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神风暴 > 第06章 小爷有宝

第06章 小爷有宝

    林地间,唐焱虚弱的喘息着,剧烈的痛楚几乎要吞噬他的神经,好像随时都可能昏迷过去,但此时此刻眼睛却定定的看着不远处跳动着的青色火苗,它们像是有着生命般,跳跃的非常兴奋,非常的绚烂迷人,又像是诡异的鬼火,因为它们没有温度。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随着火焰的渐渐熄灭,唐焱眼底的炙热慢慢浮现出来。

    灵力液滴!灵源液!

    青豆大小的无色液滴在火焰退却后渐渐显露出来,地上只剩的只有些许的灰烬。

    “这火焰倒是个毁尸灭迹的好东西!”唐焱强忍着剧痛和虚弱,挣扎着爬向灵源液,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袁贺身为三阶武师,体内灵力精纯浑厚,所以凝练的这滴灵力原液明显要比刚才白眼豺狼的要多了些。

    一个二级妖兽,一个三阶武师,连续吞服这两滴灵源液,会不会让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

    唐焱满心期待,准备找个地方安静的炼化,可没等他挣扎站起来,迷雾里再次冲出个人。

    “你竟然还活着?”杜洋看着鲜血淋漓的唐焱,眼底闪过丝诧异:“袁贺呢?”

    唐焱稍稍松了口气:“没看见。”

    “那你身上的伤……”

    “狗咬的。”

    杜洋更是诧异:“是白眼豺狼?没把你咬死?呃,我是说……你把它击退了?”

    唐焱悄悄藏起灵源液,道:“我苦口婆心开导了它几句,它感觉惭愧,决定重新做狗,所以……跑了……”

    杜洋眼角微微抽搐。

    唐焱挣扎站起来:“我刚才听到有惨叫声,发生了什么?”

    “不清楚,我急着过来救你,没顾他们。不过有阿诺导师和艾琳达导师镇着,这片森林里没多少人敢来撒野。怎么样,我这算不算履行了协议?”杜洋难得露出分笑容。

    “什么协议?”唐焱默默引导体内残余灵力修复伤口,缓和剧烈的痛楚。

    “咦?你什么意思,打算赖皮?之前某人说的,发生意外的时候帮忙缠住杨如烟和李守泽,我不仅缠住了他们,还赶过来保护你了,这算协议之外的馈赠,所以……你得给我本灵级武决。”

    唐焱乐了:“长见识了,竟然有人比我还不要脸。”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你自己?”

    “我没事了,你从哪来回哪去。”唐焱想赶紧炼化了灵源液,没时间跟他扯皮。

    “那灵级武决……”

    “你能再不要脸点不?”

    “唐二少爷,这是协议,你怎么能……嗯?卧槽!你的伤口在愈合?你体内有灵力?你是武师?”杜洋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呼,甚至爆了句粗口,紧紧盯住唐焱身上的伤口,满眼的不可思议。

    “爷吃了仙丹。”唐焱忽然发现这小子够墨迹。

    杜洋深深地看了眼唐焱,眼神变的怪异起来。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不对,我得看看。”杜洋忽然朝着唐焱走了过来。

    唐焱挣扎起来:“喂!男女授受不亲,你个玻璃,别碰我!”

    “我就看……”

    “两位小朋友,说完了吗?”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密林间传出。

    两人同时警觉,杜洋眉头微皱,神情骤然冰冷,双拳猛的攥紧,灵力凝结,形成类似岩石般的白色物质,牢牢覆盖在双拳。

    但……

    一道白芒在瞬间划过眼前,杜洋如遭雷击,腹部被人狠狠击中,轰的撞向身后的树干,两人粗的大树剧烈颤动,杜洋反弹落地,哇的吐出口鲜血,像大虾般用力蜷缩起来,脸色煞白,额头冒汗,双眼瞪得溜圆,像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停,我投降!”唐焱暗暗心惊,赶紧举起双手,恰在此刻,那道白影的拳头正好出现在他的腹部,要是再慢半秒,肯定会落得杜洋同样的下场。以自己的伤势,很可能直接挂掉。

    “这位小兄弟很识时务,我喜欢这样的人。”白衣人停在唐焱面前,獠牙面具后发出声略带戏谑的笑声。

    杜洋死死捂住肚子,挣扎着站起来,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带着些许的惊骇,这人好快的速度,自己竟然连痕迹都没捕捉到,难道是武灵级强者?

    “我劝你老实点,别给自己找麻烦,当然了,你如果想体现下英雄气概,我不介意跟你好好玩玩。”白衣人来到杜洋面前,套出根绳子用力的把他捆绑住。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感受到白衣人浑厚的灵力波动,杜洋理智的没有继续反抗。

    “这句话,你们死掉的导师们同样问过,不用着急,到了地方,你们就会知道了。”

    什么?死掉的导师们?唐焱和杜洋再次心惊,难道刚才的惨叫是……导师?!

    怎么可能!!阿诺和艾琳达都是强悍的武宗!

    “这位小兄弟,还能坚持吗?”白衣人看了看唐焱血肉模糊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暗暗咧嘴,这小子够硬的,都伤成这样还能站着。可能是刚才的理智给了他好感,也可能是感觉这样的伤势根本没有威胁,所以没有给他做捆绑。

    “当然,没问题。”唐焱意识到问题不妙,压下心头惊疑,悄悄跟杜洋使个颜色,示意见机行事,不要鲁莽冲动。

    杜洋也是个精明人,没有过分反抗。

    “走。”白衣人分别扯住杜洋和唐焱的衣领,一声沉喝,在林地间纵横腾跃,迅速向着前方移动。

    没过多久,他在一处小河边停下来,这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白衣人,还有十七个巨象学院的学员。

    “又抓了两个,还差……十一个了。”白衣人随手把唐焱和杜洋扔到地上。

    “杜洋?”学员们的模样都很狼狈,看到杜洋也被抓过来,有些吃惊,更有些无奈和苦涩。

    “留下五个人看着,其它人继续去找。导师处死,学员抓活的,千万要记住,不允许有任何的失误,更不能留下线索。”一个身材曼妙的女郎扫了眼杜洋和唐焱,带着七名白衣人离开,不过没走出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唐焱,柳眉微微蹙起。

    唐焱心头微惊,那双凌厉的眼神好像两把尖刀,狠狠插进自己的身体。

    这种气息……难道……武宗?

    又是武宗强者!这群白衣人什么来头?

    “一阶武师?有资格参加祭台洗礼的应该都是三阶武师,怎么夹着条杂鱼?”女郎的声音带着分倨傲之外的冷漠。

    “什么?一阶?”抓唐焱过来的白衣人同样有些奇怪,眯眼盯住唐焱仔细的感受了会儿,眉头大皱:“还真是一阶武师。”

    相较于他们的吃惊,其余的学员们同样变了脸色,唐焱是武师?这废物竟然是武师?

    唐焱眼角抽搐,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老子是武师就这么稀奇?

    女郎冷声道:“你是谁?”

    唐焱眼珠一转,指着杜洋道:“我是他的仆从,打杂的,呃……马夫。”

    “打杂的?”女郎再次打量下唐焱,面无表情道:“杀了,处理干净。”

    “我靠!贱人!!”唐焱心头怒骂,没等反抗,身后的白衣人已经撕扯着走向河边。

    “留下人看好这些学员,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女郎再次叮嘱,带着白衣人迅速离开。

    “小兄弟,我们这里不留废物,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个痛快。”白衣人冷笑着,扯住唐焱来到个半人高的石头旁,粗鲁的推到上面,掏出根绳子就要绑起来。

    又要陈尸湖底?能不能换个花样!唐焱心头腹诽,同时努力的思考着对策。

    学员们有的着急,有的面无表情,但谁也没有求情,因为他们自身难保,根本顾及不了别人,何况平时关系就不怎么样。倒是杜洋皱了皱眉,但还是暗暗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唐焱努力思考对策,片刻后心头微微一动,压低声音小声道:“大哥,商量个事!”

    “嗯?”白衣人继续整理着绳子,随意道:“什么事?”

    “我有个宝贝,只要你把我放了,我就给你,肯定会让你满意。”

    “什么宝贝?”男子挑了挑眉头,冷冷哼笑。

    唐焱暗暗咬牙,表现出副为难挣扎的样子,随后深深吸气,把手伸进怀里,仔细的摸索了会儿,然后慢慢的掏出来。“你来看。”

    “什么破东……咦?好浓郁的能量。”白衣人眉头一挑,向前靠了靠。

    “我把它给你,说不定会让你的境界突破,只要你待会……”唐焱悄声的说着,慢慢把紧紧握住的双手向白衣人面前送了送。

    “你死了一样!”白衣人眼底闪过丝贪婪,顺手就要去抓。

    “等等,这东西是宝贝,要是被你的同伴们发现,还有你的份?”

    白衣人微微一顿:“你想怎么样?”

    “咱们公平交易,我保证不喊不叫,你把我弄到远点的地方,然后……弄个半死就行了,稍微留口气,我就是个打杂的,真的跟他们没关系。”

    “前面有个大石头,我去哪里。”白衣人握住唐焱的嘴,拖到百米外的石头处。

    唐焱笑呵呵的举起手:“大哥,你看看,你先看看……”

    白衣人回头望了望远处的同伴,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眼底的贪婪再无法掩饰,一把抓住唐焱的手就要掰开。唐焱用力攥紧,顺势往他眼睛部位送去,然后……神情陡然狰狞,双手大张,体内灵力疯狂凝聚,青色火焰瞬间在指尖暴涨,直冲白衣人瞪大的双眼。

    男子根本没料到唐焱竟然还有力气反抗,更没料到一阶武师可以灵力外显,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青火灼烧了眼睛,这青色火焰具有极强的粘黏性和焚烧力,很快把眼珠焚烧殆尽,甚至还向着里面蔓延。

    “啊!!”男子发出凄厉的惨叫,仰面倒地疯狂挣扎抽搐。

    “爷记住你了!”唐焱一把扯下男子的面具,狠狠盯了眼他的脸,顺手又扯下他身上的背包,扭头冲向密林。

    一连串的变故只在分秒之间,其余守护的四个白衣人起初没有往这里在意,等他们警觉的时候,唐焱已经消失在密林里。

    稍微愣了会儿,四人眼神顿时一变:“他抢走了包?该死的,里面有我们的标记。”

    “抓住他!”两名白衣人利箭般窜射出去,但是惊魂之下,他们忘了旁边的学员。

    “分散,逃!”杜洋幕然嘶吼,率先冲向林地。其余学员同时惊醒,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向着四周亡命狂奔。

    “都TM给我留下!!”剩下的两个白衣人勃然大怒,想要抓住,可十八个人四散逃跑,抓?抓哪个!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斩杀几个,或者废了几个,来场震慑。可他们接到的指令是要活的,完好无损的,谁也不能下杀手。

    就在迟疑的时候,十八个人竟然全部逃进了密林。

    “该死的兔崽子!我要疯了!!”两人感到了心凉,好不容易抓住十八个人,转眼间全部都丢了,这份责任谁来承担?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两人相互对视眼,都从眼底看到丝惶恐,旋即狰狞着冲向密林,先抓一个算一个。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