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武神风暴 > 第42章 尘缘

第42章 尘缘

    “他是谁?”唐焱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万佛罡印的传承跟深渊里面的那个抗衡魔影的金色光影有着莫大的关系,但他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会控制住了血娃娃!

    悟真双手合十,神情虔诚肃穆:“一位师叔祖。”

    “他……还活着吗?能不能解释今天的事情?”

    悟真摇摇头:“师叔祖特立独行,常年游历大陆,探访各地古迹,只是偶尔回去一次。大约是在十年前,师叔祖再次离开尘缘阁,之后便再没有消息。老祖多次派人寻找,却始终没有发现,直到两个月前,浸有他精血的生命石碑突然崩碎,昭示着师叔祖遭遇不测。”

    遭遇不测?唐焱心头微微一颤,怎么会这样?两个月前?是自己接受洗礼的那个时段吗?好像当时体内发生了特殊的搏斗,血娃娃也正是在那个时段出现的。

    “师叔祖法力浩瀚,万佛罡印霸道绝伦,不可能无缘无故陨落,所以……老祖下达严令,务必查明事实真相。不久之前,我的师父通过这些印有佛印的石雕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就在这大周帝国的迷幻森林。”

    唐焱决定把事情告诉对方:“我意外坠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潭,在里面发现了个非常庞大的石棺,然后……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好像是你们的师叔祖救了我。”

    “深潭?石棺?小施主,能否说的详细一些?”一个看似普通的老者缓步走来,朝着唐焱微微颔首,颇为客气。

    唐焱急忙起身,双手合十行礼,可以猜的出来,这位应该就是悟真所说的师父:“我坠入深潭的时候,那个石棺正在缓慢的打开,有个血色的魔影,还有团金色的光影,它们好像在搏斗,最后又相继缠到了我的身上。”

    “哦?”老者稍微沉吟,伸手手来:“小施主,可否让老僧探探你的气海?”

    “请。”

    老者伸出手指点在唐焱的手腕处,一丝温热的能量向着经脉延伸。唐焱开始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慢慢的敞开心怀,让对方探个清楚。

    毕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系列意外时间都太过诡异,他需要有个人来探查清楚。

    “嗯?!”老者的脸色忽然一变,看向唐焱的目光闪过丝莫名其妙的味道。

    “大师,我的身体里面……”

    老者没有立刻回应,继续探查了很长时间,这才停下来,悠悠轻叹:“善缘天定,一切逃不开冥冥定数,师兄不忍造就杀孽,以至于神魂俱灭。小施主,无论未来发生何种变故,希望你能记住老僧一句话……守护佛心,万勿迷失了本性。”

    唐焱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接受对方的提醒。

    “师兄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佛心,便是期望你能继承他历时千年所创的万佛罡印。这万般罡印皆被封存于一万个石雕之中,每个石雕都蕴藏着师兄亲自锻造的佛之印记。今天只带来其中两个,你已经炼化吸收,应该能够感受到它的奇异所在。”

    “大师,其他的石雕在哪?”

    “十年前,大部分石雕因为某种原因接连崩碎,里面的佛印随之湮灭,还有部分石雕分散在世界的各个区域,被师兄用以镇压邪恶之物。现如今,存留在尘缘阁里的那部分石雕都是非常霸道的罡印,你暂时无法承受,如果将来有缘,可以到尘缘阁感悟,或许会有新的收获。”

    “我能不能知道……他……的法号?”

    “师兄法号——度空。”

    “……度空……”唐焱轻声呢喃,默默地记在心里。对于这位未曾谋面,却因为种种机缘而传承给自己这种超凡武技的高僧,自己应该叫一声……师父。

    “小施主,请再听老僧一句话,关于今天这件事,还请暂时的压在心底。关于尘缘阁和师兄,同样不要随便向外人提起,就当一切只是尘缘梦,梦过留痕,只在心中。老僧愿意在尘缘阁等待小施主的拜访,但那一天……最好在十年之后……”

    “十年?”唐焱奇怪的看着对方,不太明白对方这番云里雾里的劝告。

    老者微笑颔首,没有过多的解释,转身消失在昏暗的林间。

    悟真的胖脸绽放出灿烂的微笑:“小哥儿,介绍下你自己?”

    “唐焱,来自大周帝国北荒域唐家。”

    悟真憨笑着摸摸光头:“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不必在意多少年岁,师父年纪大了,有些时候总是太多顾忌。我还是期望我们能快点见面,记住了,我叫悟真,在尘缘阁等着你。”

    “嗯,我会过去的,不过还有个问题……”唐焱刚要询问,小和尚已经惊鸿般掠向密林,转眼的空挡消失的无影无踪。

    艾琳达走过来道:“恭喜你,能跟尘缘阁结下善缘。这是别人追求一生都难以得到的机缘,连我都有些羡慕了。”

    “你刚才应该跟他们说你是我妻子,说不定他们会给你些见面礼什么的,这么大的宗门,见面礼应该不会差劲。”

    艾琳达有些无语,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刚才算算时间,快两个月了,王府的追踪应该快要结束了,我们现在回去?还是再待段时间?”

    “是时候该往回走了,巨象城差不多平静了。”唐焱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分莫名的笑容,这一回去,说不定又是场轩然大波,还有数不尽的麻烦,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该斗的还是要斗到底!

    在山谷里面休息一晚,两人第二天清早就踏上回返的路途。虽然在这山体纵横的迷幻森林里面很容易迷失了方向,但他们好歹在这里挣扎求存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大致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可以做出些模糊的判断。

    唐焱没有奢求轻轻松松就可以离开迷幻森林,所以直接把时间放宽到了一个月,继续当做历练来做。

    一晃十天过去,两人在不间断的狩猎中进行着磨练和感悟,并努力找寻着离开的路线,期间再次猎杀了十七只三级妖兽,还联手击杀了一只四级妖兽——金环蟒,灵源液被艾琳达珍藏起来。

    这天傍晚,两人踏着落日的余晖走在密林中,寻找着相对安全的藏身地点。

    “我们这次回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我在想……是不是把事情汇报给院长?”艾琳达这段时间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保持沉默,但自己沉默并不代表着周灵王会睁只眼闭只眼,所以艾琳达思来想去,还是感觉汇报给院长最好,至少可以得到些相应的守护。

    “你跟院长很熟悉吗?”唐焱一边熟悉着罡印的运转轨迹,一边随口问道。

    “算不上熟悉,见过几次。”

    “你跟其他有权势的学院长老们熟悉吗?”

    “不熟悉。”艾琳达的出身非常普通,又因为平常冷傲孤僻,很少跟学院的高层打交道,有些人连见都没见过,自然谈不上熟悉。

    “那不就得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都不会相信你,反而会认为你在诬赖。如果学院那些迂腐的老头子们畏惧周灵王,或者是双方早就有勾结,你这么做反而会更加的危险。”

    “难道我们就这么被动的等待?”

    “当然不是了,方法总归是有的,不过得视情况而定。我回去之后跟我家老头子反应下,他应该会相信我,还会做些必要的守护措施。”

    “我呢?”

    “你?”唐焱停了下来,上上下下打量着艾琳达,因为长时间在密林厮杀的缘故,原本清新淡雅的蓝色衣服已经多处破烂,隐约可以见到里面娇嫩的肌肤。

    “你!!色性不改!往哪看!!”艾琳达或许已经认命,只是不满的瞪了他眼,倒也没有像最开始那样强烈的抵触和反感。

    “艾琳达导师,你心仪的男人是什么类型的?”

    艾琳达没好气的道:“跟这个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认真的回答我,什么样的类型,对年龄有什么限制?有点多情行不?当然了,多情不代表着滥情。”唐焱整理了下自己破烂的裤衩,摆出个自然潇洒的造型。

    艾琳达拿他没有半点办法,明智的选择了无视,继续向前寻找合适的栖息地。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正经的,你留在学院会有一定的危险,完全可以住进唐家嘛,但你一个学院的导师又是个女导师,要想进唐家总归是要有个理由的,所以……我打算大度的牺牲下自我,咱们结成夫妻,一切不都迎刃而解了?”

    “谢谢好意,心领了!”

    “艾琳达导师,我感觉我们其实挺般配的,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虽然我现在有点小,但是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嘛,年龄差距也不是问题,等你三十如狼的时候,我正好身强力壮,可以避免很多的家庭矛盾。”唐焱无所顾忌的挑逗着艾琳达。

    “什么三十如狼?”艾琳达有些奇怪。

    “呃……这个问题比较深奥,咱们可以找个合适的场所详细的探讨。”唐焱眨眨眼睛,笑容变的意味深长。

    “免了。”艾琳达不再搭理,纵身跃向前面的树冠,准备在这里度过危险的丛林夜晚。

    不过……

    “有火光?”唐焱和艾琳达几乎同时警觉,在前面越来越黑暗的密林间,依稀可以看到个细小的火点,在林地间若隐若现。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