:“既然李参军想到了,那此事就交给你了,我带人先行,去苍河马场,你与李五,再带上两个人留在后面,见机行事。”
  
      说完,挥了挥手,“好了,都休歇去吧,明日里分头行事。”
  
      这可以说是李破头一次接触到真正的隋军将领,虽然是个女子,但表现出来的威权气势,都能让李破清晰的窥见到隋军将领的风格。
  
      没什么废话可说,这显然就是军令了。
  
      夜幕之下,篝火还在燃烧,篝火旁边却已寂静无声,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
  
      李春缩在李破身边,有点睡不着,她的抗议,在第一时间就被李破给镇压了,估计元朗那边也差不多。
  
      李破眯着眼睛,呼吸很快变得悠长了起来。
  
      没什么可担心的,跟在后面的人不会太多,四个人只要得力的话,这件事做起来会很轻松,而且,这也是他的老本行。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李破精神饱满的一跃而起。
  
      仰头看了看天空,天色有些阴沉,苍水上也泛起了淡淡的薄雾,远方山峦若隐若现,脚下的湿润青草,散发着天然的芳香。
  
      景色着实不错。
  
      一行人安静的吃了些干粮,喝了些煮沸的热水,李碧呼啸一声,带着五个人走了。
  
      留下的四个人凑在一堆,这会不是谦让的时候,不等其他三个人开口,李破当然不让的道:“俺想过了,既然跟在咱们身后,肯定不会太远,不管他们怎么走,也得先到这里来查看一番。”
  
      “五郎,你带一个去那边的小丘,马在这边藏不住,把马也牵过去,要是来的人小心谨慎的话,可能就会先到你那边,嘿嘿,那只好就麻烦你五郎了。”
  
      “我呢,和陈二留在这里,要是人家大摇大摆的过来了,动手的就是我和陈二,五郎你们两个有马,防着他们逃走就是了。”
  
      “赶紧着,别耽误工夫,今晚俺还想睡在马场呢。”
  
      李五本来还想说几句,不过这会却觉得,说什么都是废话了,不禁有些佩服,人家确实比自己想的周全。
  
      看着李破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的样子,李五最后一点担心也没了。
  
      打架和杀人到底不一样,他就怕这位拳脚凶狠,临到杀人的时候却怂了,这样的人他见过的可不少,大多数都是新兵。
  
      所以,李破这会说的越是简单,越是随意,在他这种经过战阵的人看来,越是放心。
  
      于是,他狠狠锤了锤胸口,一句话也没说的带着另外一个走了。
  
      李破身边只剩下一个叫陈二的丑汉。
  
      两个人直接躲在了河岸边上,这里有点灌木,还有点坡度,将就着道是能藏住人。
  
      两人把弓握在了手里,将箭矢抽出来,一根根插在地上,然后的就是等待了。
  
      没有什么侦查,就是一个守株待兔,没办法,条件太粗糙了。
  
      如果后面来的是一群杀手,旨在追踪李碧行迹,想要将其杀死在道途之上。
  
      一场遭遇战过后,逃上几个,或者这边死伤两个都不奇怪。
  
      时间静静的流淌,丑汉耐性不好,不时要探头出去看看,被李破踹了两脚,才算老实下来。
  
      其实等待的时间没多长,兔子就来了。
  
      马蹄阵阵,来的人还不少。
  
      五个人,七匹马,警惕性很低,直接就来到近处,有人呼喝一声,一行人下了驿道,来到昨晚宿营的地方。
  
      李破偷偷冒头瞧了瞧,只有两个人下马,围着营地转了转,这找找那看看,经验好像挺丰富的样子。
  
      李破朝丑汉挥了挥手,也不管他看懂没,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弓箭瞬间张圆。
  
      弓弦震动,利箭急射而出。
  
      距离太近了,在这样的距离上,面对弓矢和面对枪械其实没多大分别,箭矢从一人胸口穿入,直没至羽,此人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胸口,才大声惨叫。
  
      愚蠢的反应,让战马受了惊吓,当即就把他掀了下马。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年节的气息越来越弄了,也快到阿草回家的时候了,每到这个时候,都让人坐立不安,很烦躁,写的文质量也有所下降,请大家见谅。)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