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神风暴 > 第25章 历练之途

第25章 历练之途

    任天葬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着,身后的纸人恢复了平静,看不出任何的生命迹象,偶尔一阵山风吹过来,纸人还晃晃悠悠,像是随时可能折裂。

    唐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注意力始终放在这个纸人身上。如果不是刚才亲眼所见、亲身所感,绝对不会想到这个东西竟然能够活动,而且还会散发出那么邪恶的气息。

    这是个武器?还是某种特殊的武技!

    远远的甩开周玲璐后,唐焱停了下来:“我感谢你刚才救了我,这份恩情我唐焱记下了。但是真的很遗憾,我不知道幽明青火怎么回事,更别不知道什么尘缘阁,连听都没听说过。”

    任天葬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唐焱。

    唐焱迎上他的目光,认真的说了句:“千真万确。”

    “别乱动,凝神静气,用心召唤幽明青火。”任天葬抬手抓向了唐焱的脑袋,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默默的感受着什么。

    传说幽明青火乃世间最诡异的三大天火之一,诞生于神秘的幽冥之地,为青灵族镇族之火,既能炼化生灵万物,又能吞噬世间邪恶,曾令青灵族诞生数位巅峰强者,威震祈天大陆。后因千年前的一场种族大战,青灵族镇守的幽冥之地失陷,幽明青火随即消失。

    再后来,大陆各国乃至无尽海域和生命禁区都曾有过幽明青火现身的记载,却都昙花一现,且只是传言,始终没有真正的确认过。

    至此已近千年!

    任天葬从没有见过幽明青火,或者说极少有人真正的见过天火,但在看到青色火炎的时候,背后的纸人却传出了奇特的感觉,这让他产生了怀疑。一路追踪观察唐焱,期间目睹了他焚烧尸体凝练灵源液的情景,任天葬内心深处的怀疑更加清晰。

    这些青色火炎即便不是幽明青火,恐怕也会有些联系。

    唐焱任由他探查着,没有挣扎,也不可能在这人面前挣扎。

    半晌过后,任天葬松开手,看向唐焱的眼神有着几分异样的复杂。

    “幽明青火藏在哪?我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只需要催动灵力它们就会出现。”唐焱同样好奇这些青色的火炎究竟怎么回事。

    “这不是幽明青火,只是一粒青火种子。”

    “青火种子?什么意思?”

    “也可以说是本源火种,没想到曾经威震大陆的幽明青火竟然沦落至此,如果我猜的没有错,它的本体可能已经消亡。但作为世间天火之一,它不可能真的消逝,只会一切回归本源,从最初的形态发展。你是寄主,是它生长的土壤,是你在孕育着它。”

    “什么天火?什么寄主?孕育?”唐焱越听越糊涂。

    “天火乃天地伴生之灵火,拥有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力,甚至有部分拥有了灵智,化作生灵在事件走动。它们最初的形态或许只是普通的火炎,但是历经亿万年岁月的成长和凝练,在一次次的蜕变中成长起来,号称永不熄灭的火炎。它们孤傲不训,从不向任何生灵低头,任何想要驯化它们的生灵,结果只会沦为它吞噬的食物。

    你很幸运,幽明青火因为某种原因重创,几乎遭受毁灭,不得不回归本源重新生长。在将来的某一天,当它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它会视你为亲人,唯一的亲人。到那个时候,你将是天下唯一可以随心随欲控制天火的人,它也将竭尽所能守护你的安危。”

    天火?本源火炎?唐焱依稀有些明白,心里不由的有些激动。

    “不过……”

    “不过什么?”

    “幽明青火用了亿万年才从普通火炎蜕变成了天火,你……能撑到哪一天?或许你体内所拥有的是它的本源种子,记忆着曾经的蜕变过程,又有些能量本源,在成长的时间上或许不会那么漫长,但肯定也会比你的生命要长,长百倍千倍甚至万倍,所以在它恢复之前,你早已经死亡,并成为它的养料。”

    唐焱并没有受打击,反而追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促进本源种子加快生长?”

    “天材地宝喂养,生命之精滋润,或是还有其他的方法,但是很遗憾,我并非无所不知。”

    生命之精?唐焱敏锐地抓到了这个词语,不死衍天诀能够吸收灵源液里的生命之精,又号称是幽明青火的伴生武技,其中会不会有所关联?孕育的生命元丹是否可供幽明青火使用?丹田内的青色气海是否也是跟幽明青火有关联?

    唐焱的目光阴晴不定的变幻着,隐隐有道精芒在眼眸最深处绽放,这一系列的疑惑恐怕都需要自己去慢慢的探索,慢慢的解密。

    “这世间很少有人认识和了解幽明青火,何况还是丧失了气息的本源种子,它短期内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但天下之大,能人无数,奉劝你最好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展示青火的威力,一旦被某些大人物发现,你将彻底沦为‘孕育的土壤’,至于灵源液……哪怕是最亲近的人,都不要轻易泄露。”任天葬把一个青色液滴扔给唐焱,正是被他取走探查的金毛暴猴的灵源液。

    唐焱接住灵源液,感受着充裕的生命之机,微笑道:“无论怎样,谢谢你。”

    “小家伙,我不清楚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是未来有机会,可以去趟尘缘阁。”任天葬说完转身走向密林。

    “尘缘阁?它在哪?跟我有什么关联?”

    任天藏没有回应,看似缓慢的走动却无声无息的从林地间消失。

    “喂!!你去哪?就这么把我扔下了?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到洗礼祭台的地方!”

    “喂喂喂!!刚刚谢了你,你就这么不近人情?”

    “我只是个三阶武师!”

    “呃……好吧……最起码告诉我该往哪走吧?”

    “一路往北。”幽静的密林间终于传回道冷漠的声音。

    “谢谢。”唐焱耸耸肩,看了看四周杂乱密集的林地,深深吸口气,神情回归精亮,小心翼翼的收起灵源液,跟先前猎杀的豪猪灵源液放到一起,迅速的离开此地。

    一路向北,唐焱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在林地间纵横窜射,他不清楚具体的路程是多少,但肯定会非常的漫长,非常的凶险。

    同时,它绝对是场不可多得的历练之途。

    这里伴随着无尽的凶险,有着丰富多样的可怕妖兽,无论是生死的体验、灵力的控制,还是对‘秘影’武技的修炼,都是个绝佳的时机。

    千米之外,唐焱遇到了一头觅食的三级妖兽金背熊,一番激烈拼斗,体验对方暴力冲击和地刺威力,自知无法击杀所以果断的抽身撤离,并在迷影步伐的协助下成功逃脱追杀的厄运。

    奔腾的江河泥潭里,发现了正在登陆的三头两级妖兽四足战龟,唐焱主动出击,以一敌三,迷影步伐和八极拳相互配合,幽明青火与寂灭之眼相称,在付出惨重的代价后,把它们一一击杀。

    当天傍晚,唐焱潜藏起来炼化豪猪、金毛暴猴和四足战龟的灵源液,抽离生命之精、凝聚邪恶之力,并炼化精纯的灵源液。恢复着伤势、巩固着实力、感悟着武技,并成功提升着寂灭之眼的威力。

    第二天清晨,唐焱无意间闯入四阶巅峰妖兽火云狮的领地,眉心位置再次出现温热的感觉,并激生了危险的情绪,唐焱果断撤离,侥幸的躲过一劫。

    中午时分,偶然遇到狩猎的佣兵部队,唐焱没有跟这群刀口舔血的疯子打招呼,远远的避开之后绕道潜行,并在途中遭遇三级妖兽雷鸠的袭击,借助于寂灭之眼的威力将其击退,在逃亡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两只四级妖兽在搏杀,冒着生命的危险,唐焱潜心等待,直至最后一方获胜,一方惨败沦为食物。

    待得一切结束,唐焱利用青火炼化了只剩小半的破烂尸体,因为刚刚死亡不久,所以成功的炼化出些许的灵源液,体积比二级妖兽还要稍小。唐焱在意的不是其中的灵力,也不是消散殆尽的生命之精,而是残余的怨恶之气。

    离开百余米之后,唐焱发现了清晰地血迹,沿着痕迹一路追踪,发现了一头重伤的三级妖兽,一番艰难激斗,成功将其击杀并炼化。

    接二连三的吸收着灵源液,吞噬邪恶气息,唐焱终于成功激活了眼角周围的七个穴位,寂灭之眼的展示出了真实的威力。

    在这凶险又刺激的历练之途中,唐焱几乎时刻不停的在锻炼着身体、每天至少四次的生死搏斗,三阶武师的实力在稳步的巩固中向着巅峰迈进,对于灵力的控制和运用变的愈发熟练。最让他振奋的是‘迷影’武技和‘寂灭之眼’的相继成功,算是带来了一定的保命时机。

    期间有很多次差点遇到四级五级的恐怖妖兽,却都因为眉心位置的温热感觉而提前警觉,总体的算起来,它至少救了自己九次命,如果不是一次次的危险情绪,唐焱很可能早已沦为妖兽的腹中餐。

    唐焱依稀感觉的到,这些温热的感觉可能跟深潭底部的金光有关联,至于是否跟任天藏所说的尘缘阁有联系,暂时还无法确定。

    历时九天九夜的长途跋涉和生死磨练,唐焱终于在第十天的中午抵达了目的地——神泉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