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十七章 妙计

第十七章 妙计


  
      被张恪一说,乔福也吓傻了,马匹、火炉、皮子,要是都丢了,广宁之行等于是血本无归。别说发财了,光是二十两银子的债就没法还了。
  
      他也顾不上被磨得出血的腿根,没命的往前跑,张恪和乔桂也都跟着,跑过两条街道,眼下出现一个高大的门楼,朱红的松木柱子,门前摆着张牙舞爪的石狮子,两边青砖围墙,足有一丈多高,看这架势就是大户人家。
  
      “恪哥,就是这里!”乔福呼呼气喘,猛拍大门。
  
      “快开门,快开门啊!”
  
      拍了两下,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乔福越发的急躁。
  
      “给老子开门,再不开门,一把火烧了你们!”
  
      咳咳,传来了两声咳嗽。
  
      侧门推开,一个家人打扮的老头探出了脑袋,大红的酒糟鼻头,手里还拿着扫帚。看了一眼门外的几个人,顿时皱了眉头。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乱嚷嚷什么?”
  
      乔福看了看,顿时皱了眉头,“看门的不是王管家吗?我要见周老爷,快带我见他。”
  
      说着乔福就往里面闯,老头一横扫帚,毫不客气的拦住了他。
  
      “小子,这没有什么王管家,也没有周老爷,你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就在一个时辰前,你们周老爷还请我进去喝茶聊天,还说帮着我们找住处,帮着我们卖皮子,他人哪去了?”
  
      老头微微冷笑:“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哪有告诉老夫一声,想要讹人,也编个像样的借口。我们家大业大,哪天没有几个来认亲攀高枝的叫花子。”
  
      “放屁,小爷是要我的东西,我的马,还有皮子,全都放在里面,赶快还给我!”
  
      “呦呦呦,还真来劲了,小兔崽子再敢捣乱,我抽你!”
  
      乔福这下子可被气急了,一伸手抓住了老头的衣服,拳头就举了起来。
  
      “老东西,不还小爷东西,我就打死你!”
  
      “住手!”张恪终于说话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乔福被骗了!
  
      张恪有心埋怨,可是能怪乔福吗?他第一次到广宁,哪里知道人心险恶。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挽回损失,拖延时间越长,找回来的希望就越低。
  
      张恪强忍着怒气,到了门前,一把推开了乔福的手,冲着老头躬身施礼。
  
      “老先生,我的兄弟不懂事,还请您老谅解。我们三个都是从乡下来的,用命换来了几张狼皮,家里好几张嘴都等着过年呢,有什么冒犯的还请您老担待。”
  
      老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冷笑道:“这还像句人话,我老汉也最恨骗人钱财的事情,你们现在赶快去找官府吧,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
  
      “慢,老先生我兄弟说他就在见的人,还把东西放下了,一转眼房子就变了主人,您老最好解释一二,要不然还要请您老去官府走一趟。”
  
      张恪说话的时候,右手按在了刀柄上,或许是和狼群搏斗,浑身上下还有一股子杀气,老头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年轻人,实话告诉你,我们老爷姓金,这只是一个别院,一年也就住几天。按照他的吩咐,平常我们是租出去的,前三天来了两个人,似乎有个姓周的,他把房子租下了。刚刚他匆匆忙忙的找到我,说有急事退了房。我这不出来检查一下家具摆设,再打扫打扫,结果你们就来了!”
  
      租的房子啊!
  
      乔福突然抡起来巴掌,左右开弓,抽自己的嘴巴子。
  
      “笨,笨死你的了,你怎么就不长眼呢!”
  
      没有几下,乔福的脸就肿了起来,从嘴角流出了血水。
  
      “拉住他!”
  
      张恪给乔桂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老先生,不管怎么说,骗子租了贵府邸行骗,您总有失察的罪过。在下不敢怪罪您,可是还请您能帮帮忙,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再让我们进府看一看。”
  
      “对,我非抓住那个骗子,碎尸万段不可!”乔福眼珠子都红了。
  
      老头看了看他们,无奈说道:“算我倒霉,你们都进来吧。”
  
      张恪他们跟着老者进了院子,走进来之后,张恪就左右观察,这个四合院的确宽敞明亮,建筑讲究,也难怪乔福会上当。踏着鹅卵石的甬路,来到了正厅。
  
      “恪哥,我们就是在这喝茶的。那个姓周的和我说这房子都是他的,屋里随随便便哪个摆设都要上百两的银子。我就想着他这么有钱,哪能骗我啊,我真傻!”
  
      老头看了看,得意的一笑:“年轻人,他还真不是骗你,这屋里的东西的确都是价值连城。看到没有,这幅挂在中间的双美图就是唐寅的手迹,据说画的是江南的两大名妓,我家老爷过来的时候,总要看一看。”
  
      乔福瞪着眼睛,咬了咬牙:“我不管谁的东西,反正老子的东西就是在这丢的,就用这的东西偿还!”
  
      说着乔福就冲上去,要去摘下画卷。
  
      “小兔崽子,你想吃官司吗?”
  
      张恪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乔福,他还不服。
  
      “恪哥,你别管,这就是贼窝子,我砸了他们!”
  
      “桂哥,帮我看住他!”
  
      两个人死死拉住了乔福,张恪冲着老头笑道:“多谢老先生,等我们找回东西,一定好好报答!”
  
      “走!”
  
      三兄弟转身出了府邸,走了二百米,来到一棵大柳树的下面。
  
      乔福突然挣脱了束缚,朝着柳树就撞了过去。
  
      “乔福,你个孬种,给我站住!“
  
      乔福满脸是泪水,看了张恪一眼,哭道:“恪哥,我是个废物,把东西都丢了,让我死了算了!”
  
      “乔福,谁要是犯了点错,就寻死觅活的,只怕这世上就没有几个活人了!”
  
      “恪哥,你别安慰我了,火炉和狼皮是咱们还债的指望,我都给弄丢了,等于是害了你们一家啊!”
  
      这时候乔桂已经走到了乔福的身后,伸出了巴掌,狠狠的抽了乔福四个嘴巴。
  
      “亏你还知道东西重要,三岁的孩子都知道要提防歹人,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啊!”
  
      “大哥,你打死我吧,我没脸见人了!”
  
      张恪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乔福,突然哈哈大笑:“吃一堑长一智,这不算什么,而且我有想法找回丢的东西了!”
  
      “真有办法?”乔桂和乔福都瞪圆了眼睛,惊骇的问道。
  
      张恪笑道:“不敢说十成把握,咱们找个地方再说。”
  
      乔福也顾不上哭了,跟着张恪来的了一间破旧的土地庙,兄弟三个席地而坐。
  
      张恪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你们发现那个管家有什么不对没?”
  
      “不对?不知道。”
  
      张恪道:“按照他的说法,是帮着主人看院子的,偶尔把房子租出去。试想你们俩是那个管家,要是听说住进来骗子,还骗了别人的东西,你该是什么反应?”
  
      乔福皱了皱眉,说道:“我,我该先看看家里,丢没丢东西!”
  
      “聪明,那个房子的确画栋雕梁,摆设值钱,骗子连我们的那点东西都不放过,又怎么会放过屋子里的东西呢!”
  
      “只有一个解释,就是那个骗子和管家熟悉,甚至说他们就是一伙的!”
  
      张恪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乔福顿时一拍大腿,豁然开朗。
  
      “我就说那个老家伙不是好东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恪哥,咱们现在就回去,逼着老家伙交出咱们东西,不然我和他没完!”
  
      “别着急。”张恪微微一笑:“按照我的推想,那个骗子应该是惯犯,他一定和管家商量妥当,借着他们家下套,贸然过去,一定讨不到便宜。”
  
      乔桂说道:“去找官府吧。”
  
      “哈哈哈,衙门口朝南开,有事没钱莫进来。咱们几个外地的穷小子官老爷才懒得理咱们呢!更何况告到了官府,前后不一定折腾多长时间,咱们能等得起吗?”
  
      “那,那该怎么办?”
  
      张恪想了想,微微一笑:“别着急,先把情况摸清楚,谋定后动。”
  
      ……
  
      “老爷子,这油条炸得真好,又酥又脆。”
  
      “嘿嘿,干这行快三十年了,要是不好吃,老主顾们早就把我赶跑了。”
  
      “老爷子,酒香也怕巷子深,您怎么不找个人多的地方摆摊啊。我看就前面那片大宅子就挺好,那么气派,迎来送往的人一定不少。”
  
      炸油条的老头一听哈哈一笑:“年轻人,你不知道,人家金老爷不在家,就是几个家人守着宅子。唉,好好的宅子啊,糟蹋了!”
  
      “老爷子,这宅子怎么糟蹋的啊?”
  
      老头顿时皱了起眉头,看了看好奇的张恪,突然摇头说道:“老汉瞎说的,我就知道油条多钱一根,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张恪把手伸到了怀里,掏出一小块碎银子,放在了老头的手里。
  
      “老爷子,油条我都买了!”
  
      老头看着银子,眼前一亮,急忙揣进怀里。抓起了油纸,帮着张恪包油条。
  
      “哎,这人心就是善变,牛管家几年前规规矩矩,可是后来渐渐的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还闹出了好几次官司。可是都仗着金老爷的面子大,官面上也不敢管,他们就越发啊的放肆了!”
  
      张恪听到了这里,心中就更有数了,抱着一大堆的油条,回到了土地庙。
  
      “我打听了,那个管家姓牛,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还等着干什么,咱们赶快去找他算账!”乔福都要气疯了。
  
      “别忙!”张恪又拉住了他,“牛管家咬死不承认,我们有什么办法!还是要找出那个骗子,他拿了咱们的皮子和火炉,总要出货吧,我们就来个人赃俱获。”
  
      乔桂摇摇头:“张恪,你说的挺好,可是人生地不熟,怎么找啊?”
  
      “哈哈哈,山人自有妙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