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十三章 头狼

第十三章 头狼


  
      狼口距离张恪不过是一尺远,腥臭的味道直刺鼻孔。张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险境之中。
  
      汪汪汪!
  
      这时候大黄突然三蹿两纵,到了近前,照着狼后腿就是狠狠的一口!
  
      自从狼群出现,大黄和二黄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缩在墙角,把头埋在了前腿中间,呜呜的低吼着,它们怕极了。
  
      大黄偷偷的从爪子缝看过去,主人的兄弟有难,这条通人性的大狗渐渐的抬起了脑袋,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
  
      突然大黄猛地爬起,它的眼中闪着悲凉和绝然的光。
  
      一口咬住了,它就用力的撕扯,狼腿被咬开,狼血狼毛充满了大黄的嘴里。
  
      狼被咬得嗷嗷叫,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竟敢冒犯自己。暴怒的狼再也顾不得张恪,转头就去咬大黄。
  
      大黄毫不畏惧,它一口咬住了狼的前腿,狼居高临下,眼中凶光毕现,狠狠地咬住了大黄的脖子。大黄吃痛,低沉的痛叫,仿佛是是抽泣一般。可是它就是不松口,用自己的生命缠住了这条可恨的狼!
  
      二黄这时身上的毛炸了起来,像是一发炮弹冲向了狼。狼挥动另一只前爪,一下把更加娇小的二黄砸出去一米多,可是二黄一骨碌身爬起来,又冲了上来。
  
      一边又一遍,被爪子抽,被牙齿咬,大黄和二黄身上鲜血淋漓,伤痕不断,可是它们全都死战不退,奋力冲上来。竭尽全力去制造伤口,去攻击不可战胜的敌人。
  
      大黄和二黄的痛叫,张恪听得一清二楚,他真想冲过去救下好伙伴,可是张恪此时也面对着另一条狼。这条狼将张恪按在了地上,爪子不断的抓挠前胸,血盆大口狠狠的咬下来。
  
      两条忠犬已经帮自己分担了一半,张恪,你连狗都比不上吗!
  
      强烈的求生意志熊熊燃烧,张恪血液沸腾,眼珠都变成了血红色吗,一只手死死的扣住狼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在来回摸着,别管什么,只有不是赤手空拳,就有胜算!
  
      “区区野狼就想打败老子,痴心妄想!”
  
      张恪的手突然摸到了一截木棍,立刻抓在了手里。这时候狼张着大嘴,拼命咬下来。
  
      “就是现在!”
  
      张恪猛地收回了抓住狼脖子的手,同时猛地一扭头。狼一口咬空了,这个畜生还想去咬张恪。可是就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张恪攥着手里的东西,照着狼的脸部奋力戳下去。
  
      戳,戳,戳,戳死你!
  
      张恪就像发疯了一样,攻击如同雨点一般。温热的狼血溅到了他的脸上,狼摇着脑袋,拼死躲避,一人一兽奋力的搏斗,也不知道是哪一下,正好刺中了狼眼。
  
      不论人还是狼,眼睛都是最脆弱的地方,被扎穿之后,一股水涌出。狼痛叫了一声,从地上蹿起三尺多高。
  
      张恪猛地来了一个驴打滚,随即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木棍已经被扔到了,他的手牢牢的按在了剑柄。
  
      受伤的狼嗷嗷痛叫,仅存的一只眼睛盯着张恪,四肢用力向张恪扑来。
  
      张恪这时候也紧紧握着短剑,爆喝一声:“杀!”
  
      锐利的短剑正好刺中了狼嘴,借助惯性,穿透了狼的头骨,又一条狼丧命了。张恪此时浑身无力,摇摇欲坠,不过他知道还有两个战友等着他呢!
  
      猛地一回头,张恪正好看到狼猛地一甩,牙齿穿透骨头的声音。大黄被重重的摔了出去,发出低沉的痛叫,腿抽搐了两下,不再动弹了。
  
      二黄咬住了狼的脖子,可是狼回头一口,咬在了它的脑袋上。
  
      大黄!
  
      一股怒火从心底涌起,张恪一步蹿到了狼的旁边,咬着钢牙,手中的兵器迅速落下。剑光闪耀,噗嗤一声,狼腰一下子被切断了一小半,血浆喷涌,内脏横流,狼痛叫一声,失去了生命。
  
      冲进墩堡里面的三只狼全都被干掉,张恪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胸前的衣服几乎都抓烂了,旧伤崩裂,鲜血渗了出来。不过最大的损失还是大黄,它已经不行了,二黄从狼嘴里救出,也是奄奄一息。
  
      乔福和乔桂不是没有觉察到堡内的危险,只是外面的狼还是太多了,他们只能死死撑着。不断射出一支又一支的箭,毙杀那些试图偷袭的狼群。
  
      当听到大黄和二黄的嚎叫之时,乔福的心都几乎碎了,这两条狗是他亲手养大的,聪明,通人性,是他最好的朋友。
  
      “老二,别慌神,赶快射箭!”
  
      听着乔桂的提醒,乔福总算是冷静下来,他咬着牙一下子抽出了三支箭,扣在了弓弦上。一手三箭还是第一次尝试,不过他有强烈的信心,一定能够成功!
  
      老爹和他讲过,神箭手在射箭的时候,心无旁骛,眼中心中只有要射击的目标。乔福此时就处在一种特殊的境地,似乎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可是偏偏什么又都在心头。
  
      如果他此时清醒的话,一定会诧异,手中的弓竟然完全拉开了,像是一轮满月。
  
      “死吧!”
  
      弓弦松开,三支箭激射而出,只听到嗷嗷乱叫,三条狼全被被射中,倒在了雪地上。
  
      他这一手不光是吓住了一旁的大哥乔桂,就连外面的狼群都恐惧了。从开始到现在,被打伤打死的狼已经不下二十只。狼群一半以上的战力被废掉了,剩下的老弱残兵似乎都被吓住了,根本不敢往前冲了,纷纷后退。
  
      任凭头狼怎么嚎叫,都没有用处。
  
      乔福也不轻松,超水平的发挥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两只手臂软绵绵的,浑身无力。从围墙上直接摔落,掉在了雪堆上。他几乎用滚的方式,到了张恪的身边。
  
      “恪哥,大黄没事吧?”
  
      乔福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哆嗦着手,抱住了大黄。这时他们才看清楚,大黄的犬齿被咬掉了一颗,半边脸都被撕扯下来,脖子后面更是有深深的獠牙印记,狼咬穿了它的脊柱,这条顽强的忠犬能坚持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来了,死亡边缘的大黄伸出大舌头,艰难地舔了舔乔福的手。
  
      乔福的泪水一瞬间流淌下来,哭得像是一个孩子,“大黄,求求你了,不要死啊,千万不要死,我还要好好的待你,吃香的喝辣的。等着给你找个媳妇,生一堆狗崽子……”
  
      听着乔福的许愿,大黄的脸上似乎平静安详了许多,一滴泪从眼角流下。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主人,失去了呼吸!
  
      张恪的眼圈也满是泪水,一股怒火在胸中蔓延,该死的狼,夺走了同伴的性命!还有多少,全都让它们陪葬!
  
      张恪疯狂的向四周看去,突然在围墙的上面探出一个巨大的白色脑袋,凶光闪烁的眼睛盯着下面的人。张恪无比熟悉,杀死楚镖师的就是这条狼!
  
      “是头狼!”
  
      庞大的块头,充满霸气狂妄的眼神,狼中的王者!
  
      这头畜生还没有放弃,手下已经死伤众多,它不得不亲自动手。靠着几条瘦狼叠罗汉,它爬上了围墙,在它的眼前,只有一群猎物,身体收缩,四肢用力,就要向下扑来!
  
      乔福连续射箭,双臂已经肿胀,特别是最后一箭,更是耗尽了体力,至于张恪也是伤痕累累。
  
      只有乔桂还算有些战斗力,他立刻举起了弓箭,来不及瞄准,嗖的一声,箭飞向了头狼。
  
      头狼比想象的还要狡猾,它似乎感到了威胁,猛地向左蹿去。乔桂的箭贴着腿部落空,砰地一声,射在了围墙上,溅起一团灰尘。
  
      “不好!”
  
      乔桂还想去抽第二支箭,可是已经晚了,头狼像是闪电一样,从围墙蹿下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就向他咬了过来。
  
      乔桂情急之下,只能把手里的弓猛抽过去,头狼敏捷的咬住,用力一甩,竟然将弓夺走了。
  
      随即头狼又往前一冲,一口叼住了乔桂的袖子,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凶悍的头狼远比想象的还要强壮,乔桂奋力挣扎,可是狼嘴离他越来越近,腥臭的口气几乎把他熏晕。
  
      越来越无力,乔桂眼角含泪,只能大声的喊道:“别管我,你们快跑吧,能跑多远跑多远!”
  
      “大哥!”乔福撕心裂肺的叫着,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去帮忙了。乔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根本不敢再看。
  
      这时候还有一个人没有放弃,那就是张恪!是他带着乔家兄弟出来的,就不能让他们有闪失!
  
      张恪强忍着疼痛,跑到了一具狼的尸体前面,他的刀还在狼的头骨里。张恪攥住了刀柄,用脚狠狠的踹下去,每一下都要牵动肋下的伤口。剧烈的疼痛刺激,额角汗水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脸色惨白的吓人。
  
      张恪依旧咬紧牙关,砰,刀终于抽了出来。张恪勉强的冲了头狼,他有心劈下去,只是眼下的状态怕是别想砍断头狼的筋骨了,受伤的野兽会更加可怕。
  
      突然张恪发现了一个最好的攻击点,他把所有剩余的力气都集中起来,头狼这是正好屁股转向了他。
  
      “去死吧!”张恪的刀狠狠刺向了头狼的菊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