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三章 拼命张二郎

第三章 拼命张二郎


  
      张恪死死的锁定万安亮,毒蛇盯上了猎物一般,万安亮腾腾退了两三步,惊慌失措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姓万的,你给我听着,银子的事情可以商量,利息合适,张某一定归还。可是你要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张某和你不共戴天,有死无活!”
  
      “我的女人”四个字被张恪咬得死死的。云小雪紧紧的依偎着沈氏,双手紧紧抓着沈氏,眼圈中泪水来回的滚动。
  
      “娘,我是张家的媳妇,一辈子都是,您可不能不要我!”
  
      “好孩子,谁也分不开咱们!”
  
      娘俩的目光都落在了张恪的身上,略显单薄的身影就是她们的依靠!
  
      万安亮这家伙也是色迷心窍,他提前让刘三来逼债,就是算准了张家拿不出钱,只能把女人交出来。这家伙更是找来了狐朋狗友,庆祝他做新郎!
  
      哪知道刘三被张恪打了回去,他只能赤膊上阵了,说实话他也没把张恪看在眼里。
  
      “张二郎,把话挑明了吧,老子想要的东西,谁都管不了,识相的赶快交人,老子带了这么多弟兄,你一个人管什么用!”
  
      龙有逆鳞,万安亮一再挑衅,张恪双眼几乎能喷出火焰来,就要拼命!
  
      乔铁山顿时感到了不妙,这要是打起来,对方人多势众,张恪保证会吃亏!他急忙抢先一步,挡在了中间。
  
      “万少爷,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乡里乡亲,抢男霸女让大家怎么看?张家欠的钱我替他们作保,一定奉还,你也别打歪主意了!”
  
      “轮得着你当大瓣蒜吗!弟兄们,给我上!”万安亮这小子猖狂惯了,根本容不得乔铁山一再作对。
  
      打手听到了命令,纷纷往前冲。
  
      张恪也知道别想善了,他一把抓住了乔铁山的胳膊,大声说道:“乔大叔,帮着照看我娘她们!”
  
      张恪说完,一个健步就蹿了出去,狭路相逢勇者胜,对方虽然人多,可是张恪也毫不畏惧,他抢先出手,打架就讲究一个狠!
  
      有个拿片刀的家伙张牙舞爪,冲在了最前面,张恪就拿他开刀,铁锹狠狠的劈向了他的肩头,顿时一道半尺多长的伤口,皮肉绽裂,鲜血狂喷。
  
      浓重的血腥让人一愣,张恪却毫不迟疑,他又抓着铁锹,扎向了另外一个的腹部,这个混混也痛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一连放倒了两个,其余的家伙心惊肉跳,竟然不敢向前了。
  
      “都给我听着,张二小子不还有个妹妹吗,谁打死他,妹妹就归谁,和老子一起入洞房!”
  
      万安亮气急败坏的叫嚷着,这些**又来了劲头,蜂拥而上。
  
      砰!
  
      张恪只觉得后背吃痛,也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暴怒的张恪大声的喊道:“杀!”
  
      抡圆的铁锹正好拍在了一个混混的面门上,打得万朵桃花开。可是张恪用力过猛,锹把应声断裂,他手里只剩下一截硬木棒,情况有些不妙。
  
      “铁山兄弟,别管我们了,快去帮帮恪儿!”沈氏哀求着。
  
      乔铁山用力的点点头,他没有什么武器,只好抓来了一把砍柴的斧子。
  
      突然有三个**结伴冲了过来,一个个奸笑着:“张家别的不多,漂亮娘们倒是不少,咱们先乐呵乐呵!”
  
      眼看着**冲向了沈氏她们,张恪大声的喊道:“乔大叔,保护好我娘!”
  
      砰砰!就在失神一瞬间后背大腿都挨了棒子,身体往前一倾,腹部更是被片刀扫过,鲜血流了出来。
  
      乔铁山目疵欲裂,有心上去帮忙,可是张恪的话又不能不听,他像是疯了一样,挥动斧子,把气都撒在了混混的身上,战成了一团。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面对十来个人,张恪身上挨的棒子越来越多。
  
      “哈哈哈,这小子不行了,快点动手!”混混们大喜的喊叫。
  
      永远不要倒下去,不要把自己的尊严和生命都交给敌人践踏,哪怕是死,也要挺直了脊梁!
  
      不想做小爬虫,就只有拼!
  
      自己要是倒下去了,小雪完了,卉儿也跑不了,娘亲恐怕也是死路一条。唯有拼到底,除非死了,不然谁也别想伤害家人!
  
      “杀!”
  
      张恪红赤着眼睛,奋力挥动锹把,准确的砸中了一个**的太阳穴,打得昏迷在地。旁边一个满脸麻子的家伙挥动片刀砍向张恪的脑袋。
  
      张恪只能用锹把招架,咔嚓,锹把从中间断裂。
  
      麻子一看哈哈大笑,没了武器,还怎么拼!他毫不迟疑的捂紧了刀,朝着张恪的腹部捅了过去。
  
      张恪连续打倒了三四个人,身上又挨了好几下,体力消耗相当严重,又没了武器,就算躲过了这一刀,又能如何!
  
      张恪咬了咬牙,突然迎着刀锋,扑了上去!
  
      这小子疯了,他想找死吗?看到的人无不惊骇,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只听到了兵刃入肉的声音,紧接着一声惨叫!
  
      众人再看过去,全都傻了眼。他们只见张恪右手死死的掐住了麻子的脖子,左手抓住了这家伙的手腕,再看张恪的肋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槽,鲜血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
  
      原来张恪拼着受伤,冲到了麻子的近前,麻子也没有想到这小子能这么狠,一个失神,被张恪掐住了脖子,瞬间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张恪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刀柄,将片刀抢到了自己的手里,上面哩哩啦啦,还沾着自己的血!
  
      张恪咬咬牙,用刀柄狠狠的砸向了麻子的耳根,麻子只觉得翁的一声,顿时软软的摔在了地上,没有了知觉。
  
      对别人狠不算什么,连自己都不当回事,那才是真正的亡命徒!
  
      不是说张二郎是读书人吗,怎么比他们成天打架斗殴的人还狠。看着张恪软肋上的伤口,他们心惊肉跳,有几个胆小的干脆往后退,谁的命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没必要稀里糊涂的丢了!
  
      混混儿们不敢再打,纷纷后退,就把万安亮和刘三露了出来,这两个家伙都看傻了,双腿发软,张恪一步步的逼过来,万安亮双腿发软都不会动了。刘三步步后退,脚后跟撞在了院门上,摔出一溜儿滚。
  
      不过这一下也把他摔得清醒过来,撒腿就往街口跑。
  
      “救命啊,来人啊,杀人了!”
  
      跑了没几步,突然一阵马蹄声,来了五六匹战马,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出头的老者,黑红的脸膛,浓眉阔口,手里提着一把腰刀。
  
      刘三一看,顿时抓住了救命稻草,哭丧着脸说道:“万大人,有歹人要杀了您的公子啊!”
  
      这个老者正是万安亮的老爹万百川,他刚刚带着人催账回来,本来心情还不错,听到了刘三的话,差点摔倒了马下。
  
      “是谁,哪个畜生这么大胆?”
  
      刘三慌忙指向了张家,万百川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提着片刀的年轻人,这一步步的逼向自己的宝贝儿子万安亮。
  
      “小畜生,住手!”
  
      一声爆喝,万百川催动战马飞奔过来。
  
      乔铁山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他吓得魂飞魄散,万百川可是百户,他手下有兵,这要是杀过来,只怕张恪的小命就没了!
  
      “恪儿,你快回来,别得罪人啊!”
  
      张恪听到了乔铁山的呼喊,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脚步,一个健步蹿到了万安亮的面前,手臂探出,抓向了这小子的咽喉!
  
      “不要!”
  
      乔铁山和万百川几乎都是喊出了这一声,可是全都晚了,张恪已经把万安亮从地上提了起来,刀锋架在了脖子上。
  
      “小畜生,不要伤害我儿子!”万百川气急败坏的喊道。
  
      “老畜生,你再敢往前一步,老子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恪左手用劲掐着万安亮的咽喉,这小子憋得脸色铁青,万百川看在眼里,只能硬生生的挺住了战马。一股怒气直冲头顶,他万家在大清堡多少也是一号人物,竟然有人敢动他的儿子,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小子,我儿同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挟持他,赶快把人放了!”
  
      张恪微微冷笑,他看到万百川过来,就知道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因此才果断的抓了万安亮作为人质,否则连点谈条件的资本都没有。
  
      “大清早带着十几个混混儿杀到了我的家,要抢我的女人,还说没有冤仇,你是眼瞎心瞎!”
  
      “胡说,我万家岂是这样的人!”
  
      这时候乔铁山也急忙走了过来,他忍着怒气,冲着万百川拱拱手,说道:“万大人,此事小民知道的一清二楚,确实是万少爷先来闹事,张恪才不得不奋起反击。”
  
      万百川打量了一下乔铁山,气哼哼说道:“姓乔的,这小子不是你儿子吧,何必强出头!”
  
      张家闹成了这样,早就惊动了邻里街坊,在院子周围直挺挺的站着几十人,还有更多的人来凑热闹。
  
      乔铁山冲着四周拱拱手,说道:“老街旧邻,我乔铁山当年就是张大哥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到了什么时候,我都欠着张家的一条命!就算是天王老子,讲不出道理,就想动张家,除非踏着我乔铁山的尸体过去!”
  
      “好,说得好!”
  
      几句话声若洪钟,周围的百姓虽然惧怕万百川的势力,可是也忍不住叫好。
  
      “万百户,张家小门小户,怎么敢和你作对,肯定有内情,还是好好说说吧!”
  
      老百姓顿时都跟着起哄,万百川气得脸上的肉直蹦。心里暗骂,可是他一来顾忌儿子的性命,二来也怕引来非议,只能说道:“说,你们要是讲不出道理,老夫立刻一个都不放过!”
  
      张恪掐着万安亮的手稍微松了松,朗声说道:“万百户,别人说话你未必信,就让你儿子说说。”
  
      张恪在万安亮的耳边说道:“万少爷,你聪明,不要逼着同归于尽!”
  
      万安亮浑身就是一颤,只能哭丧着脸说道:“爹,我今天早上听兄弟上张家打了来要账的二虎和刘三,我就带着人过来了。”
  
      万百川突然冷笑道:“这么说是张家欠咱们银子,好啊,这年头欠钱的倒成了祖宗!弟兄们抄家伙,敢伤我儿一根毫毛,就让张家全家陪葬!”
  
      张恪顿时把刀压在了万安亮的脖子上,大声喝道:“别逼着老子杀人!姓万的你实话实话,为什么借了二十两变成了五十两,为什么不到半年你就来追债,说!”
  
      “哎,哎!”
  
      老爹虽然来了,可是煞星就在眼前,万大少爷只能说道:“原来和沈氏订的是五分的利息,一年还钱,只,只是我看上了张家的童养媳,就急着逼债,琢磨着张家拿不出钱,就用女人顶账。谁知道为了一个外姓的丫头,这小子就这么拼命!”
  
      万大少爷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爹啊,您老可要救我啊!”
  
      万安亮说完,顿时周围的百姓就炸了锅,敢情是抢男霸女。更有几个好事的大妈站了出来,狠狠的啐了几口。
  
      “什么外姓人,人家是没过门的小夫妻,张二郎你做得对,一个男人要是连媳妇都保护不了就不是爷们!”
  
      一时间群情激奋,张恪神情决然,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根本没有把生死放在眼里。傲然的说道:“多谢各位乡亲主持公道,万百川,你要是舍得这个儿子,就放马过来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