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雄 > 第86章命硬

第86章命硬

这一夜,李破没睡好,觉得他的命运,竟然寄托在了一个瞧他很不顺眼,而他也不太感冒的女人身上,实在是够奇妙。

    不管之前有多少想头,其实都无稽的很。

    他并不想做个流浪天涯的浪子,像个傻子似的一处处去刷副本。

    他对落脚的地方,是非常看重的。

    像在草原,他能忍受住草原的寒风,和那荒凉的环境,一呆就是五年。

    来到马邑,也费劲巴拉的弄了两处房子,为的是什么?他自己清楚,为的就是出去转悠,还能想着有那么个地方,能容他清净一些。

    他不想和许多人一样,被人像狗一样杀死在什么地方,胡乱埋了了事。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要死了,他也希望自己是躺在舒服的床上,安详的闭上眼睛。

    当然,也许是因为他杀的人太多了,命运并不打算眷顾于他了。

    胡思乱想中,李破进入了梦乡。

    他的梦乡,永远都是特别的,半点安详的意思都没有,总有人在追他,总有人死在他手里,他却从来不会从梦中惊醒,因为就算在梦中,他也是那么冷静而又无恐无惧,太无趣了。。。。。。。。

    鸟雀的鸣叫声,提醒他清晨的到来,湿乎乎的舌头,在他脸上舔来舔去。

    李破睁开眼睛,拨开那张长长的马脸,扭头看了过去。

    女人的命很硬,竟然没死,烧也不知什么时候退了,睡的正香。

    李破欣喜的确认,这女人和他差不多,是个连阎王爷都不愿看到的人物,命硬的很。

    实际上,他很羡慕这女人的身体素质,不是什么人都能在缺医少药,又这么折腾一遭之后,还能活下来的。

    顽强的家伙,生命力旺盛的和小强似的。

    到了这个时候,命其实也就捡回来了,伤口感染这种噩梦,也就不会再降临下来,死神飘然远去,不曾留下半点痕迹。

    把水烧开,喂李碧喝了些热水,又将大饼弄碎,泡了泡,给李碧吃了。

    李破自己随后饱餐一顿,琢磨着是不是该上路了。

    当然,他也很担心,这女人刚活过来,别颠死在路上,那可就太冤了。

    李碧这个时候,也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看了看七扭八歪包扎了一圈圈的伤处,终于有点羞涩的感觉了。

    不过,回想到昨晚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后背都好像又寒了寒。

    用火烫的刀子,封住伤口的事情,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资料查不到,好像到了近代,才有了这种方法,是人们对细菌感染有了一定认识之后才有的事情,嗯,就当隋人不知道吧。)

    而且还是两下。

    李碧身子颤了颤,觉得,这辈子也没经历过那样刻骨铭心的疼痛。

    她到还有点良心,没觉着李破是故意报复,因为在李破身上,有着太多的神奇之处,用火烙之法来治伤,说不定也是秘传的一种。

    不过,随后,她就担心了起来,身上肯定要留下两个很难看的疤痕了。

    想到这个,她的眼圈红了起来,却怎么也流不下眼泪,因为在关西世阀当中想要占据一席之地,就不会给流泪的弱者以任何的机会。

    很早,她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她立志从军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哭泣这种技能,许久不用,也是会忘记的,现在的她,就是这么个情况,明明很伤心,却没眼泪涌出来。

    强韧这两个字,好像已经刻在了她的骨头上。

    “你没走?”李碧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去哪儿?”李破立即做大义凛然状道,“俺怎么会丢下军曹不顾?”

    这话不但酸的李破自己有些倒牙,聪明的世阀贵女,也稍稍转过脸去,不想听了,心中还道着,这小子定是怕回去杀头,才不敢轻易远离。

    一猜一个准,相处了这些日子,李破的一些性格,在她眼中已是无所遁形。

    不过,有了此番经历,两个人也算是生死与共了。

    李破虽说不会真想跟这女人死在一块,但总归是老老实实的承担起照顾人的角色。

    至于李碧,之前的一些念头,也尽都消散了。

    严格意义上来讲,两个人都是军人,不管他们背景如何,他们都隐隐恪守着军人的规则,经历过生死之战后,他们在对方心目中,都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当他们再次站在一处的时候,信任这个东西,也就产生了。

    李碧的身体非常虚弱,继续赶路是不可能了。

    李碧也没再提起,让李破出去找人回来。

    于是,李破将篝火的痕迹整理了一番,扶着李碧上马,往林子深处走去。

    又是一天过去,躲在这处树林中的两人,活的还不错。

    当然,有李破在,活的不错才是正常,这厮杀人是熟手,厨师好像才是他的本行。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

    给李碧又换了一次药,这次人家防的极严,再没看到鼓起的半边胸脯,只有血糊糊的伤口了。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两个人不得不往林子外面挪了,因为水快没了。

    不过,还没到林子边儿,李破就不动了,敏捷的一弯腰,顿时丑陋的趴在了地上。

    马蹄声,很大,从南边过来的,李破拿不准是不是接应他们的人到了,还是马场的人从前面兜了回来。

    谨慎起见,直接把李碧又弄回了林子深处,自己则到林子边上探头探脑。

    担心是多余的,李靖自神武,亲自带兵过来了。

    只这几日功夫,李靖已招马邑守军一千,汇合神武军兵六百,直趋云内。

    他也是真的有些急了,女儿已经没了消息几天,昨日里,女儿带的人终于快马传来消息。

    李靖这才知道女儿竟是只带了一个人,去了云内。

    他不是个心肠柔软,顾惜子女的人,李碧去云内,本就是他下的命令。

    行险一搏,成了,他这个马邑郡丞,便能令行全境,不再敢于有人掣肘。

    不成,这个女儿当也能从云内杀出来。。。。。。。

    之后,他便会带兵趁乱围云内,逼着韩景一起剿贼,那样一来,动静自然不小。

    动静一大,自然也就祸福难料,只是征伐辽东在即,暂时却不虞被调离马邑。。。。。。。。。。

    但女儿只带了一个人就敢去云内?真觉得自己是关云长了不成?还想来个单刀赴会不成?李靖当时就觉得,自己恐怕要经历一下丧女之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