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九章 我的烤肉我做主

第九章 我的烤肉我做主


  
      “恪哥,你读过书,还会武艺,又懂得经商,现在连打铁都会了,你还让不让人活啊!”乔福掰着手指头算着,从以前的书呆子到现在的万事通,简直癞蛤蟆变成了天鹅的节奏。
  
      张恪笑道:“我也不是什么都会的,就拿箭术来说,你们俩可都是我的老师,有空还要向你们请教呢,不准藏私啊!”
  
      乔福把胸脯拍得啪啪响,信心十足的说道:“恪哥,别的不敢说,放眼几十里,兄弟的箭术都是顶尖的,这可不是吹牛,我亲手射下过海东青!”
  
      海东青,那可是有名的神鹰啊,能射下来那可是神箭手,堪比蒙古的射雕儿啊!
  
      “好本事,更要请教了。”
  
      乔桂笑道:“别听老二吹牛,那头鹰受伤了,老二就是捡了一个便宜,瞎猫撞上死耗子。”
  
      “大哥,就算好好的也逃不出我的弓箭,不信就验证箭术!”乔福不服气的将背后的长弓抽了出来,扣上一支箭,到处寻找目标。
  
      “老二,怎么还像小孩子似的,这到处都是雪,你射什么啊,赶路要紧!”
  
      大哥语带责备,乔福挠了挠脑袋。他们正好爬上了山梁,前面一排柳树,在柳树的边上有一团黄黑色的物体在动。
  
      乔福顿时兴奋喊道:“大哥,猎物来了,看看我的厉害吧!”
  
      两脚叉开,双臂用力,一支箭嗖的射了出去。
  
      “乔福,别!”
  
      张恪突然大喊一声,可是箭已经射了出去。
  
      乔福一脸的茫然,“恪哥,你拦着我干什么?”
  
      “那个好像是人。”张恪担忧的说道。
  
      话音没落,一个暴怒的声音传来,“小兔崽子,老子劈了你!”
  
      乔福顿时也吓傻了,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爹!刚刚射了我爹!”
  
      脸色瞬间煞白,脑袋都空了。
  
      “爹,您可别死啊!”
  
      乔福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干脆扑在了雪地上,从山坡滴溜溜的滚了下去。张恪和乔桂都吓坏了,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树林边。
  
      乔铁山一身的破皮袄,正怒眉横眉的站着,身后的一棵柳树上,一支箭还在来回乱颤。乔福浑身沾满了雪,嘿嘿的傻笑着:“爹,您老没事吧,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哼,要不是你爹身子骨还灵便,这条老命就死在你的手里了!”
  
      张恪也想不到乔铁山会跑到这里,急忙问道:“乔大叔,您在这是等我们吗?”
  
      “嗯。”乔铁山点点头,“二侄子,你说要去广宁,大叔这心里就放不下,大叔昨天晚上找了几个老朋友,拿了点东西,你们防身吧!”
  
      一转眼,乔铁山捧来了两张硬弓,四壶箭,还有四把长短的刀剑。张恪虽然是外行,可以也能感到这些武器做工的精良,绝对不是糊弄人的玩意。
  
      乔铁山没来送行,张恪还有些诧异,可是现在却明白了,是给他们弄武器去了,这位大叔还真有心。
  
      “朝廷是准许百姓持有弓箭刀枪的,只是不准铠甲火器等。不过咱们得罪了万百川,要是让他看到你们带着比朝廷还精良的武器,保准是个麻烦。”
  
      张恪连忙点头,小心驶得万年船,乔铁山这么做一点不错。
  
      “桂儿,还有福儿,你们总觉得自己箭术不错,可是还上不得台面。你们用的长弓最多就是五斗的弓力,是大明最普通的小兵用的。这是两张一石弓,当将官用的,操作自如才勉强算是登堂入室,拿着吧!”
  
      乔福早就要流口水了,这张弓比起自己的弓短了一尺多,但是结构更加紧凑,柘木的弓体,上好的牛角牛筋,手握着的地方缠着致密的丝绸。乔福越看越喜欢,猛地双臂用力,肌肉鼓胀,可是只拉开了七成。
  
      “好厉害的弓,就不信拉不开!”
  
      乔福咬牙切齿,双臂继续用劲,弓逐渐的拉到了八成。可是不论他怎么用力,都没法改变分毫。
  
      僵持了十几秒钟左右,额角冒汗,乔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爹,这弓真是将官用的?我就不信咱们大清堡那些军头儿能拉开这张弓!”
  
      “哼,没出息的东西,和那些饭桶比什么,你爹在朝鲜的时候,见过能拉开三石弓的猛士,那才是真英雄呢!”
  
      一石弓就这么费事了,三石弓,那还是人吗?乔福彻底被吓住了。
  
      乔铁山没搭理他,又抓起了一长一短两件武器,送到了张恪的手里。
  
      “二侄子,我看你出手的时候有一股子拼命的狠劲,这把长的刀是当年从倭寇手里夺来的,别看他们人小,可是武器不赖,正适合劈砍搏命。短剑是朝鲜高官的,锋利异常。本来还想着一辈子也用不上了,真没想到啊!”
  
      乔铁山感慨的说道:“孩子,别辜负了好东西。”
  
      握着两件兵器,张恪甚至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武器是有灵的,它们也在等着自己的主人!
  
      张恪用力的攥着武器,耳边似乎隐隐响起喊杀声。他虽然还不太知道老爹他们当年是怎么抗倭打仗的,可是握着这些武器,男儿的热血就在沸腾!
  
      “乔大叔,我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兄弟三个立刻武装起来,乔桂和乔福一人一张弓,一把腰刀。张恪则是背着武士刀,肋下带好了短剑,武装到了牙齿。
  
      “好孩子,快走吧,别耽误路程,大叔回去了!”
  
      乔铁山强忍着不舍,转身就走,厚实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有了武器,张恪他们信心满满,大步流星的继续前进,两条大黄狗格外的卖力气,平道上撒着欢的跑,到了斜坡张恪他们就帮着一起拉,人狗配合,速度飞快,到了黄昏的时候,已经离开大清堡四十多里了。
  
      张恪算了算路程,笑道:“照这个速度,再有三天就能到广宁了,咱们先找个地方歇歇,养足精神,明天早点出发。”
  
      乔桂和乔福也都点头,这哥俩知道张恪身上有伤,主动负担了大多数的体力活,累得呼呼气喘,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
  
      “是该歇歇了,肚子老早就咕咕叫了!”乔福惫懒的说道。
  
      荒山野地的没有什么庄村,可是难不倒乔桂和乔福,他们在深山老林一钻就是十天半个月,生存本领绝对惊人。
  
      四周找了找,乔桂就有了发现。
  
      “看见没有,那边有个荒弃的接火墩,咱们忍一宿吧!”
  
      在明朝的边地,修筑了无数的堡垒,大的有义州卫,广宁卫一类的卫城,下面有大清堡这样的千户所,再往下就是星罗棋布的堡垒,密集的地带几乎一里就有一个。方圆十几丈,高三五丈,平时驻军十来个人,遇敌立刻燃放烟火,通知内地防备。
  
      铜墙铁壁的防御体系也会有出问题的时候,随着大量军户逃亡,荒弃的墩堡就越来越多。
  
      张恪到了前面看了看,中间的瞭望楼已经倒塌了,不过围墙内侧的房屋还勉强撑着架子,遮风挡雪一点问题没有。
  
      “就是这了,赶快找点干柴来,咱们烤肉吃!”
  
      乔桂和乔福急忙去找柴火,等他们气喘吁吁的搬回来,张恪这边已经准备差不多了。火炉升起来,把带来的熟肉切成密密匝匝的薄片。用木棍串好,放到了火上,用不了一分钟,肉片就吱吱冒油,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沾上一点椒盐,入口即化,热乎乎的舒服到了心里头。
  
      看着张恪迷醉的样子,乔桂和乔福也受不了了,纷纷挑起肉片,烤好之后沾着调料送到了肚子里。
  
      “好吃,太好吃了!”乔福腮帮鼓鼓的,含混不清的说道:“恪哥,下次我们再出去打猎的时候也这么做。”
  
      张恪微微一笑:“你们还准备打猎为生吗?”
  
      乔桂顿时一愣,呆呆的说道:“不打猎,吃什么啊?”
  
      “哈哈哈,男儿大丈夫总要干点事情,眼下要是太平盛世就算了,可是建奴崛起,朝廷连战连败,搞不好战火就要烧到咱们家里。安宁的日子没几天了,以后怕是想打猎也打不成了。”
  
      乔桂和乔福都被吓住了,他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顿时沉默下来,香喷喷的烤肉也失去了吸引力。
  
      “算了!”乔福突然耍赖的说道:“恪哥,反正我都听你的,不费脑子!”
  
      乔桂憨厚的笑道:“说得对,我们哥俩就是干活的,总之你不能给我亏吃。”
  
      看着乔家兄弟的信任的目光,张恪觉得肩头沉甸甸的,思量了半晌,才说道:“依我看,眼下有两条路子,一是……”
  
      希律律!
  
      一声马嘶传来,紧接着一个狂妄的声音大笑着:“里面的,有喘气的吗,给老子滚出去,这地方归我们了!”
  
      张恪顿时眉头紧皱,豁然站起,手就按在了剑柄上面,乔桂和乔福也抓着刀,向哼哈二将一般,紧紧地跟在了张恪的身后。
  
      到了烟墩的外面,十米左右,两个青衣大汉骑着高头大马,肋下挎着刀,眼睛几乎到了天上去,在他们后面还有一驾马车,一个五十来岁的车夫坐在车辕上面。
  
      张恪他们出来,其中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一看是三个年轻人,顿时轻蔑地说道:“小子,晚上我们要在这过夜,赶快滚蛋吧,别惹大爷生气!”
  
      语气仿佛就是赶苍蝇一般,张恪的怒火顿时窜了起来。
  
      “想充大爷和老婆孩子耍去,先来后到,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络腮胡子顿时大怒,“好小子,敢和我顶罪,看我不抽你!”马鞭高高举起,就要动手。
  
      “楚镖师,出什么事情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
  
      是个女人!
  
      张恪稍微有点吃惊,这年头外出的女人可不多啊!
  
      楚镖师嘿嘿一笑:“沈小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俺找个安身的地方。哪知道还有几个讨厌的小子,我这就把他们赶走。”
  
      “慢!”
  
      车帘被小丫头撩起,从里面探出了一个身影。
  
      张恪好奇的看过去,女人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身形玲珑纤秀,丫鬟搀扶她下了马车,看得更加真切,身材瘦削高挑,五官俊美如花,肌肤白嫩似玉,最惹眼的是一袭大红的狐裘,带着一丝英气。
  
      落落大方的说道:“楚镖师,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们又是后来的,何必赶人家走呢!”
  
      楚镖师翻了翻眼皮,有心反驳,可是站在他右边的另一位年长镖师拉住了他。
  
      “老楚,听小姐的吧,咱们哪不能对付!”
  
      这位小姐又转向了张恪,粲然一笑:“这位朋友,楚镖师火气太大了,我替他赔罪。荒郊野地的,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在这过一晚?”
  
      “我们可不敢划地为王,你们请自便!”
  
      美女听出了张恪的不满,浑不在意,微笑着说:“楚镖师,王镖师,就在这歇息吧。”
  
      “嗯,小姐仁慈,便宜了几个小子。”
  
      这帮人选在了张恪他们的对面,也找了两间没倒的房子,安顿下来。
  
      乔福偷眼看着女人的背影,“恪哥,那娘们真漂亮啊,比村里的高**还好看呢!”
  
      张恪一阵无语,“什么比喻啊,人家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和**比呢,还是老实吃东西吧。”
  
      抓起一把烤肉,塞给了乔福。
  
      哗啦!
  
      突然,一串铜钱砸在了张恪的面前,满脸络腮胡子的楚镖师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冷笑着俯视他们。
  
      “小子,肉烤得挺香的,大爷就是有钱,够你买几十斤肉了,烤肉都给我拿来!”
  
      张恪轻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铜钱,顿时怒火就烧了起来,一再冒犯,当老子是泥人吗?
  
      冷笑道:“这地方钱不管用,我的烤肉我做主。你这些铜钱只能买一片,而且……”
  
      突然把手里的烤肉扔到了楚镖师的面前,啪,满是油脂的肉片落在了尘土上。
  
      张恪呲着呀一笑:“来而不往非礼也,您就勉强一下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