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十五章 广宁,我来了

第十五章 广宁,我来了


  
      日上三竿,剥下了最后一张狼皮,乔桂和乔福都累得瘫在了地上,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共找到了十六具狼的尸体,剥下来基本完整的狼皮十一张,其中最好的就是那张白狼皮,毛又长又亮,没有一丝的杂毛,放在那里,就像是一片洁白的雪。
  
      乔桂打猎多年,别说看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过。
  
      “哈哈哈,光是这张皮子就足够还万百川的银子了,这下子可是无债一身轻啊!”
  
      张恪也是欢喜,虽然差点丢了小命,但是好歹银子有了着落,头上的乌云散了一半,终于能长出一口气了。
  
      沈青烟抱着双腿坐在张恪的对面,听到了这话,突然抬起了头,呆呆的问道:“你欠了很多钱,很需要银子吗?”
  
      “当然了,要不大冬天的谁愿意出来冒险!”张恪无奈的说道。
  
      原来他真是很缺钱,怪不得要工钱呢!
  
      沈青烟顿时觉得脾气耍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少女脱口而出。
  
      “姑娘很有钱吗?”张恪挑了挑眉头,语气不善。
  
      “啊!”
  
      沈青烟顿时一愣,男人多要面子啊,怎么会平白无故接受女人的钱呢!沈青烟也知道自己的话不妥,只能低下头,嗫嚅道:“我家里是商人,有,有些钱。”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我要是接受了小姐的钱,不成了施恩望报的小人吗!”张恪傲然的说道:“有了这些狼皮,足够还债了,说起来还要感谢沈小姐!”
  
      “不过……”
  
      张恪拉长声嘿嘿笑道:“姑娘要是愿意多给点保镖的工钱,我可是求之不得!”张恪扶着柱子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冲着沈青烟躬身施礼。
  
      “沈小姐,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安安全全把小姐送到广宁,鞍前马后,不辞辛劳。小姐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竭尽所能。服侍贴心,办事用心,路上小心,价钱真心。小姐,请您上车,咱们立刻启程!”
  
      张恪点头哈腰的说着,十足的商人模样,和昨天勇斗群狼的英雄少年就是两幅面孔。就是刚才说话的傲气都藏了起来。
  
      沈青烟被逗得呵呵一笑,“像模像样的,比我家的伙计还有样呢!”
  
      “那是自然,人生就是舞台,张开眼就开戏了,三百六十行演的不像就要砸饭碗了!”张恪笑道:“沈姑娘,你先上车吧,我们收拾一下就走!”‘
  
      沈青烟坐在了车厢里,看着外面忙碌的张恪,眼中突然变得五味杂陈。
  
      “是啊,就是一场戏,可是我的角色呢!”
  
      少女惆怅的叹口气,她也疲惫极了,靠着车厢竟然昏昏欲睡。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欢呼,好奇的撩开车帘一看,只见张恪正抓着一匹马缰绳,笑得格外灿烂。
  
      沈青烟一行有四匹马,两匹拉车,两匹是镖师骑得,楚镖师骑得那一匹被狼吃了,最先逃跑的那一匹竟然奇迹般的脱身了。老马识途,竟然又循着路径跑了回来。
  
      多了一匹马,张恪和乔福他们可是高兴坏了。
  
      大黄昨天已经死了,二黄的头骨被咬穿,挺到了早上也死掉了。爱犬丧命,乔福可是哭坏了,张恪也是心疼这两条忠心耿耿的黄狗,要不是它们,只怕昨天自己就要死在狼口了。
  
      张恪亲手找来了一块木板,用短剑刻上了“忠犬”大黄(二黄)之墓。乔福含着泪用狼皮包裹着大黄和二黄的尸体,放在了围墙下面。然后三个人一起用力,推到了围墙,把大黄和二黄的尸体保护起来。
  
      没了两条狗,大家都犯了难,难道要人拉着爬犁吗?只怕没到广宁,就被累趴下啦。
  
      就在发愁的时候,哪知道老天保佑,竟然跑回来一匹马,马的劲头可比狗大多了,拉着两驾爬犁的东西一点不费劲,而且还能托着一个人。乔福当仁不让,乐颠颠的背着狼皮爬到了马背上,顾盼自得,全然不知道接下来要遭的罪,骑马可不是舒坦的事!
  
      张恪旧伤复发,必须小心,他和沈青烟还有秀梅都坐在了车厢里。乔桂则是和老孙一起赶车,队伍再度出发了。
  
      昨天一夜下来,老孙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到了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乔大爷,小老头只怕是要吓出病了,到了前面的村子就把我放下吧,这广宁我是去不了了!”
  
      坐在车厢里的张恪突然觉得有些异常,他忍不住上下打量沈青烟,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啊!”
  
      张恪嘿嘿一笑:“我是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美女,沈姑娘,你不是说家里是富商吗,怎么让你一个人跑到辽东冒险,而且找的镖师那么差,赶车的又是一个孬包,你爹不在乎你的安全吗?”
  
      沈青烟一听,也是满脸的懊丧,气呼呼的说道:“人不是我爹找的,老孙是我在车行发现的,看他人老实,又赶了几十年的车,哪知道这么没用,胆子比我还小。”
  
      “哈哈哈,那两个镖师也是你找的?沈大小姐,你可要好好学学怎么识人了!”
  
      被张恪奚落,沈青烟小脸寒霜,贝齿咬着嘴唇眼睛转了转,突然说道:“有些事情你想不想听?”
  
      “不想!”张恪毫不犹豫的说道:“好奇害死猫,我现在就盼着能把东西卖了,把钱还了,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没听说么,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沈青烟细细品味最后一句话,突然笑了起来,宛如梨花开放,格外的好看,只是这朵梨花中带着这掩不住的愁绪。
  
      “哎,就算让你知道没有什么,我家世代药商,专门给宫里太医院提供药材。”
  
      “怪不得你包扎的手艺那么好呢!”
  
      “哼,别打岔!”
  
      张恪乖乖闭上了嘴,沈青烟继续说道:“今年朝廷在辽东打了败仗,丢了铁岭开原,和女真的贸易就停了。可是贸易停了,京城的那些贵人还是要得病,还是要人参,逼着我爹给他们弄药材。”
  
      张恪一听可皱起了眉头:“沈姑娘,朝廷不知道打败仗了吗,还像往常那样要人参,上哪弄啊!这不是既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吗?”
  
      “呵呵呵,说的真好,我看你不像一个穷小子啊?”
  
      张恪拍了拍胸脯,笑道:“我也读了好几年书,虽然屁的功名没考上,但是这儿还不笨!”
  
      指着自己的脑袋,张恪道:“这种时候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违背朝廷的法度,私自同女真贸易,换来急需的药材!”
  
      张恪一语道破天机,倒是被沈青烟吓了一跳,这个穷小子真是不凡啊!在心中不由得有看重了几分。
  
      其实也不是张恪多聪明,但是作为一个穿越者,八大皇商的事情谁不知道,辽东一笔烂账,其实大明朝要真能对鞑子进行经济封锁,这天下未必会落到满清手里。只是上上下下的蛀虫太多了,活生生的毁了大明朝。
  
      沈青烟叹口气:“毕竟这是违法的事情,我爹一个药商没有这个能耐,只能求我表哥帮忙!”
  
      “你表哥?都是一家亲戚,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应该的?”沈青烟苦笑道:“我表哥那个人啊,是最精明的商人,和谁做生意都不会吃亏的,帮着弄药材可以,但,但是必须要我嫁过去!我不同意,就自己雇了镖师和车夫,带着丫鬟跑到了辽东来了。”
  
      沈青烟说出这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心中的块垒消散了不少。
  
      少女说完,就盯着张恪,哪知道这位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傻呵呵的样子仿佛听别人的故事一样。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还有没有同情心,我爹把人家当成货物去换人参了!”
  
      张恪微微一笑:“沈姑娘,你表哥要是那么大的本事,嫁过去也无所谓,亲上加亲吗!”
  
      “哼,我才不会像东西一样,买来买去呢!再说了我早就订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个举人,他说过中进士了就娶我。”
  
      少女说完这话之后,两只眼睛不住的盯着张恪,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特别盼着这个家伙能有一点反应,哪怕生气啊,愤怒也好,总之不要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不知不觉间,张恪已经在少女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沈青烟或许都不知道,她是这么在乎张恪的感觉。
  
      狭小的车厢里变得格外的沉默,空气都有一丝凝滞。
  
      足足过了三分钟,张恪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沈姑娘,我家里也有未婚妻,她不是什么富商名门,但是配我这个穷小子足够了。咱们能相遇是一种缘分,倘若张恪有发达的一天,或许……”
  
      “不要说了,我沈青烟不会任人摆布的,我爹是逼着我嫁人,可是到了广宁,我就能想办法弄到人参,把缺口补上!”
  
      “有志气!”
  
      张恪笑道:“我提前祝福姑娘马到成功,要不咱们喝一杯吧!”
  
      “好啊,一醉解千愁!”
  
      张恪也没有什么好酒,只是从乔桂那里讨来了一皮囊的烧酒,苦涩辛辣,还带着一股酸味。不过两个人却喝得格外高兴,迷迷糊糊,在车厢里憨然大睡。
  
      有了马车,路程走得飞快,而且也没有什么麻烦,离开大清堡第四天,乔桂兴奋的拍着车门。
  
      “张恪,刚刚问了路上的商人,再有十里就到广宁了!”
  
      张恪也清醒过来,急忙跳下车,抓着一把雪,擦了擦脸,望着前方,突然大声的喊道:“广宁,我来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