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十一章 强吻

第十一章 强吻


  
      就在一百步出头的地方,一个大活人被狼群大肆的撕咬。这场景绝对比起什么大白鲨,狂蟒之灾要恐怖一万倍!楚镖师绝望的嘶吼,痛苦的挣扎,像是重锤,打在了心头。
  
      楚镖师被扑倒在地,不一会儿浑身浴血,一只眼睛都咬掉了,肚子也破开了,血液染红了雪地。
  
      “救,救,我……”
  
      一句话没说完,白狼的獠牙就扎进了他的脖子,彻底没了声响。
  
      “是头狼,是头狼啊!”乔桂突然惊恐的大叫着。
  
      同伴惨死,王镖师脸色铁青,他一把揪住了乔桂的胸口。
  
      “说,头狼是怎么回事?”
  
      乔桂用手指了指那条扑倒楚镖师的大狼,说道:“狼和人一样,都要领头的,一旦有了强壮的头狼,狼群就所向睥睨。每一个头狼都极为狡猾,能战虎斗熊,有了它指挥,这些狼就会不死不休,咱们麻烦大了!”
  
      乔桂能说这话,张恪的心顿时就是一沉,这下子真的凶多吉少了!
  
      “乔福,赶快去搬木柴,把门口堵上,点起篝火。”
  
      乔家兄弟急忙点头,墩台里面没有别的,但是倒塌房屋还有不少,把上面的干草,还有架房的梁子都搬了过来。
  
      狼群越来越近,这些凶狠的畜生死死的盯着里面的人。
  
      张恪正要去帮忙,突然王镖师拉住了他。
  
      “小兄弟,用篝火能挡住狼吗,你有十足的把握!”
  
      张恪苦笑着摇摇头:“我是十足没把握,但是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老兄,你想像你的同伴一样吗?”
  
      张恪指了指远处暗色的一摊,有些狼还在撕扯着楚镖师的尸体,争抢之声,让人不寒而栗!
  
      “把火点起来,咱们分头守住缺口,绝对不能让狼冲进来!”
  
      看着张恪忙活,王镖师眼珠转了转,突然说道:“小兄弟,我有一条计策,你想不想听?”
  
      “谁不想活着,有什么主意就说吧。”
  
      王镖师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兄弟,现在墩子里面还有七个人,你们三兄弟和我都是会功夫的。我想凭着咱们联手,一定能冲出去!”
  
      “你想跑?那他们三个呢?”张恪用手指了指沈小姐和丫鬟,还有车把式老孙。
  
      王镖师阴森森的一笑:“逃跑的关键就在他们身上。”
  
      “有屁快放!”乔福等不及了,大声的喊道:“狼越来越近了,再啰嗦就变成狼粪了!”
  
      王镖师嘿嘿一笑:“小兄弟,狼群别管多厉害,就是一群野兽,只要让它们吃饱了,咱们不就安全了!”
  
      “吃饱?”张恪还没有反应过来。
  
      王镖师一咬牙,说道:“一会儿咱们都上马车,往外面冲,狼过来,就把他们推下去,狼有了吃的,就不会追击了,咱们就……”
  
      “无耻!”
  
      沈小姐一直站在了旁边,从楚镖师逃走,她就忍受不住了!哆嗦着手指,指着王镖师:“镖局子靠着什么活着,就是诚信二字。多少镖师哪怕是刀斧加身,也要保护货物的安全。你敢对雇主不利,镖局不会放过你的,你再也别想在这行混了!”
  
      “哈哈哈,沈小姐,你说的不错。可是实话告诉你,俺老王和老楚在半年前就被扬州的镖局子赶出来了。原因也简单,就是我们吞了雇主的货,害得镖局子几乎垮了。只能到京城,找个小镖局安身。沈小姐谁让你雇了俺呢,你就认倒霉吧,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老子连家都不要了,还在乎你吗!”
  
      听到了这几句话,沈小姐天旋地转,又气又怕,双腿一软,就要跌倒。张恪正好站在旁边,急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身。
  
      王镖师全然不在乎沈小姐的责骂,对张恪笑道:“小兄弟,无毒不丈夫,这个小娘们和咱们不沾亲不带故,喂了狼不正好吗!”
  
      听到了王镖师的话,乔福狠狠啐了一口:“有你这么缺德的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拿女人换你的命,还有人味吗?”
  
      “有没有人味不要你说,想活命,就要听老子的办法!”王镖师红着眼睛,竟然有些像墩子外的那些野狼!
  
      张恪眉头紧锁,这种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更何况逃跑也不是好办法,谁知道狼群会不会追上来,那时候只怕更危险。
  
      只是眼下王镖师就跟着了魔一样,油盐不进,该怎么保护沈小姐呢!张恪顿时陷入了沉思。
  
      生死都被捏在了别人的手里,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呢!
  
      沈小姐是又气又愤,又羞又惭。两个镖师一个比一个坏。少女的希望全都落在了这个少年的身上,她的双眸紧紧盯着张恪,眼神之中五味杂陈。
  
      “姑,姑娘,不要这么看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张恪突然冲着王镖师笑道:“老兄,你请自便吧!”
  
      沈小姐多盼着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从一开始,少年就是那样的高傲,面对着楚镖师的恫吓一点不怕。狼群来了,他也指挥若定,少女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把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哪知道他竟然和王镖师是一路货色。
  
      王镖师哈哈大笑,俯身抓起了胳膊,就往外面走。少女正好从张恪面前走过,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一甩手,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张恪的脸上。
  
      啪的一声,按下了大大的五指印。
  
      “畜生,无耻!”
  
      张恪顿时瞪圆了眼睛,女人真是不讲道理,明明是王镖师出的坏主意,怎么挨打的反而是他!真是莫名其妙!
  
      王镖师阴森森的说道:“小姑娘性子挺野,又细皮嫩肉的,正和大爷的胃口!要不是为了活命,真想快活快活啊!”
  
      “呸,无耻之徒,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还敢跟老子耍横,我这就送你喂狼。”王镖师拖着沈小姐就走,沈小姐拼命的挣扎厮打,可是她的小粉拳简直和挠痒痒差不多,被王镖师拖到了墩堡缺口的地方。
  
      不到三十米,就有几点“鬼火”来回闪动,死死的盯着里面的人。冷森森的獠牙,嘴边长长的口水,垂涎着少女美味的肌肤。
  
      “啊!”
  
      少女哪见过这个,顿时浑身绵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镖师毫不在乎,看了看张恪他们三个,笑道:“小兄弟,一会儿我砍伤她,丢到狼群里面,等着狼群被吸引过来,就一起逃跑。另外两个也带着,狼要是追上了,再扔一个就是!”
  
      “姓王的,你别太过分!”乔桂攥着腰刀,几步走到了王镖师的面前,把他给挡住了。咬着牙说道:“老子是男儿大丈夫,要死就死,不需要用女人换活命,这样的缺德事我做不来!”
  
      王镖师嘿嘿一笑:“小兄弟,想学人家怜香惜玉啊,我奉劝你一句,女人哪都有,可是命就一条。”
  
      他含笑拍了怕乔桂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兄弟,我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也知道缺德不好,可是这时候不缺德不成啊!”
  
      说着他又看向了张恪,笑道:“这位小兄弟想不明白,你比他明理,好好劝劝他。”
  
      “张恪!”乔桂突然大声喊道:“你可是读书人,人家都说读书明理,不能干生孩子没屁眼的事啊!我,我看不起你!”
  
      张恪道:“桂哥,王老哥说的是,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死就死了,良心值几个钱!”
  
      乔桂和乔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才几天时间,那个不畏强权的张恪怎么变得这么无耻了!这还是他们信任的张恪吗?
  
      “恪哥,就算把这位姑娘喂了狼,咱们能活下去,可是还有什么脸回家?咱们不也和那些无耻的畜生一样了”
  
      “对,张恪,反正我也不同意!”
  
      张恪突然转过身,背对着王镖师,眨巴了一下眼睛,这哥俩就是一愣。乔桂想要说话,乔福急忙扯了扯他的袖子。
  
      张恪继续满不在乎的笑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大家都不说,谁能知道?王老哥,你说我的话有理吗?”
  
      王镖师拍着张恪的肩头,哈哈大笑:“小兄弟是明白人,说话就是容易,这次逃出去,想不想跟着老哥干一番事业,就占山为王,抢劫来往的客商!”
  
      张恪故作惊讶,吃惊的问道:“老哥,朝廷怎么办?”
  
      “哈哈哈,朝廷来剿灭,咱们就跑,来诏安就投降,换个官做做,这不也是光宗耀祖吗!”
  
      就在王镖师仰天大笑的时候,张恪突然咬了咬牙,手里的短剑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肋下。
  
      “你,你,你怎么……”王镖师吃惊的看着张恪。
  
      张恪微微冷笑:“人渣,小爷这辈子都不会像你这么无耻,该去喂狼的人是你!”
  
      双手用力搅动,顿时王镖师的脏腑都碎了,血块顺着窟窿流淌出来,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恪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和他同流合污的!好样的!”乔福兴奋的说道。
  
      张恪道:“我注意了这家伙,身上还是有功夫的,只能偷袭他!”
  
      说着张恪俯身抱住了沈小姐的肩头,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少女现在还是一脸错愕,张恪突然嘿嘿一笑,“姑娘的手劲不错!”
  
      骤然惊变,少女还晕乎乎的,自己错怪了人家,他是一个好人,真正的好人!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少女突然生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她不顾一切地伸出红润的唇,印在了少年的脸颊上。
  
      两个人都都像触电一样,一下子就愣住了,好半晌少女娇羞的说道:“对,对不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