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7章顾虑

第77章顾虑

    (又遇到书友问,主角不识字的问题,阿草简单回答,繁体字,但书友锲而不舍,繁体字我也认识啊,主角怎么会不认识?

    阿草也挺无奈的,隋朝时的繁体字,不会太难认,阿草临过魏碑,大部分的常用字还是认得的,当然,没练过毛笔字,对字体又不感兴趣的人阿草就不知道了。

    不过有一点啊,各人的笔记是不一样的啊,就像现在,都是简体字,有人写出来,你真未必能认出他写的是什么,所以,阿草考虑到了繁体字,以及各人笔迹不同,隋朝纸张又很粗劣等等。

    综合以上原因,主角又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应该认不出几个大字来。)

    巡视马场,听上去简单,其实要做的一点也不少。

    不但要查看进出账册,还要和实物对照,就这两样,就够查上两三天的。

    还有马匹数量,毛色,马种等等,与马场文录上记录的符不符合,然后,就是李破和元朗的任务了,给马匹做一下粗略的检疫,主要呢,是看看马场的官吏们用没用心。

    如果一匹匹战马都是骨瘦如柴,外加没精打采,那马场的这些人就要倒霉了。

    这是个比较繁重,而且琐碎的过程。

    好在,李碧志不在此,走马观花般在马场转了几圈,就带人过了苍河,去到河对岸的马场,继续敷衍了事。

    两天后,一行人便出了苍河马场的范围。

    这一次,直接向东,奔云内而来。

    一行人不再在驿站住宿,全都变成了野营。

    随着时间过去,李碧的眉头越皱越深,甚至有点焦虑的意思了。

    李破算是看出来了,这位三娘子根本没有一个周祥的计划,大概是想凭着巡视马场的名义,直入云内马场,来个摔杯为号,擒贼先擒王。。。。。。。。。

    这一天一行人停下来休息,李破在溪水旁洗了把脸,看着溪水里的倒影,直觉得自己满脸的黑气,很是不详。

    李破咬了咬牙,这一天晚上,终于主动找上了李碧。

    李破自己心情很糟糕,看得出来,这位李军曹心情也不顺畅,所以,也不用说什么废话了。

    “给俺一个人,四匹马,俺去将史千年的人头给您带回来。”

    少女本来有些不耐烦,这会儿却是猛的惊了惊,又迅速的掩饰住,习惯性的扬起下巴,瞪起了眼睛。

    “胡闹,即便是荆轲刺秦,还要献图在先呢,你有什么?”

    一听这话,李破心里的火是一窜一窜的,还真就让他猜着了,这位根本没个打算,都到这儿了,还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呢。

    李破随即按住了性子,看了看不远处围着篝火而坐的众人,伸手相邀,见少女不动地方,自己先挪着步子,往远处走去。

    半晌,少女才跟了上去。

    黑暗中,两个人终于开始鬼鬼祟祟的交头接耳。

    “您有打算没有?这么过去,和送死没什么分别,别拿太爷压人,太爷巡查了一路,有不少人头落地,俺可听说了,姓史的可不少,云内马场若无防备,才叫见了鬼呢。”

    黑暗中,看不到少女的样子,只能听到声音,嗯,感觉比之前舒服多了,贵族趾高气扬的样子最讨人嫌了。

    黑暗中,少女沉默了半晌,才道:“史千年儿女成群,人老怕死,此去应无多少凶险。”

    同样的,处于黑暗中的少女,看不见对方的人影,也变得好说话了起来。

    “您带着俺们几个,想直接面见史千年?”

    “哼,兵贵其速,临敌所不意,你懂得什么,只要到了那里,老贼慌乱之下,定不敢轻动,又见咱们人少,自会跟我相见,到时杀了他,那里便是群龙无首。。。。。。”

    李破不知道,这等计谋,充满了这个时代个人英雄主义的风格之外,数遍史册,成功的例子还真不少。

    这并非是莽撞,而是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东西,看似冒险,却有着一定的道理。

    不过,李破却只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危险。

    这么过去的话,不论史千年死活,他们都是小命堪忧。

    实际上,每个领兵之人,都会有自己的风格,但在这年头,领兵之人的一个共通之处,其实很明显,那就是慈不掌兵。

    为了达到目的,很多将领不会顾忌士卒的死伤,就像当今皇帝不会在意平民百姓的死活,只在意他自己的皇位和功业一样。

    当有一天,李破自己领兵,其实也不会有多少例外,但现在嘛,作为可以付出的代价中的一个,感受可就完全不同了。

    而能跟少女这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机会非常的难得。

    李破转着眼珠想了想,仔细琢磨了一下少女所谓的计划,深觉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对手或者眼前这位,都非常的不靠谱。

    “您就是这么想的?没有其他。。。。。。。”

    不等他说完,黑暗中炙热的怒气扑面而来,“住口,难道我还要跟你解释什么不成?你好大的胆子。。。。。。”

    实际上,李碧也确实有着难以跟人诉说的苦衷。

    史千年这样的人,在马邑郡可不多见,勾连内外,自成一体,手里握着云内马场,麾下有数百敢死之士,又有云内守军作为依靠。

    甚至于,若给他些时日,他还能引来突厥骑兵以及东山贼众。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雁门郡太守府,每年都能从云内马场得到一些战马,为此,大兵进剿,变得越发的难了。

    而且,时值征伐辽东在即,马邑若是大乱,定会罪及她父亲李靖。

    但偏偏,云内马场还是马邑最大的一处马场,又临要冲之地,尤其是,想要往河北输送战马,东山贼也要尽快剿除,与东山贼交往甚密,往来私贩战马的史千年,更是非除不可。

    就在这样一个情形之下,升任兵曹参军的李碧,要做的第一件事,也就是这个了,在父亲巡视到云内之前,杀了史千年,却还不能闹的天下皆知。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