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神风暴 > 第02章 刺激

第02章 刺激

    半晌过后,唐焱悠悠醒来,神情还是有些恍惚,呆呆趴在湖边,消化着做噩梦般的事实,也在慢慢接受着脑海里面的记忆融合。

    足足过了半晌,意识才渐渐恢复。这时候惊奇的发现,身体里万蚁钻心般的剧痛已经不存在,疲惫的感觉也消失殆尽,浑身充满着丰盈的力量,而且……丝丝温热的感觉在经脉中流转着。

    “这是……灵力?”唐焱呼的坐起来,凝神内视,片刻之后,面露惊喜。体内杂乱的经脉全部通畅,好似还拓宽了几分,稀薄的能量在经脉中流转,并把全身各个穴位链接,犹如一个个的漩涡在缓慢的运转,连接着全身经脉。

    这些能量就是灵力!

    通过这位唐二公子的记忆得知,这个世界的武者体系分为武者、武师、武灵、武宗、武王、武尊、武圣、武皇、武帝,九大境界,每个境界划分为三阶。

    ‘灵力’,所有武者修炼武道的根本,是力量之源,更是施展武技的基础。

    ‘武者’是指体能强健,爆发力惊人,超越了普通的士兵。‘武师’和‘武者’间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可以凝练出属于自己的灵力,并引导体内灵力运转,滋养身体和经脉。

    唐焱按照这一世的记忆进行运转,没错,跟预想的相同,灵力随之加快,丰盈的感觉再次强烈起来,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爽。

    “应该是……一阶武师吧,我竟然是武师了?”唐焱回想起深渊里的奇异黑丝和金色光线,心里不由的泛出丝丝警惕,再次查看了身体的状况,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唯有丹田处青茫茫的一片。

    按照唐家的遗传体质,以火属性为基础,丹田位置已经是温热的红色,可自己的丹田精变成了青色,还雾蒙蒙的,无法窥伺其中的情况。

    再然后,唐焱在自己的双手手腕处发现了浅淡的青色纹路,像是火焰,又像水纹,很浅很淡,几乎微不可查,轻轻地碰了碰,没有特殊感觉。

    运转灵力向这里积聚,双手位置的穴位陡然加速运转,像是个漩涡疯狂的吸纳着灵力,再然后……噗……十指的指尖竟然浮现出幽幽的火苗。

    灵力凝练成型,聚而外显,三阶武师的标志!

    “怎么个情况?”唐焱越发诧异,自己的灵力充盈的情况明明是一阶武师,怎么可以凝聚灵力在指间显现?是自己的身体有些特殊的变化?还是这位唐二公子的记忆本身就有问题?

    但唐焱很快散开指间的火焰,因为双手穴位吞噬灵力的速度太恐怖了,根本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支撑的住的,像是要把自己给吸干了。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唐焱满心惊疑,站在湖边定定的看着清澈的幽潭,找寻‘裂缝’和深渊的痕迹,但努力了半天,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好像刚才的噩梦本身就是幻觉。

    再次尝试几次,还是一无所获,唐焱暂时不多想,从潭边爬起来,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古木参天、枝繁叶茂,隐约有兽吼鸟鸣在林间回荡,空气湿热,伴着些许的白雾,好像置身于热带雨林。

    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又懵懵懂懂的成了少爷,还被人陈尸潭底?唐焱尝试着让自己接受这个怪异的现实,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没有抵触情绪。

    神泣大陆、各国混战、武者武技、适者生存、极限杀戮,这不就是自己梦幻中的生活吗?

    反正在原本的世界无牵无挂,何不在这里肆意潇洒一回?

    唐焱享受了会儿这一神异事件带来的愉悦感,很快又被拉回到了现实。

    杨如烟,杨家三小姐,容貌美颜、天赋惊人,是杨家的掌上明珠,更是‘巨象学院’的天才学生,同样是唐焱处心积虑想要弄到手的几个女人之一。只可惜,唐二公子是个‘半成品’,又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苦苦的追求反而被杨如烟视为耻辱,以至于在这密林间联合李家少爷李守泽设计把‘唐焱’勾引到这里,并乱剑刺杀陈尸湖底。

    “最毒妇人心,这手段未免太恶毒了!还有李守泽,总有一天阉了你个奸夫!”唐焱摸摸胸前意外复原的伤口,眼神泛着冷意。

    长久的古墓探险让他时常在生死间徘徊,不仅变的心志坚韧,心性同样狠辣果断,这两个狗男女想要自己的命,怎能轻易放过!这位唐家二公子胆小怕事,可唐焱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过……

    自己是远远的离开这里,逍遥天下?还是继续做唐家二少爷,先适应这个世界?

    稍微的迟疑,唐焱就做出了决定,留下来!

    以自己羸弱的实力要想单枪匹马闯世界,基本不可能,更难有所成就。暂时就先依靠唐家二少爷的身份,给自己争取些生存的资本,然后视情况决定去留。

    唐焱整理好衣服准备离开,却在不远处的碎石间发现了白色布片,扒出来一看,竟然是件女士的白色裙子,上面沾着些血迹。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杨如烟的,可能是在处理唐焱尸体的时候衣服沾了血迹,害怕被人发现所以替换了套新的,把旧的埋在了这里。

    “蠢笨的女人,藏东西都不会藏。”唐焱撇撇嘴,正要随手扔掉,忽然又停了下来,慢慢把衣服铺展开,嘴角露出抹古怪的笑容。

    抹胸?!

    嘿,这妞竟然把抹胸都换了。

    唐焱放在面前深深的吸了口,还有淡淡的体香,嘿嘿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塞进口袋,吹着口哨走向宿营地。

    迷幻森林面积广布,妖兽纵横,其中不乏五六级的超强妖兽,寻常时候除了那些刀口舔血的佣兵和强大的‘狩魔战士’,很少有人会踏足这里。

    即便是在这两年一度的洗礼活动,各方势力不得不深入迷幻森林,也基本按照提前开辟出来的轨迹移动,以减少遭遇妖兽袭击的可能性。当然了,所有参加祭祀洗礼的少年们都是未来的希望,各个学院都会派遣强大的导师沿途护送。何况但凡有资格接受洗礼的少男少女们本身都是三阶武师,有着自保的实力。

    唐焱沿着记忆中的轨迹找寻着回去的路,期间重新捋顺消化唐二公子的记忆,慢慢的,唐焱推测出杨如烟胆敢对自己出手的另外原因。

    从进入迷幻森林开始,‘巨象学院’这支队伍一直都不顺利,不断遭到妖兽的袭击,虽大多只是野兽,妖兽不过一级二级,但数量众多、层出不穷,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严重影响着赶路的速度。

    尤其是这三四天以来,附近竟然出现稀薄的迷雾,差点让队伍迷失了方向,察觉到‘反常’背后的‘异常’,导师们决定暂时停止,等雾气散开之后再出发。

    杨如烟是打算利用这种诡异和混乱除掉自己,到时候就算有人询问,大可推诿给妖兽。

    不过……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原因?毕竟自己是唐家少爷,杨如烟又是个精明的女人,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这么铤而走险的做出杀人举动。

    “狗男女,不管什么原因,都给我等着瞧!”唐焱心中冷哼,抄着手走向前面的宿营地。

    古木参天,绿荫遮空,清澈的小河边,三辆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上面堆满了皮箱、帐篷和食物,四十匹尖角马懒散围在旁边,有的吃着青草,有的昏昏欲睡。

    其中几匹角马上骑着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女,穿着整洁的白色长袍,警戒的巡视着四周,长袍的胸口位置绣着红色象头,表明着他们的身份——巨象学院的导师。

    成为导师最低的标准就是三阶武灵!相较于只会简单控制灵力的武师来说,三阶武灵已经是强悍的存在。

    河边三五成群的聚着些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有的沉默冥想,有的细声交谈,有的围绕着导师们讨论着武道或趣事。

    “唐焱?”一声惊呼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杨如烟花容失色,见鬼似的盯着唐焱。

    李守泽同样受了一惊,用力闭了闭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眼花。唐焱?真的是唐焱!不是已经陈尸湖底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唐焱,你个混小子!不是警告你不能离开队伍半步吗?你去哪了?”一个浓眉阔口的中年男子怒声喝斥,如果唐焱再不回来的话,他就要派人出去找了。

    “嘿嘿,阿诺导师别生气,我跟如烟妹妹交流了下感情。她怕引起误会,走的急,我走的慢了,还差点迷路。”唐焱陪着笑脸回到队伍,只是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前面的杨如烟。

    一边欣赏一边感慨,怪不得这位唐家二公子如此痴迷,果然倾国倾城。容颜精致靓丽、皮肤娇嫩白皙,虽只有十五岁,却身材高挑、腰肢纤细、胸部饱满,一身白色长裙更衬出几分清丽纯净。

    这要是放在自己原来的世界,绝对比那什么奶茶妹妹还要迷人。

    “谁跟你交流感情!!”杨如烟脸色微寒,冷声娇斥。

    哎呀!还害羞都这么有味道!

    “咦?害羞了?刚才是谁跟我甜甜蜜蜜亲亲我我的?”唐焱随手从口袋里掏出那条白色抹胸,在指尖甩了几圈,放肆的放到鼻尖用力一吸,直接扔给了杨如烟:“忘了带了吧?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换上,待会别走光了。”

    咦?四周学员的脸色顿时古怪玩味起来,那是……抹胸?还是白色的抹胸!队伍里的女学员本来就不多,穿白色衣服的更不多了。

    回想起刚才杨如烟、李守泽和唐焱都曾离开过,难道……

    杨如烟下意识的就要摸自己的胸口,可注意到唐焱戏谑的笑容后,极力控制抓狂的情绪,恨声道:“唐焱,胆敢再胡言乱语,当心我剜了你的舌头。”

    “嘿嘿,开个玩笑,别激动。我是什么货色我自己明白,杨三小姐怎么会看上我呢。”唐焱自嘲的笑了两声,走到篝火旁,毫无客气的拿起上面的烤肉,肆无忌惮的撕扯吞咽。不知是太饿的缘故,还是这异界的肉食格外鲜美,反正唐焱刚刚吃了两口就香的双眼放光,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知道就好!以后再敢胡说,决不轻饶!”杨如烟暗暗松了口气,恶狠狠的瞪了眼唐焱。

    只是没等她坐下去,唐焱又一句话差点让所有人吐血:“下次跟杨公子偷情的时候,记得打扫干净战场,这么重要的东西千万要保管好。”

    “唐焱!!”杨如烟和李守泽差点窜起来。

    众人恍然,眼神更加玩味。说唐焱跟杨如烟有暧昧关系,在场没有人会相信。不过……杨如烟跟李守泽的关系倒是不错,又郎才女貌,双方家长甚至有意撮合,何况两人刚才是同时离开?

    难道……

    **急不可耐了?

    “怎么了?敢做不敢当?你还是个男人吗?”唐焱瞥了眼脸色铁青的李守泽,继续跟手里的烤鸡搏斗着。

    “你找死……”李守泽拔剑就要冲上去,幸好被身边的学员给制止,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努力地安抚着。

    杨如烟悄悄吸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唐焱的目光越来越冰冷。唐焱这番话说出去,又有抹胸作证,自己的清白彻底完了!这混蛋的确是个祸害,一日不除,自己永远别想安宁。

    “咦?你这是什么眼神?”唐焱瞥了眼杨如烟,恍然大悟:“真怕李守泽不要你了?别怕,我不嫌弃,改天跟你老爹说说,嫁给我当小妾吧。”

    “噗嗤!”终于有人憋不住,刚啃下的果子当场喷了出来。娶杨如烟当小妾?这么剽悍的话,真亏这个家伙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