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十八章 当然要嚣张

第二十八章 当然要嚣张

    五分钟后,九号体育馆门口,学校医务室的医生一阵忙碌。

    因为赵亮的双腿受伤实在太过严重,没办法抬到医务室去处理,所以就直接在现场治疗。

    对掌握了先进修真技术的联邦来说,粉碎性骨折并不算太大问题,几天就能痊愈,最多过程稍微会有一点点的……痛苦。

    “啊啊啊啊啊啊!”体育馆里传来了赵亮一浪高过一浪的惨叫,听得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膝盖刺痛无比。

    而李耀则和死党孟江一起,蹲在体育馆外面的花坛上,两人周身好似缭绕着无形的气场,别的普通班学生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

    孟江满脸纠结,欲言又止。

    李耀扫了死党一眼:“有什么想知道的,问吧,再不问,我就要被老师带走啦!”

    孟江吐出一口浊气,苦笑道:“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你这个小妖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

    李耀想了想,说:“我一直在修炼一门上乘功法,没练成之前,实力很弱,和常人无异,可是一旦练成,就能一飞冲天,实力暴涨!昨天正是紧要关头,所以没来上学,现在么,已经初步练成了!”

    “这么厉害!”孟江眼前一亮,却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联邦不成文的规矩,对别人的武技、功法来源,是最忌讳追根问底的,就算是权势滔天的修真者,也不能逼问别人的秘法传承。

    否则,今天一个修炼强者可以随便逼问弱者的武技来源,明天联邦军岂不是可以挥师百万,包围修炼宗门的山头,逼迫修炼宗门交出压箱底的奇功绝艺?

    每一个世界,都有最基本的规矩,保护弱者不被强者欺凌,至少是理论上不被欺凌。

    正是有了这些规矩,社会才得以建立,强者和弱者才可以团结!

    星耀联邦正是靠着这样的规矩,才把修真者和普通人团结在一起,共同对抗妖兽和魔道,如果没有这些规矩,联邦早就分崩离析,修真者和普通人彼此敌对,沦为一盘散沙,怎么是妖兽和魔道的对手?

    所以,李耀想出这个借口来解释自己的实力突然变强,并不担心会被人揭穿,哪怕别人明知他在说谎,也不会揭破——修炼界中,谁又没点儿不可告人的秘密?

    孟江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死党忽然变强的事实,又皱眉道:“可是,你有必要下手这么凶吗?明明已经把赵亮打倒,还要再砸碎他的左膝盖,是不是太狠了?你都不知道举起杠铃那一刻,你的样子有多么可怕,简直像是一头……嗜血的怪兽!”

    “有必要。”李耀解释,“早上你告诉过我,赫连烈在学校里权势极大,党羽众多,我既然得罪了他,他的手下一定都会来找我的麻烦,赵亮只是第一个!”

    顿了一顿,继续道,“赵亮是重点班里‘吊车尾’的最后一名,如果只是把他打倒,你觉得别人会怕吗?还不是会接二连三来找我麻烦?我再能打也经不住他们车**战啊!而现在,这帮人看到了赵亮的两个膝盖,听到了他的惨叫,再来招惹我之前,总要稍微掂量一下,其中十之**的人,恐怕就会退缩了。”

    孟江愣住,他可没想到这么多,单纯觉得李耀下手太重而已。

    李耀拍了拍死党的肩膀,认真道:“小江,你知道我的出身,我从小就在垃圾场里长大,在我成长起来的世界,即便是为了半根腐烂的香蕉,人们都可以拼个你死我活,有一次,我甚至看到两群人为了半袋子冷冰冰的肉包子殴斗,最后闹出了两条人命——半袋包子,两条人命!相信我,在这样的世界长大,我知道怎么对付威胁和麻烦!”

    “可,可是——”孟江脑子里一团乱,似乎直到今天才看到死党的另外一面。

    说不定,这才是最真实的一面。

    李耀平平淡淡地说:“垃圾场里十几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面对别人的威胁,不是不可以讲道理,也不是不可以妥协,不过要首先把别人打得爹妈都不认识,然后再讲道理,再妥协,否则,就不是讲理,不是妥协,而是把自己放到锅里,任由别人清蒸或者红烧!以今天这件事来说,赵亮一来就要我跪下求饶,还要打断我十根骨头,我既不想下跪,也不想断十根骨头,除了和他血拼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孟江呆了半天,道:“以前听你说,你在垃圾场里有个外号,叫‘秃鹫’,我还有些不信,觉得你是吹牛,现在我信了。”

    李耀一笑,道:“是啊,那时候的我,可是比现在更凶狠十倍,疯狂百倍——没办法,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连刀子都攥不稳,不狠点疯点,怎么从大人嘴里抢食吃?后来遇到老爹,他教会我很多东西,包括如何循规蹈矩,融入正常社会,我才变得稍微收敛一些。不过老爹已经死了,遇到这种事情,我也只能按照‘秃鹫’的本能来解决啦!”

    孟江叹了口气:“我听明白了,小妖,你是别无选择,不过除我之外,别人一定当你小人得志,太过嚣张。”

    “嚣张?当然嚣张!”李耀的鼻翼抽动着,不以为然地说,“我们这些在‘法宝坟墓’里混饭吃的垃圾虫,有今天没来日,说不定这一分钟刚挖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下一分钟就被灵能爆炸轰得连渣都不剩下!所以,对我们来说,一旦有了力量,就要马上嚣张,能这一秒嚣张就绝不会等到下一秒,能嚣张十分就不会只嚣张九分!有了力量却不嚣张,还玩什么低调,万一下一秒钟就死翘翘,岂不是很可惜?就像你中了五百万彩票,却不花天酒地,而是去银行存起来,结果刚出银行就被飞梭车撞死了,简直做鬼都冤枉!”

    孟江认输道:“好,好,你够潇洒,够嚣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赫连烈动用家族势力逼你退学,你怎么办?”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底下又不是只有赤霄二中一所学校,大不了我换一所高中,就算不上高中,联邦也是允许公民以私人身份报考大学的,只是手续麻烦一些而已!如果赫连烈真的逼我退学,就让他得偿所愿又有何不可?正所谓来日方长,我和他都还有大把美好青春啊!”李耀眼中凶芒一闪,若无其事地说。

    两人正说话间,一道矮小瘦弱的身影,颤巍巍地走向他们。

    “老师来了!”孟江小声说,拽着李耀站了起来,从花坛上跳下。

    “这不是学校里看管后勤仓库的老孙头吗,他来干什么?”李耀一愣。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