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十六章 来了更狠的

第二十六章 来了更狠的

    看着还在晶管计数器上跳动的一连串数字,魏铁无比艰难地吞了口唾沫.

    额头、背后、腰胯之间冷汗直冒,整个人如同水里刚刚捞出来。

    号称“铁兽”的魏铁却是连擦都不敢擦一下,他脑子里满是刚才那三十多拳轰在自己身上的画面。

    绝对会……被打死的!

    “你是三班的铁哥吧,找我有什么事?”李耀也认出来这人是学校里凶名卓著的“铁兽”,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魏铁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李耀眨巴了几下眼睛,奇怪极了——他早就听说魏铁是臭名昭著的狠人,不过以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并没有打过交道,今天还是第一次搭话,怎么看起来这家伙有点……傻乎乎的?

    “李,李耀同学,我有事要找李耀同学帮忙。”魏铁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事?”李耀一笑,说道。

    “是,是这样的,我出拳发劲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对,不知道李耀同学有没有时间可以指点一下?按照武技老师的说法,以我的力量,应该可以打出更重50%的拳,可是我出拳发劲,总是达不到这么高!”魏铁十分诚恳地说。

    李耀一呆,愣了半天才敷衍道:“好啊,同学之间,互相学习都是应该的,不过我今天没空,不如下回有时间一起切磋?”

    “好的好的,既然耀哥有事,那就下回再切磋,我先走了,耀哥你忙,你忙!”

    魏铁走了,或者说——拔腿就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很难相信一个身高两米十,体重三百斤以上的彪形大汉,能够把《灵蛇步法》施展得如此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体育馆里只留下上百名目瞪口呆、惊愕欲绝的学生,所有人都用一种如堕梦幻的眼神死死盯着李耀,仿佛他是披着一张人皮的妖兽之王。

    “究竟是怎么回事?铁兽怎么说了两句话就慌慌张张地跑了?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雷声大雨点小,这可不是铁兽的风格,我还以为他会把李耀的肋骨全都打断呢!”

    “李耀究竟是施展了什么仙法?难道他身上藏着一张上品的‘催眠符’,把铁兽给催眠了?”

    同学们议论纷纷,讶异到了极点。

    死党孟江揉着小腹,十分艰难地挪到李耀身边,顾不上疼痛,急道:“小妖,有没有怎么样,铁兽究竟找你干吗?”

    李耀摸了摸脑袋,摇头道:“不知道啊,莫名其妙的,他说要找时间和我研究拳法,切磋一下。”

    孟江吓了一跳,怪叫道:“啊?铁兽要和你研究拳法?你知不知道上一个和铁兽‘研究拳法’的人,被他活生生把右腿打成了三截啊!可是,可是他怎么又走了?”

    “我说今天还有事,没时间,不如下回,他‘哦’了一声,就走了啊!咦,你怎么吐了?”李耀往死党身上扫了一圈,当发现死党小腹上的鞋印时,瞳孔骤然收缩,眼底放出寒芒。

    他明白了。

    “我大概知道魏铁找我干什么了,该死,刚才应该留住他的——小江,这几天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李耀十分认真地说。

    孟江楞道:“为什么?”

    李耀皱了皱鼻尖,道:“刚才你不是说,咱们班上有个倒霉蛋招惹了赫连烈,要遭到凄惨无比的报复吗?那个倒霉蛋……貌似就是我。”

    “啥?”

    孟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弹出了三米开外,就像李耀是一座瘟神,反应过来后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苦着脸道,“小妖,大家是好兄弟,别说我不够义气,说吧,你想住哪家医院的重症病房,我现在就帮你去预定床位啊!”

    ……

    魏铁一路小跑,窜出九号体育馆,刚刚转过一个拐角,就看到在花坛旁边,站着一名身材高瘦,表情阴鸷的青年。

    青年的腰胯生得极高,双腿起码有一米二长,而且腿部肌肉发达,原本比较宽松的校裤紧紧包裹,就像是紧身裤。

    “这么快,确定打断了他十根骨头?整个过程都拍摄下来了吧,等会儿我还要灵鹤传书给赫连大少看啊!”见到魏铁这么快就出来,阴鸷青年颇有些意外。

    魏铁在这名阴鸷青年面前,丝毫不敢飞扬跋扈,摆出一副老老实实的态度。

    因为这个名叫“赵亮”的青年,是重点班学生。

    虽然在重点班里,成绩只排第四十一位,是吊车尾,却也是灵根开发度60%的精英,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亮哥,我刚刚走进体育馆,就感觉肚子一阵绞痛,似乎是阑尾炎发作,马上要去看医生!”魏铁眼珠子一转,一咬牙,整张脸挤成一团,庞大的身躯都开始颤抖,额头再度冒出一阵冷汗。

    “阑尾炎?有没有搞错!”赵亮怒不可遏,恨不得一个耳光扇过去,低吼道,“原本我看你有点潜力,还准备在赫连大少面前多说你几句好话,帮你搭上赫连大少这条线,以后大把好处,没想到你竟然是一团烂泥,关键时刻,这么扶不上墙!”

    “是,是,亮哥教训的是,我这个阑尾炎真是发作得太不是时候,哎呦,好痛,好痛,恐怕是化脓了!”魏铁捂着肚子,痛得眼泪都掉出几滴,眯着眼睛偷看赵亮,试探道,“亮哥,要不然我先去医务室看看,稍微休息一下,如果没什么大碍,再过来教训这小子?”

    “滚滚滚!赫连大少可是马上就要看这小子满地找牙的样子,谁耐烦等你这滩烂泥看完医生?少不得只好我亲自动手,真是麻烦!”赵亮毫不留情,一脚踹了过去,恍若一条迅若闪电的皮鞭抽打在魏铁身上,发出“啪”一声爆响。

    魏铁疼得龇牙咧嘴,却是喜上眉梢,连声道:“亮哥出手,一定打得这小子爹妈都不认识,好,不说了,我先去看医生,回头再来向亮哥赔罪!”

    脖子一缩,一溜小跑,魏铁很快跑得无影无踪。

    “这小子,今天怎么有些古怪,贼头贼脑的?”赵亮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脑袋,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一想到赫连烈怒不可遏的模样,不由打了个寒颤,还是跨进了九号体育馆。

    “谁是李耀?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