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五章 穷则思变

第五章 穷则思变


  
      万百川本想找回一点面子,哪知道竟然激怒了所有人,老百姓充满了不屑。暴怒乔铁山也抓紧了斧头,像是一头愤怒的老虎,紧紧盯着他。
  
      乔家同样穷酸,但是乔铁山有两个儿子,爷仨都是好功夫。一个张二郎拼命就这么麻烦,要是惹得乔家也和自己拼命,弄得鱼死网破,就太不值得了。
  
      万百川心里头犹豫,忍不住扫了一眼张恪,只见这位依旧高扬着下巴,狂傲得懒得看他。一个堂堂的百户,似乎就是恶心的一坨,不值一提!
  
      少年的笔直如宝剑,昂扬似青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屈服!万百川怒火翻腾,用力的攥着刀柄,咬着后槽牙,恨不得一刀劈了这个讨厌的小子。
  
      空气凝固了,所有人都盯着,猜测着会不会有血拼。
  
      “万兄,真热闹啊,有什么事情和我小弟说说!”
  
      众人猛地抬头,只见一个三十几岁的清瘦中年人走了进来,他一身的青布棉衣,带着一顶狗皮帽子,两只眼睛黑亮的眼睛,格外有神。
  
      在场的人几乎都认识这位,他正是大清堡的镇抚唐毕,镇抚和百户都是六品官,管理刑事诉讼,也负责带兵,如果百户出缺,镇抚递补。
  
      在大清堡,唐毕也算是大人物了,他突然冒出来,让在场的人都有点吃惊。
  
      “你来干什么,想看老夫出丑吗?”
  
      “哈哈哈,万兄,自尊自贵,出不出丑都是自己的事情。”
  
      “哼,你什么意思?”
  
      唐毕看着暴怒的万百川,脸上笑容不减,语重心长的说道:“万老兄,从来到了冬天,都是鞑子打草谷抢掠的时候,你是带兵的人,还是好好为大清堡的安危想想,要是备御大人也知道了这里的事,这么多乡亲都在,只怕好说不好听!”
  
      “没什么不好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万百川嘴上还很强硬,不过心思却在寻思着,平时唐毕和他没什么矛盾,不过也谈不上交情,他突然跑出来,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万兄,你们不是把欠钱的时候都谈妥了吗,可是你还逼着人家下跪,按理说你是上官,跪也未尝不可,可是人家年轻人也要面子。这么办吧,回头我让他去你的家里磕头,老兄就揭过去吧!”
  
      唐毕冲着周围百姓笑道:“乡亲们说本官的话对不对?”
  
      “对,太对了,唐大人不愧管着刑名,就是讲道理!”
  
      老百姓又被煽动起来,群情激奋,万百川也知道闹下去也没什么滋味,倒不如等待更好的时机,左右半个月而已,他就不信一个穷小子能弄到二十两银子!
  
      万百川咬牙冲着唐毕拱拱手,“给你这个面子,回见!”
  
      一直盯着万百川离开,张恪再也撑不住,身体软软的摔了下去。
  
      “二侄子!”乔铁山关切的抱住了张恪。
  
      唐毕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恪,微微一笑:“年轻人,是个好样的!”
  
      张恪浑身无力,但他还是面前拱拱手,说道:“多谢大人仗义执言,小子感激不尽!”
  
      “哈哈哈,我帮你是看中了你身手好,有骨气。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我手下做家丁,那二十两银子我帮你还了!”
  
      听到了家丁两个字,周围的百姓有些眼睛就冒光了。
  
      明朝后期军备废弛,粮饷不足,各级的将领索性就豢养家丁,作为手中的王牌。虽说家丁是半个奴仆,但是胜在粮饷充足,器械精良,又是长官的心腹人,好处不少。向唐毕这种低级的军官,能豢养的家丁超不过十个,甚至就三五个人。成了他的心腹,在大清堡不说横着走,也差不多了。
  
      更别说唐毕一张口就给了二十两银子,这可算得起是天价了。张恪这小子真是因祸得福,大家都恨不得替他答应。
  
      可是张恪心里可不这么想,一个堂堂穿越者,当了奴才,非让前辈笑掉大牙。
  
      再说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一清二楚,这个唐毕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根本不值得投靠。不说改变历史,拯救苍生的大话,跟着唐毕,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大人美意,我感激不尽,只是一家人还要照顾,实在是不敢答应!”
  
      张恪嘴上说的客气,可是唐毕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不屑:好高傲的小子!
  
      唐毕帮张恪说话,就是想让他感恩戴德,好收下一个得力的打手,哪知道这小子竟然不识抬举。
  
      唐毕微微一笑:“张二郎,二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要是过了半个月,你拿不出钱,万百川又来了,多半不会这么幸运了。”
  
      唐毕俯下身,盯着张恪,说道:“你不怕死吗?”
  
      “怕!”张恪咧着嘴笑道:“不过有比死还可怕的事情,大人,您帮了小子,这份情谊小子记在心头了,早晚必定报答!”
  
      唐毕一看张恪执意不从,豁然站起,转身走出了两步,说道:“哼,想办法挣银子吧,别把小命丢了!”
  
      “多谢大人提醒!”张恪勉强笑道。
  
      突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恪儿,你可别吓娘啊!”
  
      沈氏和雪儿都扑了过来,乔铁山急忙抱起了张恪,说道:“嫂子,二侄子昏过去了,先送他回房,你们赶快去找大夫!”
  
      “哎,我这就去!”
  
      张家顿时又忙了起来,看热闹的百姓也纷纷散去,张二郎的名号也在大清堡传开了,谁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是条汉子!
  
      ……
  
      “周大夫,恪儿他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周郎中微笑着说道:“肋下的伤口看着挺长,就是皮肉伤,后背大腿小腹还有几处棒伤刀伤,都不算严重。擦点药,十天八天就差不多了!我开了内服外用的方子,照方抓药就行了!”
  
      沈氏双手颤抖着接过了方子,急忙说道:“多谢周先生,多谢周先生。”
  
      一边说着,一边去找银子,可是翻来翻去,只有几十文钱,急得沈氏直冒汗。
  
      “张大嫂子,别找了,这次算我白干活。你借的钱啊,多一半都送到我这来了,差点害了你们一家人啊,就算我赎罪了!”
  
      周郎中说着提着药箱,转身就往外走。
  
      “周先生,您等等着!”沈氏急忙说道:“一码归一码,您救了小儿的命,眼下家里是真没钱了,要,要不写一张欠条吧,以后一定换上。”
  
      “哈哈哈,我可不想学万百川,这样吧,钱先记着。我看你家小子是个有出息的,早晚有飞黄腾达的时候,到时候别忘了我就成,告辞了!”
  
      周郎中转身就走,看着他的背影,沈氏忍不住鼻子发酸,眼泪又落了下来。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可是怎么总是让坏人得志呢!”
  
      乔铁山皱着眉头,用力的吸了一口烟袋,“嫂子,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银子的事,咱们一起想办法!
  
      这时候门外又是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年轻人。
  
      前面的青年二十出头,方面大耳,透着憨厚,大约一米六五的样子,个头不高,但是常年打猎,一身的腱子肉,格外的健壮有力。
  
      后面的个头更高,一张娃娃脸,不大的眼睛透着机灵活泼,高鼻梁,薄嘴片,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要不是脸上有一道子熊爪留下的伤痕,就是个标准的齿白唇红的好少年。
  
      他们两个正是乔铁山的儿子,敦厚的青年叫乔桂,娃娃脸叫乔福。他们身上缠着兽皮,刚刚打猎回来,都没来得及回家。
  
      “爹,到底怎么回事,恪哥怎么样了?”
  
      “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大夫刚刚看完,没什么大事,正在休息呢!”
  
      “这就好,这就好!”乔福拍了拍胸脯,说道:“爹,您老怎么不护着点恪哥?他那个身体能撑得住吗?”
  
      沈氏急忙笑道:“别埋怨你爹了,要不是他啊,恪儿恐怕吃亏就更多了!”
  
      “伯母,快和我们说说吧。”
  
      沈氏吓了够呛,絮絮叨叨,足足花了一刻钟,才把事情说了一遍。乔家兄弟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竟然这么凶险。
  
      “恪哥好样的,以前还当他只会念书呢,没想到身手这么好,以一当十啊!”
  
      乔铁山哼了一声:“好汉子不是天天挂在嘴上的,关键时候狠得下心,那才是真汉子,你们俩个都该跟恪儿好好学学!”
  
      老大乔桂眉头紧锁,说道:“伯母,爹,照这么说,当务之急是在半个月之内能凑出二十两银子,要不万百川还会来找麻烦啊?”
  
      “哈哈哈!来就来,怕什么!”乔福拍着胸脯说道:“我和大哥都回来了,加上老头子和恪哥,我们还有几个猎户朋友,功夫都不差。就凭着万百川手下的杂碎,下回再来指不定谁胜谁败呢!”
  
      “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杀杀,你还嫌麻烦不大啊?”
  
      乔福不服气的说道:“爹,这不是我们惹事,是万百川骑着脖子拉屎,我是忍不下去。凭着咱的箭术,不说百步穿杨也差不多了,找个机会,偷偷赏他一箭,什么事情都没了!”
  
      “放屁!”乔铁山彻底被儿子打败了,忍不住骂道:“混小子,那是朝廷的百户,杀官造反的道理你知道不,杀了他备御大人肯定要追究下来,搞不好指挥使都要过问,你想害死所有人吗?”
  
      沈氏急忙说道:“没错,侄儿,你的心意伯母知道了,可是不能因为我家的事情,连累了你们,这个钱啊,还是要我们想办法赚出来。我和小雪纳了上百双鞋底,再多赶赶工。正好离着年儿也不远了,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乔铁山苦笑着摇摇头:“嫂子,要我说怕是不行,这些年家家户户越来越穷,除了盐巴,什么都自己弄,鞋底啥的只怕是卖不出钱!”
  
      乔桂想了想说道:“爹,要说值钱还是皮子,要不我和老二再去布陷阱,要是能猎到一头老虎,或者是熊瞎子,那可就发了,一张虎皮最差也能卖上百两,什么都够了!”
  
      “不行,不行!”沈氏连忙摇头,“老虎多厉害啊,你们要是万一出了点差错,伯母得愧疚一辈子!”
  
      “伯母,你放心吧,我们功夫好着呢,再说了咱们两家还分彼此吗,冒点险也值得!”
  
      “不妥!”乔铁山皱着眉说道:“想猎老虎,要人手,要找踪迹,要设陷阱,忙活几个月一无所获也是有的。再说了就算侥幸抓到,还要脱手卖出去。只有半个月,你们想想能够吗?”
  
      想一个,不合适,再想,还是不合适。
  
      几个人围在了一起,愁得头发都要白了。乔铁山最后才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去别的堡子,找人借二十两,先把眼前这一关闯过去,然后再想办法筹钱。”
  
      说干就干,乔铁山起身就要走。
  
      “铁山兄弟,不许去。”沈氏突然横眉立目,堵在了门口。
  
      “兄弟,嫂子就是借钱才落到今天,我不能坑了你们啊!”
  
      “嫂子!”乔铁山急得浑身颤抖:“这是最后的办法了,难道您等着让万百川告到备御大人那里吗?”
  
      沈氏依旧坚定的摇摇头,眼中泪花涌动:“兄弟,帮我们这么多了,不能拖累了你啊,就算借了钱,我也不要!”
  
      双方都是倔脾气,就这么僵持起来,急得乔铁山来回转圈。
  
      “咳咳,乔大叔,钱不用着急,我有办法!”
  
      “你有,你有什么……”乔铁山他们猛地回头,吓得目瞪口呆,张恪扶着门摇摇晃晃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