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6章马场

第76章马场

(ncil,老朋友了,多谢投票。)大隋的马政已经颇为完善,马场的规模,也在逐年的扩大,到大业年间,凉州,榆林两处马场彻底成型,西域畅通,马种也得到了保证。

    这也正是大隋强盛的基础之一,有了这些战马,突厥人便不敢轻易南下,有了这些战马,四处渐渐兴起的义军,大隋的骑兵驰援四方,旦夕可至,义军也就动摇不了大隋的根本。

    大隋疆界的扩大,其实也和它完善的马政有着直接的关系。

    苍河马场有着充足的牧草,只是和凉州马场以及榆林马场差不多,因长期面临着突厥的威胁,无法持续有效的扩大规模。

    文帝末年以及大业初年的时候,云中也有着大隋的牧场。

    可惜,汉王杨谅作乱之后,虽被杨素迅速扑灭,但牵连甚众之下,大幅度的消弱了马邑雁门守军力量。

    云中守捉府废弃,云中牧场重又被一些草原部族占据。

    晋地牧场的萎缩,最重要的原因其实也在于,突厥汗国臣服多年,大隋的目光开始转向西域,加上内部争斗,以及大业初年一系列的大规模徭役造成的民生凋敝,起义等事,使大隋最为重要的北方边塞之一,马邑雁门两郡,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波及。

    马政其实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

    三个人,赶着一群马,来到苍河马场。

    春末时节,水草正丰,放眼望去,一片碧绿,苍河像长蛇般蜿蜒其间,也为这片土地注入了无限的生机,恍然间,李破好像又回到了塞外草原之上。。。。。。。。。

    远方,有数骑疾驰而来,这是马场的卫士,同样也是马场的牧夫。

    一行人汇合,直奔马场宿地。

    一路上,马场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在瞧着李破三个人。

    他们奉命来接人,等了半天零一个晚上,才算将人等来,不想,这些人却还赶了二十多匹战马,这和得到的吩咐可相差了不少。

    当然,不管有什么人打问,三个人都不会说,他们在路上当了一天的杀人越货的强人。

    除了这些战马,他们马兜里,都还装着不少的铜钱呢。

    到了马场,感觉又不一样。

    因为李破现在是驾曹行参军,官不算大,但却是奉令巡查牧场。

    不用李破自己再争取什么,他受到的尊重是前所未有的。

    视野中出现了一排排的马厩,以及围栏,牛羊的叫声,以及马匹的嘶鸣,让这里充满了生机。

    大隋马场的特色,官办的养殖业也掺杂于其中。

    而这里的牧夫们,也和驿站里那些苦哈哈不一样,他们大多都是府兵,有的有着军职,有的则是官吏。

    陪着李破的马场小吏,一张黑红的脸上,就每断过笑容。

    此时指着前方笑道:“李参军,一路上辛苦,到了这儿就算是到家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这里啊,唯一缺的就是婆娘,其他的都不缺。”

    李破就笑,“这里到是不缺汉子,你说李军曹在这里住的可好?”

    那位还没纳过闷来,笑了两声,才觉出不对劲,笑容立马僵在了脸上。

    李破哈哈大笑,顿觉神清气爽,念头通达。

    那位连连道着,参军说笑了,参军说笑了,实际上,心里却颇为佩服李破的胆量,也对李破的来历感到好奇。

    敢这么当着旁人的面,取笑李军曹是个女人的,可不多见。

    很快,李破就见到了李碧。

    一大堆篝火烧的正旺,一头黄羊架在上面,靠的滋滋作响。

    几个汉子赤着强壮的上身,不停的转动把手,调整着黄羊的位置。

    烤全羊啊,李破顿时咽了口口水,也不知这些家伙手艺怎么样,别浪费了食材才好。

    少女照例,正坐在不远处一个木墩上,支着牙等着食物送到嘴边。

    元朗和李春分立左右,和俩观音童子似的傻乎乎的站着。

    瞅见李破,两个家伙顿时精神一振,颠颠的迎了过来。

    李春好像几年没见似的,搂着李破的腰,眼圈就红了,元朗站在旁边,就知道咧嘴笑。

    三个断道的强人好像英雄似的被人簇拥着来到李碧面前,躬身锤了锤胸口。

    李碧眼睛不离熊熊燃烧的篝火,随意的摆了摆手,架子弄的十足,才淡淡的道:“做的不错,好好休息两天,还未靖功,不要懈怠了。”

    得,一句话打发了。

    这御下的手段有点低级,你不说赏个拥抱什么的,也总该给个笑脸吧?或者,升个官,加个薪饷什么的,也行啊。

    李破一边腹诽着,一边蔫蔫的带着李春这个尾巴,去到篝火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闻着弄弄的肉香,心情终于渐渐舒畅了起来。

    李春跑开了一会,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个包裹,放下包裹,调头又弄来一盆水,紧着让李破脱下上衣,开始给他细细的清洗伤口。

    李破肩头的伤口并不深,就是挺长,也不用想着烈酒消毒什么的了,受了伤差不多只能靠自家的抵抗力。

    不过一些伤药,效果还是不错的。

    给李破包扎好了,李春才放心的呆在李破身边,嘟囔着,大哥这次出去,又没带小春。

    李破觉着,这孩子已经开始有点用处了,只是女性意识也开始慢慢觉醒,碎碎念的时候,很是讨人嫌。

    等的李破肚子都开始叫唤的时候,黄羊终于烤好了。

    马场的人给郡府来人端茶倒水,又送上烤肉,忙的团团转。

    马场的头头脑脑齐齐到场,都簇拥在李碧身边,和后来接待领导,其实没什么两样。

    官场这东西,千年如是,好像从来没变过。

    当然了,李破现在勉强也算个官场中人了,在享受特权的时候,他才没那个闲心,去琢磨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情。

    烤肉塞进嘴里,嗯,味道嘛,马马虎虎,只能说胜在一个新鲜。

    元朗,李五几个凑在李破身边,吃的满嘴流油。

    只可怜了陈二,他伤的有点重,黄羊肉是不用想了,还不能喝酒,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众人大快朵颐,自己则在旁边就着腌菜,吃着粟米饭,还有一盆煮成糊糊一样的鬼东西,看着实在可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