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5章断道

第75章断道

如果说之前打的那一架初步奠定了他的地位的话,那么,在那几位见识过他杀人如割草的麻利劲之后,他就彻底的可以说一不二了。

    杀人没用多少工夫,挖坑埋尸却用了足有一个多时辰。

    李破一屁股坐在地上,本来想着休息一下,就该撤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快速的趴在了地上听了听,马蹄声。

    这本事,还是在草原上练出来的,可惜,没人说的那么神奇,也就是能听听动静,分辨不出多少人。

    站起身来的时候,李破无奈的吩咐道:“陈二郎,你骑匹马回去,告诉军曹一声,咱们干完活儿了,他娘的,这后面还有人跟着呢,咱们再等等,最迟明天,就会赶去马场汇合。”

    陈二骑着马走了,这次剩下了三个人。

    分派了一下,这回李五领着另外一位到河边去了,而他则呆在了山丘背后。

    这次人少,就两位,却带了三匹马,李破趴在草丛里望了望,他也不太清楚,来的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

    不过到了这会,那就是一个有杀错,没放过了,谁在这会赶路,就算你倒霉。

    刚才杀的那五个人里面,可还有个兵曹小吏呢。

    来的两个人马速并不快,来到近处,却是勒住马缰绳,四处扫了扫,直接下了驿道,往小丘这边催马跑了过来。

    尼玛。。。。。。。。。

    李破心里咒骂了一句,不是吧,今天咱怎么就这么招人稀罕呢?

    不过,他可不管来人是想过来解手,还是其他什么,你好好的大道不走,却往这儿跑,一看就不是好路数。

    这次,李破并没有将对方放的太近。

    足有二三十步远的时候,李破猛的起身,张弓瞄准,一箭射出,当即便有一人应声落马。

    这回,终于碰到软柿子了。

    另外一人大惊之下,竟然勒住了马缰绳,调头想跑。

    那简直就是个活靶子。

    李破也没客气,也根本没有留活口的打算,接着又是一箭,将那人射下马来。

    然后抛下弓箭,急急跑过去,先给两个人各自补了一刀,这才追着拉住三匹战马。

    将战马安抚住了,先就搜了搜两个人的身上。

    从其中一个人的腰间摸出了一块铜牌,李破瞅了瞅,他娘的,又是兵曹的人。

    李破咧了咧嘴,顺手塞到自己的怀里。

    心道,老兄啊,你要是跟着咱们来的,那正是该死,一点也不冤枉,但你要是身有公干。。。。。。那可只能说你太倒霉了。

    不一会儿,李五两个跑了过来。

    这两个家伙也是懊恼无比,遇着两拨人,他们竟然连刀子都没拔出过一次,纯粹两个苦力。

    继续挖坑,埋人。

    不过等干完活,李五开始嘟囔了,“李大,咱们不能总等在这里吧?这来来往往的人,要是都被咱们杀了,好像。。。。。。。”

    看来这位也觉着不太对劲儿了,他们守的可是驿道,谁知道这条道上一天能过去多少人?这么着杀下去,可不就成了乱杀无辜了吗?

    李破累的差不多快吐舌头了,坐在那里一边倒气,一边摆手,“行了行了,省省你的力气吧啊,你看这两拨人,都骑着马来的,还有富余,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俺今天还就守这儿了,看能杀多少。”

    “呀,这买卖不错啊,你说要是再来上几批人,咱们几个是不是也能当贩马的了?”

    “你看啊,这些马看都不错,不是单纯的骑乘所用,这都是战马,对了,军曹不会一股脑都充了公吧?”

    李五一下也被引开了注意力,瞅瞅已经成群的战马,也是喜上眉梢,瞬间便被李破说服了,安心留在这儿跟着李破做起了断道的买卖。

    别说,今天这驿道上来往的人还真不少。

    三个人躲在道旁,走路的放过去,骑马的一概留下,到了晚间,三个人已经弄了近二十匹战马。

    小丘后面也成了正经的乱葬岗。

    至于里面有没有无辜,三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是谁也不会在意,还都充满了收获的喜悦。

    到了晚上,三个人在小丘后面架起一堆篝火,躺在地上就谁也不愿动弹了。

    一天下来,三个人都累成了狗样。

    草草吃了点东西,那两个倒头便睡。

    李破身体虽说疲惫的很,但还有着不少余力,这些时日的锻炼,明显有着不错的效果。

    而且,他从来不会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毫无防备的睡过去。

    白天杀了那许多人,到了晚间,若是让人在睡梦中摸了脑袋去,那可真就成笑话了。

    不过,这一夜很安静。

    老天爷没给李破再施展夜战本事的机会,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李破叫醒了两人,吃了些东西,便不再停留,赶着马群,往马场方向而去。

    大隋的马场有不少。

    大致分为四部分。

    西边的凉州马场,北边的榆林马场,东边的马邑雁门马场,再往东,就是河北马场。

    都在边塞之处,没办法,战马这东西是要吃草的。

    长安也有马场,天子六厩,专供皇宫贵人用马,但那马场的规模,以及马匹的数量,可就不成了。

    据说养在天山脚下的水草极为丰美,也是出名马的地界,但西突厥,以及突厥汗国,都不会放任隋人在那里安心养马。

    而从这里也能看的出来,大隋并不缺战马。

    缺少的是能担负起二百多斤重量,还能奔驰如飞的好马,谁让隋军最为重要的骑兵力量总是人马具装的重骑兵呢?

    像李破三个人虏获的战马,大多矮小,一看就知道,是北方草原马种,耐力是有,也吃得住雨雪风寒,但在隋人眼中,却不上档次。

    他们并不知道,六七百年之后,有一个诞生于马背上的帝国,他们的勇士,就是骑着这样矮小的草原马,纵横天下,无有敌手。

    苍河马场分作了两部分,分别在苍河两岸,放养了数百匹战马,规模其实不算大,也绝对说不上小,是马邑这里三大马场之一。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