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十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十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子,你知道楚爷杀过多少人吗?敢和楚爷作对,就要先问问这把刀答应不!”
  
      仓啷啷!
  
      楚镖师抽出了腰刀,双手紧握,大舌头舔了舔嘴唇,狰狞的说道:“小子,现在趴在地上给楚爷赔罪,还能保住小命,要是不然,哼,楚爷可就不客气了!”
  
      张恪本来就是遇硬更硬的性子,况且这又是个弱肉强食的世道,不想成为猎物,就要拼!
  
      张恪猛地一伸手,响亮的一声,武士刀被拔了出来,映着炉火,闪动着烁烁寒光。锋利的刀尖隐隐的指向了楚镖师。
  
      楚镖师看到了张恪的刀,顿时心脏就是一缩,这几个野小子是什么人,怎么有这么好的兵器?
  
      “小子,你以为有了把刀楚爷就怕你了吗?老子的五虎断门刀在关内那是一绝,成名十几年,江湖朋友都敬佩三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恪嘴角挂着轻蔑的冷笑,“打架比的是本事,要是论年头,乌龟就成了武圣了,少废话,有本事就动手,别耽搁我们吃饭!”
  
      “好小子,老子饶不了你!”
  
      楚镖师咬牙切齿地说着,可是却一步不敢往前,就在张恪的背后,乔桂握着腰刀怒目而视,乔福紧紧握着弓,一支狼牙箭已经扣在了手上,随时就要射出去。
  
      一对三!
  
      楚镖师的心里面也没有底儿,尤其是这三个小子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一个个脾气不小,尤其是握着武士刀的家伙,两只眼睛像是狼一样,往肉里盯,一看就是硬茬子。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人说话了。
  
      “老楚,干什么呢?”来的正是他的同伴王镖师。
  
      “哼,来的正好,咱们两个教训一下这三个小子,也让他们涨涨规矩!”
  
      王镖师四五十岁的样子,看起来比楚镖师稳住,扫了一眼张恪他们,突然含笑说道:“三位朋友,老楚就是好诙谐的人,就当是玩笑一场。”
  
      王镖师说着拉着楚镖师就走,两个人几步回到了他们的那边。
  
      眼看着他们离开,乔福狠狠啐了一口。
  
      “什么东西,有本事和老子拼一场,缩头缩脑的和娘们一样。”
  
      乔桂倒是松了口气:“老二,咱们出来做生意的,能不打就不打,和气生财吗!”
  
      张恪也微微点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会儿睡觉的时候轮班盯着点,别让他们钻了空子。”
  
      “好!”
  
      哥仨个商量妥当,继续烤着火吃东西。在另一边楚镖师却怒气冲冲。
  
      “老王,你怎么胆子这么小了,三个小娃娃有什么好怕的,惹急了我直接剁了!”
  
      王镖师压低了声音,劝道:“老楚,你别忘了这是辽东,这三个小子虽然穷酸,可是身上的武器不差。我猜他们说不定是将门之后,惹上了不好办。”
  
      “将门?”楚镖师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他们要是出身将门,能混得连匹马都没有吗?”
  
      “诶,老楚这你就不明白了,辽东不是京城的那些勋贵子弟,当年李成梁不也落魄过吗,咱们走江湖的万事小心不犯错。把沈小姐送到了广宁,就大功告成了。”
  
      “嗯!听你的。”
  
      楚镖师强忍着怒火,随手抓起来一张饼子,刚嚼了一口张嘴就吐了出来。
  
      “呸,这玩意是人吃的东西吗!”
  
      “忍忍算了。”
  
      “不能忍!”楚镖师气呼呼的说道:“老子就看不惯那几个小子大口吃肉的德行,你等着,我这就出去,凭着我的本事,还弄不到山鸡野兔什么的!”
  
      “老楚,别去啊。”
  
      楚镖师根本听不进去,转身就冲出了墩子,消失在茫茫雪野之中。
  
      ……
  
      “哎,吃得太饱了,该睡一觉了!”乔福拍拍肚子,躺在了大黄和二黄中间,两条毛绒绒的狗尾巴就像是围脖一样,别提多暖和了。
  
      “桂哥,你也先睡吧,我还不困。”
  
      乔桂点点头,道:“嗯,我打个盹儿就换你。”
  
      张恪靠在了柱子上面,闭目养神,不过头脑极为清醒,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去。
  
      过了一刻钟左右,隐隐的就听到对面那个王镖师说话:“沈小姐,老楚去了半天了,我去找找吧。”
  
      小丫鬟不快地抱怨道:“王镖师,我家小姐请你们保护,你们却都走了,未免不太好吧!”
  
      王镖师笑道:“沈小姐身边不还是有你吗,再说了还有孙老头,我去去就回!”
  
      王镖师也动身离开,墩堡之中恢复了安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恪朦朦胧胧的有些发困。
  
      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咯咯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大笑着:“哈哈哈,老王,佩服我的功夫不,出去一趟,就抓回了一条梅花鹿,咱哥们晚上烤鹿肉吃。”
  
      “楚老弟的工夫那是人所共知,就是遗憾啊,是条母鹿,要是条公鹿,喝着鹿茸血,烤着鹿鞭,保证年轻二十岁。就算有条老虎在前面,咱们也能当打虎的武二郎!”
  
      “说得对,带几块肉算什么本事,老子就是一条狼,走到哪都吃肉。”
  
      楚镖师说着,轻蔑的看着张恪他们,嘴角撇上了天。
  
      这两个家伙进了墩子之后,立刻找来柴火,架起篝火。为了炫耀本事,他们弄得声音老大,生怕张恪他们听不到。
  
      “什么东西,老天爷怎么让他们瞎猫碰上死耗子!”乔福被正睡得香甜,被弄醒了,一肚子的脾气。
  
      这时候乔桂也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会儿,突然眉头皱了起来。
  
      “张恪,你看到他们怎么处理鹿的尸体没?”
  
      张恪茫然的摇摇头:“扛进来的时候肚子就破开了,头和内脏都没了,怕是嫌重吧,没有带回来!”
  
      “这两个笨蛋,想害死人啊!”乔桂翻身坐了起来,乔福脸色也不好看。
  
      “怎么,有麻烦吗?”
  
      “麻烦大了!”乔桂说道:“我们冬天打猎的时候,都要用雪盖住血迹,就是防止引来其他猛兽。这两个家伙准是没有来过关外,觉得本事不错,就瞎折腾。”
  
      张恪一听也是吓坏了,急忙问道:“你说会引来狼群?”
  
      “没准,本来冬天狼就多,闻到血腥气,说不定就过来了。我得去提醒他们,赶快收拾了。”
  
      乔桂急忙起身走过去,这时候楚镖师用树枝穿透了一条鹿腿,送到了火堆上,得意洋洋的烤着。
  
      “小子,你过来干什么,也馋了不成?”楚镖师得意的一笑:“等会大爷也烤好了,也扔在地上,你就用嘴吃吧,就像你们的两条狗一样,哈哈哈!”
  
      乔桂骨节嘎嘎作响,恨不得赏这家伙一顿老拳。
  
      气哼哼的说道:“你们听着,赶快去把鹿血内脏用雪埋起来。”
  
      “楚爷凭什么听你的,毛都没长全的东西,还敢命令我!”楚镖师和王镖师又是一阵狂笑。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鹿血能引来狼群,搞不好是杀身之祸,你们作死不要紧,别害了其他人?”
  
      “狼!”
  
      楚镖师轻蔑的一笑:“楚爷连老虎都不怕,还会怕狼!”
  
      王镖师也得意的说道:“这离着官道不远,哪会有狼群,你们几个小娃娃就不要危言耸听了。”
  
      “没错,就算来了狼群,你们只要跪下磕头,楚爷会保护你们的!”
  
      不知死的东西!
  
      张恪在后面全都听到了,眉头紧锁。
  
      突然!
  
      呜……呜……
  
      一阵悠长的狼嚎穿破了夜空,飘飘荡荡,格外的清晰。紧接着又有不少狼嚎响起,高、中、低,各样的吼声齐全,听的人都不由得汗毛都顺了起来。
  
      怕什么来什么,乔桂的手心都冒汗了,狼的吼叫此起彼伏,数量绝对不少!
  
      “张恪,我估摸着这个狼群至少有二三十条大狼,离咱们这里不会超过五里,说过来就过来!”
  
      不怕猛虎,就怕群狼,打猎的口口相传了千百年。
  
      狼群配合默契,耐力强大,不死不休,绝对是除了人之外,最可怕的东西!
  
      乔福瞪着楚镖师,大声说道:“刚刚谁说的连老虎都不怕,有本事冲出去把野狼都杀了,别说磕头了,就算管你们叫爷爷都行!”
  
      楚镖师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真的会引来狼群,一张脸变得格外的精彩,一阵红,一阵白,又是一阵青。
  
      哇!
  
      小丫鬟都被吓傻了,放声大哭。沈小姐脸色铁青,勉强说道:“楚镖师,我和镖局子签了文书,你们可要保护我安全到广宁,要不然别想再吃江湖饭了!”
  
      沈小姐文文弱弱的,可是小脸挂着霜,也真的十分吓人。
  
      楚镖师眼珠转了转,咬咬牙勉强笑道:“沈小姐您放心就是了,我们哥们守在外面,来几条野狼,我们都给收拾了!”
  
      这两个人抽出了腰刀,慌里慌张的向四周望去。
  
      突然茫茫的雪野上出现了一对绿油油的小灯笼,好像阴森恐怖的鬼火。
  
      “狼来了!”
  
      一句话,墩台里面的人都吓得浑身颤抖,赶车的孙师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老天爷啊,俺没做过啥缺德事啊,饶过俺吧,饶过俺吧!”
  
      老头吓得砰砰磕头,只剩下祈求老天了。
  
      外面的“鬼火”越来越多,一、二、三、四……
  
      楚镖师默默数着,鬓角的汗就流淌下来,呼吸越来越急促,这么多的狼,哪是他能对付的,简直要了老命!
  
      正在这时,拴在墩台外面的马突然嗅到了狼的气味,它也被吓坏了,后腿立起,希律律的乱叫。
  
      哗啦!
  
      木柱被撤到,一匹马像是疯了一样撒开四腿,飞奔逃走!
  
      马尚且知道逃命,何况是人啊!
  
      楚镖师的神情就是一震,自己有多大本事自己清楚,难道还等着被狼吃吗!
  
      跑!可是马只剩了一匹……
  
      他眼珠转了转,突然说道:“老王,狼太多了,你先进去和那几个小子商量个办法,我在外面盯着点。”
  
      王镖师点点头,他正害怕呢,转身走进了墩台。
  
      楚镖师终于等到了机会,他三步两步到了剩下的一匹马旁,解开了缰绳飞身上了马。南边的狼少,他纵马就跑。
  
      “哈哈哈,老子不陪你们一起死,再见了!”
  
      “别去!”
  
      乔桂大喊了一声,听在楚镖师的耳朵里,只当是嫉妒自己的明智呢。他仰天大笑:“臭小子,等着做狼粪吧!”
  
      他正在得意的时候,突然从侧面的雪堆中蹿出一个巨大的白色阴影,猛然扑在楚镖师的肩头。
  
      “救命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