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83章刺杀

第83章刺杀



    cpa300_4();    他不会去管李靖为什么突然发疯,要杀尽他们这些老人,他只知道,若他去到李靖面前,那李三绝对不会有半点手软。

    这些天来,他一边派人北去,为北逃突厥做好准备。

    一边盯着李靖的行程,还有马邑军营的动静。

    最后,便是召集人马,屯于云内牧场,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他也没忘了恒安的韩景和东山贼众,很是备了两份儿厚礼,让人送了过去。

    他准备的很周全,一旦事有不谐,鱼死网破的心思都有了。

    只是,今天他有些心神不宁,心腹们都带人回来了,二儿子去跟着那李家三娘,却一直没再传回过消息。

    而今天,却突然有人禀报,说李家三娘一行人已经到了云内边境之处。

    这个消息让他有些不安,二郎向来行事稳重,勇力更为诸子之冠,难道在路上生了什么变故?

    再有,李家那个三娘子虽然年轻,名声却是不小。。。。。。。

    巡视马场?

    胆子到是不小,还敢来云内,到要见一见,看她有何话说,实在不成,说不得,就要将她扣下来,让李三投鼠忌器。

    和很多北方好汉一样,越是心烦的时候,越要饮上几碗,酒酣耳热之后,什么烦心事就都没了。

    不过,明显效果不佳,事情太大,攸关生死,让他怎么也忘不了,也静不下来。

    喝的越多,想的越多,脑袋也越是昏昏沉沉。

    听着一屋子的人行令吆喝,史千年只觉得头痛欲裂。

    遂摇晃着站起身来,摆手让两个儿子陪着其他人继续喝,自己则迈着步子,背着手,想会后面休息了。

    正走着,门廊上迎面走来个身影,低着头,缩着身子,见他过来,赶紧让到一边儿。

    史千年也没在意,只是走了两步,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忠心的老仆,没有等在这里,搀扶于他,但他的思维,也就停止在这一刻了。

    那人影像鬼魂一般,绕了绕,就贴在了他的后背,伸手搬住他的脑袋,只一错,咔嚓一声轻响,史千年的脖子已经软了下来。

    久经战阵,更是盘踞云内十数载,名声振于马邑的史千年,就这么死了,估计他自己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死的如此轻易,如此的悄无声息。

    看了看头发花白,已经被自己拗断了脖子的老头儿,李破有点犹豫,应该是史千年吧?刚才在暗处,李碧到是给他指了指,可惜离的太远,他没怎么看清楚。

    抄到后面来躲着,打着的主意就是来一个杀一个,总能找到正主。

    没想到的是,头一个就是个老头,运气真这么好?

    看看老头的身量,也不算矮,李破咬咬牙,将尸体抱了起来,拖进一间屋子,屋子里已经躺了两位了,都是仆人,或者可以说是护卫,都掖着刀子呢。

    当然,还是那句老话,有杀错没放过,照了面,这个时候没道理可讲,来个女人孩子,也是照杀不误。

    像李破这样的人,心狠手辣占了个十足十,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再等等?李破有点后悔让李碧在外面把风了。

    索性又等了一会,没人过来。

    李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辰光了,这么等下去,可不是办法,那些家伙喝起酒来,谁知道能喝到什么时候?

    李破一咬牙,从一具尸体上抽出刀子来,比量了一下,一刀下去,将老头的脑袋切了下来。

    又从尸体上撕下衣服,将人头包住。

    尼玛,这杀人割头的事终于是做了,当初听几个老军绘声绘色的讲起在战阵上割脑袋领功的经历,还觉着有点野蛮原始。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草原上呆了五年,那么粗糙荒蛮的地方,都没机会割人的脑袋,回到了大隋没多久,反而破了例,你说这世上的事情找谁说理去?

    提着脑袋,瞧瞧转了出去。

    李碧正在探头探脑的张望,李破凑过去。

    两个人就地蹲在一处,鬼鬼祟祟的打开包裹,李碧面不改色的揪着头颅的头发凑到眼前瞧了瞧,顿时喜上眉梢。

    这一幕,让李破记了好久,每每想起,都觉着这场景特诡异,和聊斋故事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似的。

    大功告成,李破立马想溜。

    但李碧贪心不足,指了指屋子,一只手狠狠下切,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让李破将一屋子的人都杀了。

    李破确定,这姑奶奶比他还狠,也有点贪心不足。

    这样的人,一般来说,死的都很快。

    不过,最终李破还是屈服了,不是因为李碧瞪起来的眼睛有多大,也不是气势有多凶狠,而是这女人一见他摇头,就开始轻轻敲起了刀鞘,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眸子中更满是威胁之意。。。。。。。。

    见了鬼了,李破心里咒骂了一声,很想将女人扔在这里,但最终,还是调头,就进了那片屋宅。

    李碧在他身后,颇为得意的笑了笑。

    她算是发现了,这人有时吧,胆子真是不小,但这人非常怕死却是一定的了,抓到对方的软肋,果然马上就胜了一局。

    她不知道,那并非是怕死,而是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养成的自律,和林中的野兽很相像,过分的警觉和自律,表现出来的表象,就是怕死了。

    这次,没让李破等多少时间,一个汉子晃晃悠悠的跑到后面来如厕,再能喝的人,也不能不上茅厕,这让李破很是欣喜。

    陆续有人到后面来,都遭了李破毒手,渐渐的,厅堂中还剩下的三位,觉着越来越冷清,却没任何的警觉,只是说笑着,那几位上个茅厕,不定就睡在那里了。

    于是,两人结伴,嘻嘻哈哈的到后面来找,其实,是怕这些人喝多了,在后面闹出事情来。

    史家的家眷,可都在后面住着呢。

    两个人也没费李破多少手脚,醉汉最好对付了。

    那间屋子彻底成了藏尸间,摆了一地的尸体,把李破忙的像辛勤的蚂蚁一样。

    堂里剩下一位等着,李破从后面终于溜了出来,低着头,凑到那人身边,好像要告知些什么。

    就在这位睁着醉眼,歪着头,支着耳朵倾听的时候,李破顺手拗断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