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十八章 风卷云舒

第七十八章 风卷云舒

    天空中。

    丁铃铛驾驭飞梭车的风格和她的气质如出一辙,要多粗暴有多粗暴,要多霸道有多霸道,要多蛮横有多蛮狠.

    她只用0.1秒就把赤焰战梭的动力符阵轰至极限,赤焰战梭瞬间撕裂空气,轰上音速,在天空中横冲直撞,肆无忌惮。

    这女人还嫌不满足,操纵着赤焰战梭在云层间左突右冲,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旋转,李耀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被一团巨大的漩涡死死拽住,忽而被海浪抛到了百丈高空,忽而又跌落到幽深的海底。

    李耀不得不死死搂住丁铃铛的腰肢,脸色一片苍白,若不是有前世丰富的飙车经验,只怕早就连胆汁都吐出来。

    丁铃铛风驰电掣了三分多钟才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毛,笑道:“还不错嘛,十个人坐我的飞梭车,有九个都是当场昏过去的。”

    “经常,经常有人坐你的飞梭车?”李耀深吸几口气才恢复过来,难以置信地问道。

    丁铃铛耸了耸肩:

    “最开始有一些,不过这两年很少了,每次我好心好意想带人家一程,别人都像是看到鬼一样躲着我,真没意思。算了,不说这些,来吧,带你爽一爽!”

    她按动控制台上的一个符阵,“嗤”一声,飞梭车的舱门开启,一阵凌冽的寒风顿时在狭小的座舱中狂舞起来。

    李耀目瞪口呆,顺着缝隙向外望去,四周是一片沸腾的云海。

    他们可是在好几千米的高空中,这女人究竟要干什么?

    丁铃铛微微一笑,居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开双手,摇摇晃晃地走到座舱外面。

    赤焰战梭的两侧,有两片小小的火焰形状翅膀,呈流线型,十分狭窄,与其说是翅膀,不如说是装饰性的凸起。

    丁铃铛就站在左侧这片火焰翅膀上,眯起眼睛,用十分挑衅的眼神看着李耀。

    李耀脑子一热,血管深处一股不可遏制的疯狂冲动狂涌上来,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居然也扒着座舱边缘,晃晃悠悠地爬了出来,站在右侧的火焰翅膀上。

    “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

    李耀毫不回避丁铃铛的眼神,用更加犀利的眼神予以回击。

    丁铃铛沐浴在残阳的余晖中,十分惬意地说道:“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看看这片天,看看这片地,是不是觉得所有烦恼都抛到了脑后,立刻就胃口大开,能一气吃下十只烧鸡?”

    李耀一愣,极目远眺,立即被几千米高空的景色打动。

    辽阔无垠的天地之间,云层如怒涛般翻滚,塑造出恍若神魔的形态,在残阳如血的照耀之下,全都涂抹上了层层叠叠的红色,最深处浓如胭脂,最淡处粉如桃花。

    李耀从来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红色,每一种红都红得那么惊心动魄,那么动人心弦。

    随着狂风呼啸,这片红云之海也在不断翻腾,变化,凝聚,溃散,忽而又从千姿百态的红中,勾勒出了一丝金色的边缘,仿佛一条条金色的鱼儿从红海中飞跃出来,幻化出翅膀,自由翱翔。

    偶尔,一阵狂风会将云海扯开几道缝隙,透过缝隙向下望去,整座浮戈城都在李耀脚下。

    城市恍若一头张开四肢的大龟,静静趴着,别说飞梭车和行人,就连高耸入云的大厦都变成了一块块小小的积木。

    仿佛从凡尘俗世中抽离,波澜壮阔的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四周似乎极吵,风声一刻不停撕扯着耳膜;似乎又极静,静得没有半点世俗的喧闹,只能听到彼此“噗通噗通”的心跳。

    抬头看时,如透明巨碗一般的天穹之上,天青色逐渐消散,夜幕低垂,诸天星辰如雨滴般洒落到云层之间。

    李耀心中一动,有些明白了丁铃铛带他来这里的用意。

    在如此摄人心魄的壮观景象面前,凡尘俗世的一切都变得无比可笑,天大的烦恼也都烟消云散了。

    哪怕他真的变成一个废人,在这样壮美的景色面前,恐怕都会恢复斗志,重燃信心!

    在最后一缕夕阳的照耀下,李耀的脸变得一片通红,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餐厅很好,烧鸡又在哪里?”

    丁铃铛从赤焰战梭的后面掏出一个巨大的军用背囊,又用长腿一勾,把舱盖合上,油腻腻的军用背囊直接放在价值好几千万的飞梭车顶。

    她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背囊掏出了一只又一只奇香扑鼻的烧鸡、一块又一块老卤烹制的肘子、一条接着一条的血肠,还有整整一箱富含丰富能量的功能性饮料。

    李耀鼻尖耸动,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精芒四射:“都是地下鬼市的‘鬼饮食’?”

    丁铃铛咧开大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笑道:“按常理说,你刚刚从长期昏迷中苏醒,应该多吃点清粥小菜,这么油腻的东西,行不行?”

    当然行。

    李耀腹中发出雷鸣,也不多话,直接叉开五指,抓过一只烧鸡,左一口、右一口、上一口、下一口,四口就把一只三四斤重的烧鸡啃了个一干二净,“咔嚓咔嚓”,口中传来绞肉机一般的声音,腮帮子高高鼓起,又在瞬间平复下去。

    “可算活过来了!”

    一只烧鸡下肚,李耀脸上稍微浮现出了一丝血色,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的油渍,又把手伸向了第二只烧鸡。

    这下轮到丁铃铛目瞪口呆了,她怎么都没料到李耀这个刚刚从深度昏迷中苏醒过来的病人,吃相会这么凶恶,愣了片刻,轻哼一声,也毫不客气地用手撕开一只烧鸡,两只手各持一半,一边瞪着李耀,一边恶狠狠地大嚼起来。

    在数千米的高空,波涛翻滚的云层之中,价值近亿的豪车上,两人一言不发,展开一场狼吞虎咽的吃饭比赛。

    两人毫无半点形象,就像是两头饿了十天十夜的凶兽,一头扎进肉山肉海,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吃得如蝗虫过境,似风卷残云,不过半个多钟头,整整一个军用背囊的油腻肉食,都被两人吃得一干二净,连带着一整箱子功能性饮料也喝得涓滴不剩,仔细算下来,两人竟然吃了个不相上下。

    丁铃铛拎着军用背囊的底部,用力摇晃了几下,将最后一根血肠摇晃出来,掰成两半,和李耀分吃了,对视一眼,发现彼此都吃得满脸花,忍不住同时咧嘴发笑。

    “你一直没走,为什么?”李耀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丁铃铛很没形象地舔着手指,还沉浸在美食的诱惑中,过了一会儿,才打着饱嗝道:

    “我等了你三个星期,正准备走,可是在临走前一天,看到了一张你的脑波活动图——那是冥修师通过秘法,勾勒出你在昏迷期间,脑域深处的大致形态。”

    丁铃铛伸出手腕,红色微型晶脑中,跳出一副立体图片。

    乍一看去,就像是赤橙红黄蓝绿紫,各种色彩的颜料被堆砌到了一起,塑造出高耸入云的山峰和幽深的山谷,还有一些地方像是火山爆发,迸射出大量七彩纷呈的岩浆。

    “而这张,是其他长期昏迷的病人,非常典型的脑波活动图。”丁铃铛又调出了第二张立体图片。

    这一张图片的色彩就黯淡得多,整个世界仿佛只有黑白两色,一切都变得黯淡无比,也没有高峰和深谷,就像是死寂一片的沙漠,毫无半点生气。

    “这两张图不太一样。”李耀说。

    丁铃铛点头:

    “医生告诉我,那是因为你刚刚陷入昏迷,脑域世界还相对活跃的缘故,等到年深日久,你的脑域世界也会慢慢变成一片死寂的沙漠——可我总觉得有些古怪,因为你的脑域世界活跃程度,简直比正常人都要剧烈百倍,而且我隐隐觉得有些眼熟,所以……”

    她在晶脑射出的虚拟键盘上敲击几下,又调出了第三幅脑波活动图。

    这幅图又和第一幅一样,七彩斑斓,生机勃勃,火星四射。

    “看看,这幅图和第一幅有什么不同?”丁铃铛盯着李耀的眼睛问道。

    李耀仔细对比了半天。

    两幅图在细微处当然有很大的不同,但色彩一样绚烂,波动一样剧烈,都透露出一股血拼到底的气势,让人一看就精神振奋,热血沸腾。

    “这也是我的脑波活动图?”

    丁铃铛摇了摇头,揭开谜底:

    “不,这是我托了一些关系,从军中搞到的,是军方在一些身经百战的士兵身上采集到的脑波活动图,而在采集时……这些士兵都处在最危险的战场上,正在不顾一切地厮杀,和妖兽血拼到底!”

    李耀愣了一下,将两幅脑波活动图仔仔细细又辨认了一遍,还是没能看出太多的差别。

    没想到自己在吞噬欧冶子记忆时,脑域活动这么疯狂,居然和战士浴血厮杀时一样。

    或许就是这么疯狂的脑域活动,导致松果体撕裂,令他的灵根开发度骤降。

    丁铃铛眼中满是赞赏之色,道:

    “看到你的脑波活动图,我就知道,你虽然陷入了昏迷,但是在精神世界里,你依旧在不顾一切地厮杀!所以我改变了主意,决心再等一个月,果然被我等到,怎么样,下一步打算怎么走,还准备参加今年高考吗?”

    “当然!”

    李耀不假思索地回答,轻轻攥住了拳头,让一束束青筋从手臂上逐渐浮现,就像是体内蛰伏的一条条大龙,统统苏醒过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