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80章潜入

第80章潜入

(加更一章吧,求三江票。)李破猛然惊醒,见少女按着刀柄站在他身边,顿时一惊,一下就坐了起来。

    少女也被他唬了一跳,本来只想过来踢他一脚,将人叫醒,没想到,刚挨着边儿,这位就和诈尸一样弹了起来。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就是个可怕的刺客。

    让她对此行的把握又多了几分之外,也充满了种种的顾虑。

    当然,此人桀骜不驯,甚至敢于以下犯上,对她动手,这样的人。。。。。。。能用则用,不能用,自当尽早除去才好。

    只是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这才是她能够忍住恼恨,没将此人一刀杀了的主要原因。

    身边的人不但不够用,真正有用的人还很少,少女暗自叹了一口气。

    她的度量和城府远不如她的父亲,若是李靖在此,一定会告诉她,笼络人心的手段多的是,怕手下人太有本事的人,定难成大事。

    李破瞄了瞄少女的脸色,心里也在嘀咕,莫非想趁人家睡着了,给老子来上一刀?

    少女板着脸,道了一声,“天色不早了。”转身就想去牵马。

    李破道:“包上马蹄子吧,常年养马的人,定精地听之术,不得不防。”

    还挺精细,李碧觉着,这是至今为止,她在这人嘴里听到的最有道理的一句话了。

    黄昏中,两人四马,进入到了云内县境内,实际上,云内县如今大半都属于云内马场的范围,只有少量的耕地。

    县内百姓,过的其实也是半农半牧的生活,汉人极少,大多都是内附的胡人后裔。

    当然,这年头,民族就不用太较真了,尤其像云内这样的地方,祖上有着匈奴人,鲜卑人,契丹人,突厥人,柔然人等部族血脉者,比比皆是。

    就像大业三年的时候,数万突厥人附属部族内附,虽然大部分都转道去了榆林,但云内还剩下不少呢。

    两个人不走大路,专捡荒凉的小道行进,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已经深入到了云内马场西边境内。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速度慢了下来,月光之下,四野茫茫,不见人迹,远方隐约能看到山峦起伏的影子。

    李碧并不是识途老马,她到是没说谎,她来过云内马场几次。

    最近一次,还是今年年初,从塞外归来,正是取道云内驿道回的马邑。

    当时,因为行踪隐秘,并没有惊动云内的军将官吏,不然的话,她还能见到史千年和韩景等人。

    只是没想到,不过一个多月,就又重新来到了这里。

    不走驿道,路就得自己找了。

    辨别着方向,速度自然也无从谈起。

    李破终于忍不住,勒住马缰,心里直咒骂这个女人吹牛,什么样的行动,若是碰到这样的猪队友,也只能碰运气了。

    看了看天上月亮的位置,李破无奈道:“找个地方歇着,等明晚再说,不然找到地方也天亮了,对了,应该离着不远了吧?”

    李碧的脸色瞧不清楚,但想来也不好看。

    心高气傲的人,不太喜欢别人的奉承,但也绝对也不愿意听到奚落之言。

    冷冷的哼了一声。

    李破怕她犯倔,紧着糊弄,“此事急不得,咱们得慢慢来,小心一些不是坏事,您说是吧?”

    若论带兵打仗,李碧自然是行家里手,十个李破也不定是她的对手。

    但这种潜伏刺杀的行径,她还是头一次经历,远不如李破经验丰富。

    这就是两人本质的不同了。

    所以,她能想到的办法,是轻身赴会,在酒酣耳热之际,暴起杀人,这里面,满是领兵之人的胆量和决断以及料敌机先的痕迹。

    而李破,却是带着她悄然而来,准备一击而中,飘然远扬,充满了诡秘和阴暗的风格。

    不能说两人谁优谁劣,这是经历以及环境造成的必然结果。

    之所以听了李破的,并非李破的言辞有多诱人,多有道理。

    而是她要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她不是个罔顾部下生死的人,而她,也有着赴死的决心和意志。

    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李破的一些话,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敲在了她的软肋上。

    两人最终,还是找了一处稀疏的树林,勉强算是隐藏了起来。

    李破很想出去,悄悄逮个人回来问问,但瞧了瞧李碧,心想还是算了,这女人他是真信不过,而且,李碧也未必会信得过他,放任他离开。

    等待的时间,是最为难熬的,树林中,黑漆漆的,只能听见战马在踏着蹄子,不时啃着青草,偶尔还会打个响鼻。

    静谧中,李碧突然问道:“如今这里就咱们两人,你不但敢对我无礼,而且。。。。。。好像从未将我放在眼中,这些都可以不计较,但你跟我说句实话,去岁秋末,你应该刚从北边回来吧?”

    “莫要欺瞒于我,我李碧自信还不会认错了人,你入马邑时,也正是冬初,身边多了个妹妹,说话却有着晋地口音。。。。。”

    李破扬了扬眉头,真是没事找事,这会儿还有寻根究底的心思,脑袋也不知被驴踢了几次了。

    沉吟了一下,干脆的道:“不错,俺去草原找过俺阿伯了,而且还在那儿呆了两年,哼,想要上个军籍,都没人管,塞外的寨子也废弃的差不多了。。。。。。”

    “本来想一起南下来着,但阿伯和他的两个结义兄弟情同手足,二叔不良于行,没法走远道,也就耽搁了下来。”

    “不想,突然间云中就乱起来了,咱们那寨子也没跑了,被人攻了进来,阿伯和两个叔叔都死了,俺一个人逃了回来。”

    “本来吧,俺还想着,大隋边地就算不如关西,也应是不错才对,不想,和塞外也没什么分别,一样的鬼天气,活的也一样的苦,其实还不如塞外过的自在呢。”

    “在林子里遇到您,还以为是碰到突厥人了呢,吓了俺一跳,以为是突厥人南下了,后来一想,又觉着不对,突厥人怎么会在意山中流民的死活?”

    “这下您总该满意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