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85章伤重

第85章伤重

readx();    这个时候,李破没怎么细想,就算想,也不可能将李碧扔在这里。

    两个人出来,一个人回去,回去的是李碧那好说,谁也不会关心,李破的死活,估计也就是李春能掉上些眼泪,其他人?别指望了。

    但活着回去的是李破,那就太糟糕了,没死也得被人斩上一刀,将他脑袋摘下来再说。

    当然,如果这一箭,正中女人后心,那就太省事了,李破也就不打算回去了,天高海阔,往什么地方一钻,等世道乱些再出来,只要别在李靖面前晃悠,谁又能管得了他呢。

    但那些都是假设,这一下还不至于要了李碧的命,看人家,马上直起身子,连连很踹马腹,战马反而破快了许多。

    稍稍落在后面的李破一看,立即抽刀,斩断连着另外一匹战马的绳索,渐渐勒住马缰,然后猛的一带。

    为此,胳膊上和腰间,都被激射而至的箭矢划出了两道长长的伤口,这还是他不停晃动身体的结果。

    战马狂嘶之下,人立而起,后蹄蹬动,前蹄落地时,已经换了个方向。

    就这一瞬间,一支箭矢擦着李破的脸庞抹了过去。

    李破眼睛都没眨一下,口中呼啸一声,狠狠夹了两下马腹,战马嘶鸣,一下便窜了出去,朝着追兵方向疾驰迎上。

    与此同时,李破张弓引箭,一箭射出,正中一人胸口,将其射下战马。

    接着,弃弓,顺手拔出长刀,身体在马上晃动了一下,躲开一支射来的利箭。

    挥舞着长刀,在头顶上画着圈,向最后一名追兵迎了上去。

    说起来很慢,其实这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两边将马速都已经催了起来。

    眨眼间,两马交错,最后一人其实已经陷入慌乱之中,连续的追逐,让他心胆已去八分。

    见敌人迎面而来,再弃弓拔刀,迟缓的和慢动作似的。

    没等他长刀整个出鞘,两马交错之间,刀光一闪,鲜血迸射而出,借着马速,不用多大的力气,李破便一刀将那人连肩膀带背斩裂开来。

    又疾驰出去一段距离,追上已经失去了战马,在地上挣扎起来,转头就跑的家伙,一刀将其斩倒在地。

    这时李破才真正轻松下来,调转马头,去追李碧了。

    没追多远,将见李碧伏倒在路边,显然是气力不支,被掀了下马。

    到了近前,李破勒住马缰,翻身下马,翻过女人的身体瞧了瞧,还好,有气儿,只是昏过去了。

    不过伤口肯定糟糕了,被马掀下来,已经造成了二次伤害,血流了很快,已经染红了她半边身子。

    李破查看了一下伤口,立即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紧紧扎住她的肩膀。

    但中箭的位置太恼人了,这么做并不能有效的让伤口止血。

    李破四处瞅瞅,抱着李碧上了战马,这里肯定不能停留,说不定追兵什么时候就能赶到这里。

    不过,到底是已经出了云内地界,李破也放心不少。

    走了不多时,便找见一片树林。

    李破翻身下马,牵着马走进林中。

    然后就是一阵忙活,将李碧放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升起一堆篝火。

    然后将李碧半抱在自己怀里,将她肩头的衣服弄开,露出被鲜血染的通红的肩膀,和半个隆起的胸脯,当然,李破没有半点美人在怀的绮念,只觉得,能不能把这女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真要看老天爷给不给这个面子了。

    还好,穿透伤,不然的话,也得将箭头捅出去,难免要造成更深的伤害。

    李破第一次给人治疗箭伤,但也没什么手忙脚乱的。

    那匕首先将箭头砍掉,然后给李碧嘴里塞了个小树枝,想的还挺周全。

    这个时候,李碧已是面如金纸,一条命差不多已经丢了半条了。

    李破做完这一切,抓住箭尾,咬牙用力,猛的一抽,将箭杆拔了出来。

    昏迷中的李碧猛的张开了双眼,咯吱一声,嘴里的小树枝顿时被她给咬断了。

    醒过来的李碧,老实的很,其实也没什么力气挣扎了。

    斗大的汗珠儿,都她脸上哗哗往下淌,看来是疼的够呛。

    李破有点幸灾乐祸,心想,更疼的还在后面呢。。。。。。。。

    清洗伤口,李破将匕首在火上烤啊烤,一直到暗红色,才又来到李碧身边。

    强忍着笑,道:“忍着点啊,必须把血止住,俺这办法最快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软塌塌的李碧扶正身子,身前身后狠狠的给烙了两下,嘶哑的惨叫声,听上去很渗人。

    撒上伤药,包扎一下,至此,一切完活,李碧还挺坚强,硬是没昏过去,这让李破有点意外,也有点小佩服。

    女人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睡过去之前,还吩咐着李破,“去到前面,应该有家驿站,那里有咱们的人在等着,让他们去速速找个大夫。。。。。。。”

    估计被这么一番折腾,李碧也知道,落在这人手里,不太靠谱了,想让人去寻个真正的大夫过来。

    不过,别说她现在伤着,连说话都费力,就算她完好如初,想要支使动李破,也不是那么容易。

    李破没动地方,这荒郊野外的,留个伤号在这里,自己出去到是找到人了,回来只剩下被狼崽子啃的没了样子的一具尸体,他找谁说理去啊?

    李破干脆就没动地方,累了一夜,又折腾了小半天,困到不困,就是饿的实在受不了。

    翻出大饼来,先填了填肚囊,喝了点酒,缓了缓精神,李破在篝火旁边先小眯了一觉。

    等到这一天晚上,不出所料的,女人发起了高烧。

    这位发烧吧,和李春不一样,嘟嘟囔囔的不住说着什么,还翻来覆去的不老实。

    李破也不去管她,只给她头上弄了条冷巾,又喂她喝了几次水,也就听之任之了。

    这种伤后的高烧,挺过来,也就活了,挺不过来,那还用说吗?

    在李破心里,李碧已经死了八成,这年头的伤药,太不靠谱,李碧伤的又重,很大可能挺不过去了,他已经在琢磨,要是这女人死了,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