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四章 傲骨

第四章 傲骨


  
      张家的院子已经被老百姓围满了,大家个个伸长了脖子,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竟然有人挟持万百户的公子,这可是多少年都没有的大热闹!
  
      万百户也气得脸上的肉一蹦一蹦的。
  
      “大人,这小子不敢杀少爷的,我们冲上去把少爷救回来,顺手把这小子乱刀砍了,您看怎么样?”手下谄媚的说道。
  
      万百川有些犹豫,猛一抬头,正看到张恪拿着刀背,把万安亮的脑门当成了磨刀石,来回蹭着,他的心里就是一阵发凉。张恪那个疯狂的劲头,不仅让他想起了另一个凶人。
  
      当年义州旱灾,家家户户都没吃的。有个家伙饿了两天,第三天夜里竟然消失了,大家只当是出去逃荒要饭。可是转过天这位竟然腰里挂着两颗血淋淋的鞑子人头,直接到了备御大人家里,扔下了人头,扛起两袋大米就走,震动了小小的大清堡。
  
      那人家伙张恪的老爹,老子是亡命徒,儿子就是个小疯子!
  
      手下人没看出万百川的恐惧,说道:“大人是怕我们杀了那小子!”
  
      “放屁!老子是担心我儿子!”万百川恨不得给手下两个嘴巴子,
  
      强压着怒火,他说道:“张二郎,国有国法,你不怕,可是还有老娘,还有妹妹,你就真想找死!”
  
      “死有什么意思,我当然想活着,可是偏偏有人不让我活下去。万百户,你既然讲国法,那我就问问你,为何大明律规定借款至多要三分利息,年息不得过一倍,万大少爷却为了图谋我的女人,要了五十两银子?”
  
      “这!”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地的高利贷十分普遍,比如佃户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借一石粮,到了秋收就要还两三石,更有驴打滚的利息,卖儿卖女都还不起。
  
      只是这种近乎常理的事情,此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却不好说出来。
  
      “张二郎,听你说话头头是道,老夫问你,要怎么才肯放了我儿子!”
  
      张恪微微一笑:“借钱我还,但是多出去的利息必须去掉。今天你儿子来砸我家,我也打了你们的人,咱们两不相欠!”
  
      “张二郎你做梦!”刘三突然跑到了万百川的面前,说道:“大人,可别上当啊,好几个兄弟都还人事不省,也不知道死还是没死,你可不能饶了他啊!”
  
      张恪根本懒得看刘三,讥笑道:“万百户,你儿子的命还比不上几个混混吗?”
  
      “滚!”
  
      万百川挥起了马鞭,抽在了刘三的嘴上,破口大骂:“畜生,都是你们撺掇的,老夫不会放过你们!”
  
      刘三一缩脖子,急忙退下去。
  
      万百川眼珠转了转,突然笑道:“张二郎,你是一条汉子,老夫就答应了你的条件。而且街坊邻里都在,老夫再表个态,利息我全都不要了,只要能把本金还了,就一笔勾销!”
  
      张恪眯缝眼睛,微微点点头,“万百户,还有什么条件,一起说吧?”
  
      “哈哈哈,张二郎,果然聪明,俗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夫也不宽裕,二十两银子,一个月可能还上啊?”
  
      无耻!
  
      听到了万百川的话,包括乔铁山在内,还有其他看热闹的百姓心头都飘过这么两个字。更有人不屑的看着万百川,老家伙真是阴险,他挖了一个坑让张恪跳,所谓免除利息,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普通农家的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银子,不论是二十两,还是五十两,那都是一笔天文数字,三五年不吃不喝也未必能赚到。
  
      不过听说张二郎读过书,会写字,说不定有挣钱的门路。但是不管如何,一个月的时间肯定挣不出二十两银子,到时候再来要账,就名正言顺了。
  
      姜是老的辣,万百川比起只知道欺男霸女的混蛋儿子要厉害多了。张二郎年纪轻轻面对着这条老狐狸,大家都捏了一把汗!
  
      乔铁山自然看出了万百川的打算,就想开口劝说宽限日期。哪知道没等他开口,张恪就哈哈大笑。
  
      “区区二十两银子,哪里用得着一个月,有半个月足矣!”
  
      张恪这句话说得轻轻松松,根本没有当回事,周围的百姓全都忍不住叹息摇头,张二郎还是太嫩啊!
  
      半个月够干什么的,难道还想着拆东墙补西墙,再去借钱,可是人家知道你和万家闹翻了,能帮你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张恪这小子肯定不知道二十两是多少银子,放在边地,这些钱省吃俭用,够一个三口之家过两年了!
  
      万百川倒是一个老江湖,不给反悔的机会,哈哈笑道:“少年人,有气魄,那咱们就说定了,赶快把小儿还给我!”
  
      “慢着!”
  
      “怎么,你想反悔了?”
  
      张恪冷笑道:“笑话,我是想请你立下个字据,今天的事情永远不许追究,然后我再重新写一个欠钱的字据,让乡亲们都做公证人!”
  
      白纸黑字,向一个后辈低头,万百川真有些没法接受。其实他还憋着坏,只要儿子安全回来,他就鼓动这些受伤的人去告发张恪。
  
      一旦签了文书,这些打算都要落空了,这小子还挺精啊!
  
      张恪一看万百川犹豫,手中的刀压在了万安亮的脖子上,向里面递了一丝,一道红色就流淌下来。
  
      “老不死的,你快答应啊,我要是死了,你就绝户了!”
  
      万大少爷杀猪般的鬼叫,弄得万百川烦躁不已。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饭桶儿子,带着十几个人,还被人家给挟持了,要是蠢也就罢了,还这么孬种。
  
      虽然他也恨张恪,但是好歹这小子的狠劲让他另眼相看,比起自己的儿子强太多。
  
      万大少爷见老爹不点头,只当万百川不想救他,这小子也来了混不楞的劲头。
  
      “老不死的,前两他本少爷还帮着你抢了一个农家的姑娘,刚刚十六岁,比我都小,就成了我干妈……”
  
      “混蛋,给我闭嘴!”
  
      “我偏不,是你诬陷人家爹和哥哥通匪,告发……”
  
      “小畜生,你想害死你爹吗?”
  
      万百川这下子可被吓住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娇宠惯了,什么话都敢说,这种丑事要是传出去,他这个百户就别想当了。
  
      “张二郎,安亮被你吓得都胡言乱语了,还不赶快放人!”
  
      “别忙啊,文书还没写完呢,我倒想听听万大少爷还有什么劲爆的消息!”
  
      万百川气得咬牙切齿,冷冷的说道:“张二郎,光棍不斗势力,你放聪明点,我这就让人写字据。”
  
      张恪不过是吓唬老家伙而已,就算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他都泥菩萨过河,还能管别人吗。
  
      手下人找来了笔墨,万百川亲自执笔,转眼写好了文书。乔铁山接过来,送到了张恪的面前。
  
      趁着背对万百川,乔铁山忧心忡忡地说道:“二侄子,你真有把握吗?”
  
      张恪心说乔大叔你也太小看我了,好歹咱多出了好几百年的见识,想虎躯一震,小弟纳头便拜,恐怕不成,但是弄点银子还不是难事吧!
  
      “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张恪仔细的看了看文书,没有什么问题。朗声说道:“万百户,咱们签字画押吧!”
  
      “好!”
  
      万百川咬着牙签好了名字,按上了手印,张恪也是依法照办。文书两份,塞进了怀里,总算是完事了,没有白拼!
  
      精神放松,张恪只觉得浑身疼痛,肋下的伤口还在流血,脑门上一层细腻的汗珠,冷风一吹,打了一个冷颤。
  
      “二侄子,你没事吧!”
  
      乔铁山就在张恪的身边,他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乔大叔我没事,送万少爷过去吧!”
  
      乔铁山手指触动了张恪的身上,只觉得他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刚刚的谈笑风生全是硬撑着。和十几个人拼命,又和万百川对峙了这么长时间,谁也不是铁打的!张恪能挺到现在,相当了不起了!
  
      俊美的面孔,透着男人的刚毅,初升的阳光给身躯镀上了一层金色,英俊挺拔。恍惚之间,就仿佛看到了大哥的影子一般。
  
      “好小子,大哥后继有人了!”乔铁山激动之下,眼圈发红。
  
      扶着已经不会动的万安亮走了两步,万百川已经带着人冲了上来,他一把抓住了儿子,仔细看了看,除了脖子上有条细细的伤口,别的地方毫发无损。
  
      “带少爷回家,老夫回头和这个逆子算账!”几个家丁急忙带着万安亮下去,其他的混混也有人拖走。
  
      万百川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按住刀柄,一步步向着张恪走过来。嘴角挂着狰狞的神情,拳头攥得咯咯响!目光如同匕首,直直的插向了张恪。
  
      张恪忍着身体的疼痛,傲然挺立,只用眼角斜着万百川,没有一丝的害怕。
  
      “张二郎,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落老夫的面子,你算是第一个。老夫也不为难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头,老夫就饶过你。”
  
      这句话声音不高,可是彻底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刚刚签了文书,立刻就翻脸,万百川怎么能如此无耻,他的脸皮比脚后跟都厚!
  
      乔铁山出离了愤怒,质问道:“万百川,你还要不要脸?”
  
      “哈哈哈,老夫答应放宽还钱的日子,答应不追究伤人的罪过,可是老夫没答应不追究冒犯之罪。万某好歹也是朝廷六品百户,管着一大帮人,要是人人都不把本官放在眼里,还有王法吗!”
  
      万百川咬着后槽牙说道:“张二郎,给我跪下,磕三个头,老夫就饶过你,要不然,嘿嘿!”老家伙大手按在了刀柄上,下一秒就要抽出来。
  
      老家伙神情狰狞,又低吼道:“跪下!”
  
      张恪也没料到当着大庭广众,老家伙这么无耻。
  
      向一个出尔反尔的家伙下跪,还不如死了!张恪紧紧攥着手里的刀,浑身最后一点力气都集中到了右手上。
  
      所有看热闹的百姓也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少年已经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从心眼里大家不希望看到他跪下去,可是已经没有了人质,又怎么对抗堂堂的万百户?
  
      服软吧,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老百姓就是野草,千人踩万人踏,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呸!”一口浓痰正好摔在了万百川的左眼上。张恪冷笑道:“小爷跪天跪地跪父母长辈,就是不跪老畜生!”
  
      “好小子,你敢骂我,老夫杀了你!”
  
      “杀就杀,小爷就算死,也不当没骨头的怂包!”
  
      张恪浑身的肌肉也收缩起来,受伤的野兽更可怕!反正老子的命是赚来的,大不了同归于尽,想要让我磕头下跪,那是痴心妄想!
  
      只要万百川再往前一步,张恪就准备拼命!突然人群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句“言而有信,不许反悔!”
  
      周围的百姓像是猛地清醒过来,一起大声的喊道:“言而有信,不许反悔!”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