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78章“相劝”

第78章“相劝”

不过,身处的位置不同,眼界也就不一样,李破不会去管那么多,就算少女被鬼上了身,真跟他详细的解释,他也不会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按照李碧的计划,此去怕是要有去无回,连逃跑都要过五关斩六将才成了。

    这让他想起了从军寨中逃出来的时候,被人追的那叫个九死一生。

    区别之处只在于,那次他愿意承担那样的风险,生死无怨,这次嘛,他却绝对不会为一个趾高气扬,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的贵族女子去赴汤蹈火。。。。。。。。。

    但事实上,他却不得不在经历凶险,和更为凶险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黑暗中,李破本来颇为温和的目光慢慢的变得冰冷下来,就像藏在黑暗中的毒蛇般,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谁知道呢,像他这样的人早已将凶狠和和善完美的融合在了自己身上,分不清彼此了。

    当他需要的时候,他总是能自然而然的露出需要的面目给旁人。

    良久,他才开口道:“既然军曹有这个胆量去杀史千年,那么。。。。。。。不如跟俺走上一趟,急趋百里,斩下史千年的人头,这样岂非更利落一些?”

    少女的脸在暗影中青了青,很久没有人跟她这样无礼的说话了。

    不过,随即她便笑了出来,饱含着轻蔑的嘲讽道:“你凭借的又是什么呢?你有勇冠三军之力?还是忠心可嘉,直可让人托付生死?”

    “算了,莫要以为立下点微功,便可在我面前胡言乱语。。。。。。念在你。。。。。。”

    黑暗中传来轻笑声,“赴死之人,就这点胆量吗?是不是等侥幸杀了姓史的,我等还要护着你杀出去?到时候,咱们死的一个不剩,你却能趁机逃得性命呢?”

    这些话,就像针一样刺痛了李碧的心,她的手,瞬间握上了刀柄。

    但随即,差点气歪了她的鼻子,声音忽然小了起来,显然这胆大包天的小子竟是偷偷的开始挪动脚步。

    声音隐去,周围一片黑暗。

    李碧胆量从来就不小,她静静立在黑暗之中,手紧紧握住刀柄,侧耳倾听着动静。

    此时,她已动了真火,不管对方再说什么,她都要先劈这小子两刀,至于死不死,就看对方的造化了。

    杀个人以泄心中之怒,对于出身关西世阀的她来说,再是平常不过。

    远处篝火旁边的人,还在相互谈笑,丝毫不知道,这边已是剑拔弩张,要闹出人命了。

    不大工夫,李碧耳朵微微一颤,猛的就要扭身拔刀。

    但已经晚了,一只粗糙的手掌,先就死死握住了她的右腕,而她的脖子上,也多了一道铁箍。

    李破仿佛鬼魅般出现,紧紧贴在了她的身后,一边渐渐使力收拢着手臂,一边轻声笑道:“大家伙儿都是一条性命,你道你真的比咱们命硬?还是你天生高贵,老天爷都要看你的脸色不成?”

    李碧呼吸渐渐变得困难,她想要怒吼,但声音憋在喉咙里,就是出不来,她使劲儿的挣扎,却挣扎的自己脖子咯咯作响,好像随时都要断开一样。

    左右终于放开刀鞘,去摸腰间的匕首,但一摸之下,匕首竟然早已不翼而飞。

    徒劳的挣扎,让她迅速的失去氧气,胸腔和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的难受,脸色也迅速转为青紫。

    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恐惧和绝望终于抓住了她。。。。。。。。。。

    勒住她脖子上的手臂突然松了开来,新鲜的空气,一股脑的涌入她的喉咙,让她不由自主的弯下腰,不停的咳嗦起来,但却还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稍微舒服了些,无尽的恨意和怒火瞬间占据了她的胸膛,从来没有人,是的,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也从来没有人能让她如此的痛恨。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的身体和自尊,都受到了无比严重的伤害。

    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惧,她从不曾想到,有人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她完完全全的体会到这一点。

    黑暗中,她的脸是扭曲的,愤怒,屈辱,恐惧等等负面的情绪纠缠在一起,让她暴怒的只想将那人碎尸万段。。。。。。。。。。

    不知不觉,身体从麻木中恢复了过来,她一下直起腰,就要去抽腰间的腰刀,但却一把抽空。

    她只想大喊大叫,将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出来,却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愿在旁人乃至于黑暗中那该死一万次的狗东西面前,表现出一丁点的软弱。

    声音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绷紧身体,仿若拉开的弓弦一般的她,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效果,和之前如出一辙。

    但这一次,声音中不再有调笑和轻蔑的意味,而是郑重了许多,“你看,俺的本事如何?不用什么机谋,俺能在这里悄悄的杀了你,也能趁夜杀了那个史千年。”

    “俺陪你走一趟,去云内马场,或者云内县城,摘了那人的人头。。。。。。总比咱们一起过去,把肉送到人家嘴边,只看人家下不下嘴来的好些,你说是不是?”

    黑暗中的声音,充满了劝诱的味道。

    “不能再耽搁了,让他们大张旗鼓的缓行,咱们悄悄的过去,杀了人就走,干净利落,至于姓史的死了之后,会怎么样,想来军曹早有定计,您看,两个人过去,和十个人过去,都差不多。。。。。。。”

    称呼也微妙的变了回来。

    少女的身体,渐渐的柔软,直到彻底放松,感受着这些变化。

    李破掂量着,这女人找后账,或者随时翻脸的可能性,至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算了吧啊,这样一个女人,你想把她当女人来看,得彻底扒光了检查一遍才成。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